挨打受骂,愿者上钩!

女主一身夜店装,为生活琐事烦躁不安,站在月台上不耐烦地打着电话。一个正装女人颤颤巍巍地从她身边晃过,她有预感似地望向这个女人,挂了电话,鬼使神差地跟在这个女人身后。

突然女人一回身,女主倒吸一口冷气,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女人90度转弯,直直地朝下一秒即将驶过火车的铁轨走去,当场被碾压地血肉横飞。

女主惊讶这个女人为何与她长得一模一样,更被接下来的血腥场面吓得魂飞魄散。惊魂未定,生活拮据的她四下瞧瞧无人,拿走了女人搁在地上的手提包,迅速离开。

美剧《黑色孤儿》的开头,单刀直入,简洁利索,五分钟内便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正是这个出其不意的开篇,驱使我看下去,想要一探究竟。

之后女主的克隆体们如雨后春笋般一个个冒出来,似乎个个怀有惊天大秘密,但花哨的美剧桥段和按部就班的套路渐趋明显,多少让这部剧在我心中掉价不少。

直到海伦娜出现时,撇开美剧本身来说,反而给了我一些精神的触动和疑惑,萦绕在心头。


海伦娜分裂的性格和矛盾的人生

海伦娜一头金发,肤色惨白,眼圈发红。

不杀人时,像病入膏肓的老人,说话颠三倒四,行动反应迟缓;可一见到被杀目标时,瞬间精神抖擞,思维敏捷,行动迅速果断。

总之,海伦娜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百发百中,绝无漏网之鱼。

领命去杀上级对手的一个手下,虽然目标是个体格健壮的男人,却毫无还手之力。

起初,我简单地将她看作是一个宗教狂热者,一个嗜血和迷恋暴力的冷酷杀手。

直到出现以下两幕画面,颠覆了我先入为主的看法。

她的上级,一个真正的老人,行动迟缓,臃肿发福,命令她时像在训斥一条狗,惩罚她时像对待畜牲一般,可她从始至终都是顺从、惶恐、内疚和无助的模样,俨然从虎狼变成了弱小的小羔羊。

一个黑人妇女突然出现,声称是她和莎拉的亲生母亲。她乔装打扮成莎拉的模样,不给母亲解释的机会,将匕首残忍地指向了母亲。

她没听母亲正在说的话,怔怔地看着母亲,轻轻地按着母亲搁在桌沿上的手。

缓缓地问:"How did scientists put babies inside you?"

母亲误以为她是莎拉,正在警告她,要提防她的养母S夫人。冷不防地听到这个问题,一脸困惑地望着她,回了句“What?"。

她抽出匕首,捅向母亲的肚子,冷漠地看着母亲痛苦扭曲的脸说:“You gave me to them. You let them make me this way."

结合两者鲜明的对比,我看到了海伦娜矛盾的内心,她虽然手持刀刃,一次次轻松放倒对手,圆满完成任务,可并没从中收获满足,恰恰相反,是无处抒发的痛苦和折磨。

因为归根究底,她不是一个嗜血残暴的人,她不需要从受害者凄惨的求饶和呻吟声中获得满足,她是一个同其他克隆人一样的正常人。

虽然她身手不错,却又不能叫上级住手,停止像对待畜牲一样对待她的行为。实际原因在于上级牢牢握着一样她极度渴求的东西---爱。

上级手中的这个爱是虚伪功利的,目的性明显,为的是支配海伦娜利用她特殊的身份去杀人。即使海伦娜对此心知肚明,仍难以自禁地像条落魄狗,趴在地上,抬起头,流着哈喇子,乞求对方的嗟来之食。

这是比人身囚禁更可怖的精神控制,精神控制不需要绳索与监牢,不费一分一毫,通过言语便能让对方百依百顺,任劳任怨。


为何海伦娜相貌不错,身手不错,脑子不错,可还是受控于人,遭到百般折磨,可又不愿离开呢?

近几年,一直爱看心理学,尤其是原生家庭这块儿。

在出生到16岁前生长依赖的环境基本算是原生家庭,因为这样的环境一般与家庭有关,所以才称为原生家庭。在原生家庭中,如果吃穿住行和关爱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人到中年后会出现对这些缺失的东西产生极度的渴望,就像前面提到的海伦娜一样。

严重的人会宁愿以个人的尊严和自由为代价,换取曾经未能如愿以偿的东西。缺爱是最常出现的状况。

有些人长大后,变得极其拜金,懒惰到了极点,却整天想着白马王子求婚的美梦,甚至不惜整容或插足他人婚姻,为的是不劳而获,就可享受到常人难以企及的物质。有些人生长在单亲家庭,或父母对孩子的关爱几乎为零,于是长大后便会不顾一切的追寻爱,比如爱上大叔,当小三,享受来自长辈的温暖。

海伦娜为换取上级的关心,肝脑涂地,在所不惜。当然其中也少不了上级从小到大对她的洗脑,不停地灌输错误的认知给她,让她误以为全世界,除了上级不会有人对她好,而且上级对她的好,全世界无人再可比拟。

上级在教训过海伦娜后,递给赤裸的她一个刀片,她顺从地接过,仿佛这是难得的恩赐。


上级总是先给她心理安慰,说明自己是有多爱护她,舍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认为她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天使,无人能及,无人能及。然后又证明自己的行为多么高尚无私,为了保护她,愿倾其所有。

一通说教完了之后,便开始就她的任务情况,鸡蛋里挑骨头,百般刁难,间接对海伦娜实施精神折磨。做这一切的目的不过是从精神上入手,步步紧逼,逼迫海伦娜在行动中下手更果断决绝,思想上对他绝对服从,一根弦绷得紧紧的,绝不胡思乱想,质疑他的命令。


那么,海伦娜得她所要的了吗?

见过莎拉几次后,她坚定的信念和行为发生了动摇,尤其是在见过莎拉的女儿基拉之后,她直面上级,回绝了上级的命令,并发问质疑上级的目的。这一行为让上级暴跳如雷,极为火光,恼羞之怒下,将她关到铁笼里关紧闭。

海伦娜见过莎拉的生活之后,便开始回顾自己的生活现状,也许早觉得自己的生活模式不对劲,莎拉是那个导火索罢了。她自觉不公平,这种不公平起初是通过她疯狂攻击其他克隆人,直到亲生母亲出现,她的不满达到了极点,她出其不意地拿刀捅向对方,问为什么自己的命运这么悲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