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远走的时光(32)约定

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但有时帮别人守住一个秘密,真是一件相当煎熬的事情。

对于姚姚如此,对于张扬更是如此,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在看到他们难受痛苦的时候,我却无能为力。

自从知道姚姚的秘密后,对于她的古怪脾气,我可以心安理得的忍受,对于处于叛逆期缺爱的女孩,她可以无理取闹,有时只不过是为了寻得些许关注的眼神,能让内心得到一些慰藉罢了。

只是许正阳有时和姚姚死磕,我总是不分原由地数落许正阳,一人难敌两人之力,许正阳总是败下阵来,心里难免生怨。

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许正阳很直白地问道:“苏苏,你最近怎么了,对我有啥不满直接说出来,怎么为虎作伥,那么纵容姚姚呢?”

我说:“你以为我愿意啊,我都快憋出病来了。”

许正阳扑哧一笑,“早料定你心里有事,快点说。”

“能说我早就说了,能忍到现在吗?”我的心情难以言表,如鲠在喉,吞咽都难。

“你至于吗,和姚姚有关吧,但是咱们是姐妹,有事可以一起分享,一起承担的,你现在这么痛苦又是那般,说出来大家集思广益,一起解决不更好吗。”许正阳耐心地说道。

我觉得挺有道理,主要是我真的憋不住了,就狠下心来,说道:“那找个时间除了姚姚,咱五个人开个会吧,你负责通知到位。”许正阳点了点头,没再追问。

中午休息时,我们五个相继走出教室,聚集到教学楼旁的长廊,中午的阳光透过枯藤照过来,不管天气如何变幻,总有雨过天晴,阳光普照的日子。只是冬日午后的阳光照得人心头暖暖的。

我还在想着如何开口,天知道我已经忐忑了一上午,想着该怎样轻描淡写地把事件清楚地讲述出来。看着我愁眉不展,她们都是没有催促,想来心里也是各种猜测吧。

“咱们以后对姚姚多忍让点,其实她的妈妈在八年前生她弟弟时去世了,所以她这八年来都是在缺乏母爱的日子里成长起来,可是她还是那么优秀,这一点我是很敬佩的。只是她的爸爸对她和她弟弟也是缺乏关照,最近她家的事情比较多,加上学习压力大,所以情绪难免有些失控。”说完,我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大家如有所思,魏方方说道:“作为宿舍长,我没有认真的观察到,这是我的失职,以后我会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的。

许正阳满脸凝重,说道:“其实,我早发现了,姚姚几乎没提过她的父母,尤其在咱们谈论家人时,她总是闭口不语。我感觉她心里肯定很难受。要不以后咱们就别说父母的事了。”大家一致赞同,所谓睹物思人是一个道理。

“大家既然已经知道了,但是一定要保守秘密,也不能让姚姚知道,对她也不要太刻意的忍让,不然以她那么敏感,肯定会多想的,免得事与愿违。”齐齐说道。

韩悦和金萱静静地听着,没有发表任何言论。讨论结束,便三三两两地走回了教室。

有时善良还要费劲心思表现的了无痕迹,只是为了守护受伤的心灵。

这个冬日的雪特别多,下得也特别大。

毫无预兆便置身于银白世界,看着白茫茫一片,觉得整个世界干净,纯洁。

大雪飘飘洒洒,欢呼声不时从窗外传来,忍不住望向窗外,看着那飘落的雪花,思索便不知所踪,等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作业,才意识到时间已悄无声息的溜走。

“不如我们下节课出去玩吧?”对着齐齐说完这句话,我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不是明摆着要逃课吗,好像从没干过呢,齐齐淡然一笑,回答道:“好啊。”我吃惊地望着她,我这算不算是拉拢从犯啊,那倒不如多拉了几个,法不责众嘛,就是目标有点大。

我写了张纸条,悄悄地递给许正阳,这个看到下雪早就热血沸腾的女人,好像几辈子没见过雪一样,每次下雪都听到她的尖叫声,要知道前几天才下过,但对于她来说,那应该是几个世纪之前的事情吧。

从下雪到现在已经听到她N遍尖叫声,还咋咋呼呼地给金萱描述外边的雪景。敢情就她一个人能看到下雪一样。

金萱骂她弱智,她还振振有词,说金萱没一点素养。要知道能够用准确精美的语言描绘看到的景象也是一种能力。

金萱懒得理她,她把纸条递给金萱,一脸喜悦,看来她早就按耐不住。

金萱看完字条,斜了她一眼,说道:“学着点,你的能力不是一般的欠缺呀。”

字条被依次传了过去,始作俑者,心中是激动不安还有一丝喜悦。

踏雪寻梅

不再是梦中的童话

花瓣纷飞

飘洒着你我的长发

撷一朵见证我们的欢乐

最寒冷的日子里

有你陪伴着

我什么也不怕

这明明就是改编的歌词,无奈许正阳铁定是看不出来的,只是金萱也让我失望了,不过有点莫名的沾沾自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