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怨︱雪染之际

雪悄无声迹地落下,先是稀零再是熙攘。纷纷的雪总会勾起一些昔日的旧忆,或是某家少年郎明朗的笑声,或是哪个姐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与雪渐渐融为一体的不甘。大雪攘攘,似是要埋藏些什么,可又能埋藏些什么呢。那已成路人的萧郎还是那死因不明的姐妹,那娇嫩容颜上的伪笑还是已被遗弃的山盟海誓?这些都已无需雪来埋葬,它们早已被各自的主人葬在名为无心的禁地。

雪,依旧纷纷落着,似是要倾诉自己的不甘。铺天盖地,纯洁的白色挤满了整个皇城,银装素裹中城墙的朱红在这纯白映衬下显得越发艳丽,似血如诉。那些赤红的染料似是少女眉间的朱砂而又更像是历代佳丽们一轮轮的鲜血,伴着白雪,她们呼喊着,挣扎着,奋力而不甘的看着这个埋葬了她们一生的皇宫。

为了千千万万个理由她们来到这里,别了心爱的萧郎,誓了家族的兴衰,算计了同生共死的姐妹,最后把自己的生命也算尽。她们一个接一个跳进这个外表金碧辉煌的牢笼,囚禁了善心,更囚禁了自己一生。

她们有人为了所谓荣华来到这里,幸者容华散后才明了不过一场空,不幸者还未得到所谓锦衣玉食就莫名葬身在这个囚笼里,徒增怨恨;她们有人为了家族的命运兴衰来到这里,赔上自己的一生,到最后看着日益强大的家族自己却终归保全不了;她们有人为了所谓的爱情来到这里,借着几句耳畔蜜语竟真信了那薄情的帝王之诺。回眸间,甜蜜还未散尽,红颜还未衰减,伴在那人身边的美人却早已不是自己。

幽怨不甘永远存在,但深宫之中千百年来的规则谁又不知。你红颜衰老于此却未得见那人一面这是你的命,你得自己去争;你葬身在这里,这是你的幸,就算不死于此不过还是一生葬在这个囚笼中;你越过千万人荣登凤位这是你的劫,你吃了苦中之苦才获今日之高位,居了高位,自然了得高处之寒。寒归寒,此后的这一生你都要一边忍受着着刻骨的寒一边竭尽全力保住这寒冷。

雪熙熙,拼命甩去那些杂乱的记忆,什么萧郎明朗的笑声,什么父母间乖巧的女儿,什么所谓的山盟海誓,当你开始怀念与回忆,心脏渐渐复苏之际便已临近死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新醅漫雄黄, 杯盏断肝肠。 炎炎烈日独自怅, 一盅宠辱忘。 恰佳节端阳, 堂前艾叶...
    岁月孤松阅读 197评论 0 17
  • 昨天我们学校下发了《紫藤花下》这本校刊,也是我们学校的首刊书籍。 当我们打开这本书的首页时,首先看...
    王杨晨阅读 405评论 0 1
  • 家庭的系统排列,当今社会很多家庭都以孩子排在第一位,丈夫老人第二位,可是经过老师的分享,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小的尊...
    木子lcj阅读 41评论 0 0
  • 1. 若兰在一家餐厅里,看到了好朋友小敏的老公和一个女人共进午餐,两人眼神暧昧,举止亲昵,共喝一杯饮料,互相喂食。...
    匹诺曹JS阅读 3,088评论 25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