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恋by情仙仙

鱼恋

情仙仙

惊鸿一瞥不可收,雨丝缠绕缠成愁。

心若湖水清如许,何苦尘世惹烦忧。

我捧君心似明月,君心可曾为我留?

局里局外空牵挂,红烛红帐愿白头。

(一)

山下面有个湖,好大一片,湖面碧绿如玉,大大小小的石头嵌在其中。微风拂去,水波消长,石岸的边缘留下一圈圈水渍。

鲤鱼精新学了法术,水面探出个头,口里吐出几个大水泡,然后幻化人形。十七八岁的少女面孔,头顶梳个高高的发髻,七彩的纱衣恰似映着阳光的水泡。水面光亮的像镜子,白皙的手臂撑在水面托着腮,炯炯的双目望着前面的大石头。

石头上面有个人,背影。高瘦,挺拔,带着斗笠,长长的钓竿伸向水面。

鲤鱼精想着这人一定长得很好看,霎时凡心大动。刚刚新学的降雨术,此时不施展更待何时。十指结印,心诀默念,咦,怎么没反应。再来一遍,天灵灵地灵灵……

降场小雨,逗一逗那人,有趣。

不料,法术学得不到家,顿时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雨水一瓢一瓢泼下来。

男人钓鱼站立的石头,一点点的变小变小,水漫上来,石头快要淹没。他慌张得站不住脚,吓得扔了钓竿,差点掉进水里。

鲤鱼精慌了,怎么,怎么会是这么大的雨,明明……

呀,他掉水里了,赶快游过去美女救英雄。

鲤鱼精两眼放光,一手托住他的腰,一手掐住他的下巴将脸扭过来,噗……

满脸皱纹似鳄鱼,苍苍白发对红妆。

“死老头子出来钓什么鱼,瞎钓!”鲤鱼精的力气去了大半,一点一点往下沉。

螃蟹精看怪物一般地看着她,“小鲤鱼,你溺水啦,要不要考虑考虑我。”

“去死吧!”鲤鱼精小指一勾,凭空飞出个大水泡打飞了螃蟹。

老乌龟懒懒的探出头,“老头子最爱钓你们这种年轻的傻鱼了,想找帅哥啊,去人间走一趟吧。”

人间?没去过。想去看一看……

(二)

为了不再出现上次的失误,鲤鱼精回家苦练降雨术,顺便练练美容术,将下巴越削越尖,将眼睛越撑越大,听老乌龟说人间的帅哥喜欢这个样子的。

她抬手一划,前面出现一块水镜,呀,太尖了,圆回来圆回来,啊啊啊怎么把下巴削没了,好可怕……

身在湖中,心却早已飞到人间去了。趁着月圆,湖面的封印力量变弱,鲤鱼精偷偷溜出去了。

虽然降雨术没有把握到精髓,但是她的移形术习练得不错。不应该啊,难道用了一天的时间才到,明明是晚上的,怎么变成白天了。难道太阳碎了,星星点点的光亮撒遍了人间?

没文化真可怕,直到真正的白天来临,她才知道那些星星点点的亮是城市的灯火。她所生长的地方,晴朗的夜晚总是倒映一湖星光。

将自己变到一个大城市,总该做点什么证明自己来过。鲤鱼精腾空一跃,满怀兴奋演练起了降雨术。

狂风骤起,乌云密布,大雨倾盆。马路上的积水来不及流走,城市的街道变成了浅浅的河流。

鲤鱼精正乐,忽然一道疾闪朝她劈来。侧身,躲避,结印,回击。微弱的光罩与迅猛的疾闪相比不值一提,接触的刹那间从中间裂开,然后散作细碎的金星,鲤鱼精被弹飞出去,通的一声落入了泛黄的江水,彼时,骤雨未停,几乎不可视物。

呛了两口泥水,化为原形,鲤鱼精狼狈的探出头吐了一串泡泡,只见一个比她大出数倍的黑影迎面压来。

“小小鲤鱼精也敢到此撒野?”

“这是何地,你来得我为什么不能来!”

“此乃沿海大城,岂是你等小鱼演练垃圾法术之所。”

“你是?”鲤鱼精吃了太多泥沙,腮没过滤干净,又吐了一串泡泡。

“没错,我就是……鲨鱼精。”

噗……什么鬼,根本没看出你是什么精。

“那我该去哪里?”

“沿海大城是我的地盘,你这等……受死吧!”

见势不妙,鲤鱼精一头扎进水里,隐身,移形……

再次探出头来,鲤鱼精变作少女,这次挑了个二线内陆城市体验生活,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庞然大物了吧。

不受法术的干扰沿海大城的雨很快停了。

鲤鱼精一心一意,不管在哪,都喜欢演练降雨术,自从到了H市,天天施法降雨,起初H市连下好几天的暴雨,因为鲤鱼精的手法不够熟练。后来,她这法术日益精进,H市小雨连绵。有时下阵雨。这主要依赖于她的心情。

墙是湿的,地是湿的,空气是湿的。人们只道H市天气无常,梅雨季节难免潮湿,却不知这其中有鲤鱼精的“功劳”。

(三)

“妖孽,你滚出去!”

“南神。”是南神,快跑。

。。。。。。。。。。。。。。。。。

南神,就是H校的一个守护神。

话说鲤鱼精到H市也有一段时日了,自该找个人杰地灵的安身立命之所。人杰地灵,鲜花盛开的H是不二之选,在这里,期待与帅哥男神的偶遇。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鲤鱼精独自走在路上,她不熟路,又正逢上课、晚自习的时辰,路上几乎没人。再加上H积极响应国家节电政策,路灯昏暗,几乎看不清路。不过,远处的建筑物里面还是发出了明亮炫目的光。

鲤鱼精眨眨眼,施个小法调亮眼前的视野。忽然,一个长长方方的事物正在靠近,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有点像这些日子她新认识的叫车的东西,可是并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长的车。转念一想,鱼有大有小,车有个体差异也属正常,像她这种机智的鱼不该大惊小怪。

看见车里有个人,她兴冲冲过去,一激动就难以控制速度,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飞的。

司机开着车,前方骤然出现一个人影,他吓得半死,一脚急刹,方向盘往右猛打。

鲤鱼精疑惑,这人在干嘛?提气腾空,眼看着大车撞上了路边上的一棵大树。树干从中折断,茂密的树枝缠上旁边的电线杆将其一并拖倒。

刹那,四周灯光全灭,整个H淹没在不可预料的黑暗中,随着突如其来黑暗,远处传来一阵唏嘘。

司机从车里跳出来,玻璃碎了满地,他很难相信自己竟然没事,当然他不会知道在撞车的瞬间鲤鱼精施了法术他才得以无恙,还能活蹦乱跳从车里跑出来,然后弃车逃跑。

鲤鱼精更加疑惑,他为什要跑?紧接着,她感到黑暗中有一股灵力逼近,那男人自称H守护神,一上来就同她撕逼,二人干了一架结果她被打飞挂在了刚刚折断的树干上。虽然第一次见面不太愉快,但是从此,鲤鱼精记住了南神,记住了那种鱼肚子硌在树干上的感觉。

。。。。。。。。。。。。。。。。

在她回忆的时间,南神指尖发出的银白光束绕到她手腕上缠了几圈。

“喂喂喂你干什么非礼啊。”

“放手啊放手。”

“你别激动,我来给你卖个萌。”

啊……

随着一股强大的力道,鲤鱼精被抛了出去,扑进马路中的泥水坑。

抬起脸,鲤鱼精生气又不甘,巴巴追上去,“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又做错什么了,我又没出去吓人。”

“南神南神南神……”

南神突然停下,“我是H守护神。”

鲤鱼精却撞上南神的背,“不就是南神。”

“凌晨四点……”南神领着鲤鱼精来到九栋与十栋之间,指着地上横七竖八的衣服,几把从高空坠落摔骨折了的伞,还有碎了一地的盆栽,缓缓道:“这些不是你干的?”

到了亮处,鲤鱼精开始细细打量南神。上身是圆领T恤配深色牛仔外衣,下身穿一条浅色收身长裤,显得身材高挑匀称。除了极其俊朗的脸庞,他看起来特别像人。明明不用看时间,他手腕上却带着表,果不其然,那表的指针一动不动。

回过神,突然对上南神的目光,她忙道:“我没有在看你啊。”

“你平时施法下雨就算了,昨晚上的大风和冰雹是怎么回事?”

那个,冰雹,鲤鱼精极难为情,“冰雹可能是昨天施法降雨的时候在吃冰棍,周围温度过低,影响法术发挥,雨水结了冰……”对就是这样,唉,法术不精果然容易惹祸啊,正想着怎么找个体面的理由把大风也遮掩过去,“那风是……”

够了,南神打断她,又领着她到了他的老窝H园,指着一棵倒了的大树,“冰雹也算了,这个呢?你干的。”

说到此树,倒也可惜。本是H园里长得极好的一棵树,树干倒也粗壮,枝叶繁茂,风大也不该吹倒他的。难道果真是,树大招风。

鲤鱼精撇了几眼,谈到此树,她不爽,心里想的在嘴上嘟囔了出来,“哼,这棵树长得前凸后翘郁郁葱葱,还摆出个搔首弄姿欲迎还拒的造型,勾引谁啊,我看他不顺眼,趁着风大,劈了。”

“你说什么?”南神回头。

鲤鱼精连忙改口,“哦,我是说这棵树身材高挑,顶端膨大,所以风大了容易被吹倒,树大招风嘛。”忽然想起什么,她抬手假装擦汗,其实是想遮住脸。他不是人,即使说话的声音再小,他也能听清的。

南神背对鲤鱼精,嘴角微微上扬,几乎不可察觉。

忽然,他就消失在空气中。剩下鲤鱼精傻傻站着,南神长得真好。余光看见倒了的树,惨不堪言。连根拔起不说,还被劈的四分五裂。

“哼,活该,勾引谁啊。”

(四)

“南神。”

……

“南神南神南神。”

……

。。。。。。。。。。。。。。。。。

没有回复,鲤鱼精拼命搓右手食指,指尖再次出现一点微茫。

这个,是南神教她的新法术,她对着手指说话,南神就可以听见。

包括信号不好,法术失灵,和南神不想理她等原因,她试了一晚上,发光的指尖上终于传来了南神的声音,声音极小,不绝如缕。

“做什么,鲤鱼精?”

“南神南神南神。”听见声音好高兴啊,鲤鱼精习惯性地整理头发,补妆,万一南神正在偷看她呢,“没事啊,我就是想你了。”

“好,我知道了,十二点了,你快睡吧。”

睡觉!?鲤鱼精难以理解,南神不是人啊,也会因为精神不好而要休息吗,他定是想敷衍。

“南神,别睡嘛。”

“南神……南神……”手指上淡淡的光完全熄灭,连带着声音也瞬间消失了。鲤鱼精忿忿,两手交叠,光芒大作,看这架势,又是一场大雨。

此刻,南神以睡觉为名,居然不理她,她自然要跑到七栋楼下,怒视着南神宿舍的窗户,让风使劲往那儿吹,让雨拼命往那儿砸。烂窗户摇摇曳曳吱吱响,雨水浸湿了外面的走廊。

南神刚睡着,外边动静不小,他知道定是鲤鱼精搞的鬼。他不懂那种魂魄离体的法术,只得披个外套打开门走出去看,门一推开,外面溅他一脸水。刚要发怒,却见下面鲤鱼精十分高兴,眼睛弯成一条线,只得作罢。

“南神。”

“嗯。”

“南神,你怎么不叫我。”

“嗯,鲤鱼精。”

“不要,我要爱称,我不叫鲤鱼精。”

……南神满头黑线,他是H守护神,也不叫什么南神好吗,两个不是人的在一起不用太在乎名字什么的细节吧。

“鲤鱼。”

鲤鱼精大喜,她这个物种叫起来还是挺好听的,不似王八,濑尿虾等物。

雨停了,天空渐渐晴了,很深很深的蓝色,缱绻几丝流云。鲤鱼精拉起南神的手,“我们去玩吧。”

南神忍无可忍,被她一闹,到没什么睡意了,提高声音吼她,“我要睡觉,我明天要上早自习!”

鲤鱼精呆呆站在原地,看着南神,头也不回,爬上楼去,关门睡觉。

南神是H守护神,相当敬业,绝对不是尸位素餐的家伙。有些年,化作老师,教课授业,有些年,化作学生,虚心向学。容貌是空,皮囊是空,身份是空,皆可随意幻化,自不必说。

他做学生时与其他学生同吃同睡,按时上课,与普通人无异。所以才有早自习一说,并不是有意敷衍鲤鱼精。这些鲤鱼精自然不懂。

这周末,H市居然晴了。没错,鲤鱼精顾着跟南神谈恋爱,早就丢弃降雨的乐趣了。

。。。。。。。。。。。。。。。。。

“南神,我们去逛街吧。”

“你自己去吧,我要上课。”

“不能不上吗,我看你好多同学都翘课去睡觉玩乐。”

“那些同学不是我们学院的。”

“什么?”

“我们每节课都要签到,不签到也算旷课的。”

“你不是会法术吗?”

“你以为我是你,天天乱用法术吗。好了不说了上课了。”

。。。。。。。。。。。。。。。。。

鲤鱼精不信,怎么会有这么麻烦的学校,虽然她没上过学。躲在课室里观察了许久,果然节节课要签到,有时要点名,有时还有专门的人来清查人数,唉。

南神是想躲着她吧,哼,不高兴啦,下雨。

他说过不会随便用法术的,鲤鱼精偷偷在课室外面顺走他的伞。

下课时,雨滴有黄豆大小,鲤鱼精躲在暗处看热闹,等着南神湿身湿鞋变落汤鸡。

果然,南神和他一个同学没找着伞就淋着雨出来,不一会儿身上就能滴出水来,一旁的鲤鱼精乐不可支。

走了一段,却见后面追上来一个撑伞的女生,主动给南神撑伞。鲤鱼精大惊,这么瘦弱的女生,撑这么大的伞,就是等着下雨吊男神啊啊啊啊。

这时候出去,十分没趣,鲤鱼精生着闷气走了。

H市连下了好几天的大雨。因为早自习晚自习上课要查课,一周查好几次寝,南神没有时间陪鲤鱼精。

。。。。。。。。。。。。。。。。。。

某日,鲤鱼精想起南神的伞还在她身上,总留着也是无趣,不如去还了。一不小心解开了,里面掉出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我没记错的话,糖醋鱼是用鲤鱼做的。”

(五)

话说这日,鲤鱼精正闲,就逛起园子来。大雨摧花,H园中的花落了大半,就连叶子也落了一大片。她洋洋得意,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南神明明同她在谈爱,身边却缠绕些蜜蜂蝴蝶野草家花,她眼里容不下。

雨后空气十分清新,夹杂着泥土的气味,也算一派新的气象。再往前走,鲤鱼精瞪大了眼,这这这,怎么回事。

曾说过H园里有一棵美树,生得前凸后翘青翠可人,一副搔首弄姿的风流形容,鲤鱼精看不下去把他给劈了。当时一地狼藉,连根拔起,树干倒在地上,树枝全折了。

可是如今一看,前凸后翘的树干已经填回那个坑里,四周都有木棍固定。不过整棵树光秃秃的,没有枝条,也没有叶片。

这是谁干的?鲤鱼精腹谤。果然不出所料,这棵妖树一定和南神有一腿,不然被劈成那样了还能回光返照?

此时,南神正在一教正门当门神,这是鲤鱼精的理解。

nh大力提倡文明修身,每日早晨都有人站在大门口拦住带早餐的同学,这周恰好轮到南神。

鲤鱼精想要再施一法将妖树劈了,鉴于白天不好施展这么暴力的法术,只得作罢。食指上的微光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南神没有任何回应,鲤鱼精气闷,直接朝一教正门去了。

南神站在正门口,旁边三个女生,对面四个女生,站在最前面检查的仍然是女生。鲤鱼精咬咬牙,刚想上前,忽见广场上飞过一只鸽子,毛色光滑,在阳光的照耀下油油发亮。扑腾几下翅膀,稳稳落地,朝南神抛了两个媚眼。

鲤鱼精真动了气,顾不得旁边许多人,直接冲上去,“那只死鸽子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看你如此含情脉脉?”

旁边的人大惊,心想着这人还吃鸽子的醋啊,就算男朋友长得帅。南神面不改色,一把握住鲤鱼精拽在他衣领上的手,下了楼梯。

“你放手,你说,那鸽子,还有那棵骚树,你是不是舍不得他们,你说啊!”

南神不顾鲤鱼精挣扎,一路把她拖到荷花池旁边,此时莫说荷花,荷叶都尚未长出来。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鲤鱼精咽不下这口气,准备动法术跟南神干上一架。

却哪知南神先下手,一股暖流从她的手腕传遍全身,霸道的力量在她体内叫嚣,令她法术失灵,浑身使不上一点力气。

鲤鱼精坐在地上,南神面对着荷花池背对她,不知道对着水面说了什么,一串泡泡冒上来,接着有鱼跃出水面。

“看见了吗,鲈鱼,鲶鱼,草鱼,鲤鱼。”南神目光清冷,只望着湖面,“并不是非你不可。”

鲤鱼精傻了眼,湖里面的各种鱼争相跃起,就连爱睡懒觉的虾也探出头来想要跃上一跃。

“你明白了吗?”南神回过头冷冷道。

明白?何尝不明白。

南神是这片土地的守护神,这里的哪一个精怪灵物不想得他庇护。他就像是她那里的山神啊,随随便便下个咒便将整片湖都封印了,她非得等到月圆之夜非得费了好大力气才能出来。她总以为花了心思的,动了真心的就是好的呢,法术是这样,对南神,也是这样。只是,不能接受罢了。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原来想要哭是这样的感觉,不仅仅是眼睛会湿,而且泪水迫不及待要涌出来。鲤鱼精高高仰起头,声音颤抖,“你对我呢?可曾用过心。”

“你说的没错,在你之前,是那鸽子精,她今日特来求我与她复合。”南神眉梢上扬,颇有些得意说起往事,“还有那棵树,亦是陪伴了我几十年,痴心不悔。你说你们这些精怪,图个什么呢?”

“你对我,有喜欢吗?”泪水顺着脸颊滑落,鲤鱼精的声音越来越小。

“有,我喜欢你,就像我以前喜欢鸽子精,喜欢树精,喜欢荷花精,喜欢我的同事,喜欢我的小学妹。”

南神走远,鲤鱼精坐在地上,没有力气去追。天上的云缠成一片,遮住太阳的光辉,就在顷刻,远处来风,长长的雨丝坠落,坠在鲤鱼精的眼睛里,和她的眼泪一同滑落。

分不清哪里是泪,便以为不曾流过泪。

。。。。。。。。。

你喜欢我,我只是你喜欢的很多人中的其中一个。

我爱你,在我爱你之前从没有喜欢过其他人。

。。。。。。。。。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亦是鲤鱼精的好日子,她也学着人类穿起红色的嫁衣,将自己交给别人。

湖底下没有灯,只有七彩发光的水泡,还有透过湖面,映下的一夜繁星。

回到自己的家里很久了,好像再也找不回当初那样轻快活泼的心境了,总会回想起南神回头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对着她爬满泪水的脸,“听说鱼只有七秒的记忆,你会很快忘记吧。”

从前的确看到过有的鱼记性很差,但绝不是每条鱼的记性都天生那么差的,人类不知从何得来鱼只有七秒记忆的谬论。

鲤鱼精苦笑,是有一种法术,能让鱼的记忆变短,变笨,短得刚发生什么都会忘记,笨得连伤心都不会。

。。。。。。。。。。。。

湖面如镜,天色阴沉,好像有场雨。两条大鲤鱼冒出头,后面跟着一群小鲤鱼,七彩的泡泡围绕,一条大鲤鱼现了人形。

少女般的脸面,高高的发髻,七彩的纱衣,脸上泛着清澈的笑容,向往地望着天空,“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肯定比这里还要美上百倍吧,会不会有帅哥?”

后面的小鲤鱼唉声叹气,“唉,妈咪又犯糊涂了,一天好几次啊。”

老乌龟在洞里摇头,人间比这里美上百倍啊。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凌晨发现自己的博客打不开,登陆了几次都是无法登陆,很着急,里面有一年以来陪伴孩子的点点滴滴,有自己的生活状态,心路...
    蕾小姐爱学习阅读 113评论 0 0
  • 该文章属于<简书 — 刘小壮>原创,转载请注明: <简书 — 刘小壮> http://www.jianshu.co...
    luonaerduo阅读 110评论 0 0
  • 2019年8月2日 星期五 晴 今天平时身体挺结实的爸爸突发状况,身体抖动,浑身无力,头痛恶心。妈妈吓得没了主意,...
    天籁悠然阅读 737评论 11 17
  • 月到双节分外明,祝你天天好心情,皓月当空洒清辉,美好事儿一堆堆,祝愿佳节多喜庆,以后天天走好运。 月到双节分外明,...
    jiangyan姜岩阅读 1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