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选择的婚姻,你敢要吗?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道尽了无数苍生的痛点。人生总不会风调雨顺,甚至出生都是被迫。最心痛的莫过于能选择的却被迫选择。如婚姻,明明可以自己选择,却输给了现实。

此后,有的人在逼仄的人生里选择沉沦,而有的人选择去生活、去爱。若是你,面对一个被迫的婚姻,你敢要吗?

我想,多数人可能会说我才不会要呢!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一个干瘪的躯壳。但我母亲她接受了,还心甘情愿地去面对。

无数次,为她的被迫选择感到心痛,认为一个女孩的婚姻就必须是自己选择的,可现实终究会背道而驰。并且一个选择的背后是有故事的。

手机收藏

母亲,她有一个姐姐,从小非常顽皮,性情顽劣,一副男孩子的天性。从小到大,做任何事情不和父母商量,我行我素。习惯决定一个人的性格,性格又会驱使一个人做出不同的选择。

刚刚满二十岁,她选择了和一个男孩子私奔,也就是我现在的姨父。在七十年代的乡下,除了走出大山,到外面工作的大学生有自主选择婚姻的权力。否则,就得接受媒妁之言。

她的私奔,遭到全村人的嘲讽。父母面对别人的唾沫飞溅,心中无限的感怀。在加上外公是一个重视礼仪的老教师,要求子女也要像学生一样必须尊师守法。

之后,所有的礼节就施压在母亲身上,要母亲做一个听从父母的孝顺女。丝毫都不敢怠慢,一切事情必须由他们做主。婚姻大事更是,必须要经过他们的把关。

那时候,他们非常讲究门当户对,至于是否彼此喜欢不重要。母亲的婚姻就是在这样高强度的打压下被迫选择的。

手机拍摄

既然选择,便不顾风雨兼程。唯有去爱、去坚强才是一个女子最后的尊严。

这是她常和我说的一句话,也是她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撑。且在生活中,很少看到她为婚姻的事懊恼,更多的是和睦与对父亲的支持。

小时候,为了生计,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回家次数屈指可数。一个家庭的琐事基本上就落到母亲身上。有时候会听到她开玩笑说又当男又当女。现在想起来难免会觉得心酸,但那时候,从她脸上看到的是幸福。

有一次,发烧引起全身滚烫,导致大小便失禁。无法喝水、饮食。似乎所有的垃圾、毒素全部停留在身体里。高烧从早上持续到晚上一直不退下来。从外面干活回来看到我发烫得像一个热滚球,立马背上我往十里外的诊所跑去。

为了赶时间,她从小路走直径。“扑通”一声,不知道是什么从树上掉下来。我吓得哇哇直哭,她用带着哭腔的语调安慰我说是小鸟没有站稳掉下来了。我伸手去摸,她满脸都是泪水。

那泪水里,含有对黑夜的恐惧、对生活的艰辛、对一个人孤独的无助。

手机收藏

但幸运的是,吹着冷风走到医院,高烧退下来了。打完吊针以后,大小便失禁状况得以缓解,红彤彤的脸颊也恢复了正常。

她紧张的神情,像汹涌的浪花回到了沿岸。继续用她固有的模式在鼓励着我前行,一直,一直到现在都未停息。

也从没有抱怨过父亲的失陪,而是用母亲般的宽容去理解和懂得。

我想,不是她没有抱怨,而是早已把沉淀在心中的怨气转化为生活的动力。在她身上看到的是爱,是对生活充满无限可能的源泉。

爱不是第一眼的心动,而是生活中的理解与懂得。刚好,她做到了,在漫长的日子里,去鼓励及理解,彼此交流感情,情随心动,像由心生。在她脸上看到的是充满笑溢的轮廓,有慈爱的眼神。

因为父母观念及环境的影响,她被迫选择了一段婚姻。

但她却把被动选择变成主动经营,一个幸福的家庭,一段美满的婚姻。都是她的功劳。

文/孑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