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人(二·二)

“走快点!慢吞吞的!”那人骂到。

“敖!”唐儒应了一声,但是还是走得很慢,他的腿似乎已经动不了了,他吃力地拖着腿来到一间简陋的草草地装潢过的房间门外。

“站着等着!” 那人斥道。便进了那间房间。

不久,出来了两个半人,一个年纪大的很,一个很轻,年长的看了唐儒一眼,叫到:“小伙子,来工作的,我劝你啊!赶紧离开,这很乱!!!”那人很不客气地说道,眼却充满道歉。

嗯?这人会说话?唐儒诧异道。

“喂,人跟你说话呢!你要不要工作啊?”年纪轻的不耐烦地说道。

唐儒忙点头。

“唉。”年长的叹了口气,同情地看了眼唐儒,又使劲摇了摇头。“年轻人,去签字吧。”

“啪!”唐儒的名牌上重重地打上两个大大的黑体字——唐儒。

唐儒紧紧地握着名牌,名牌稍稍扭曲了,终于,终于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了啊。

2115年5月21日,月球九号移民站内。

“你来了。”座位上那个恐人用懒洋洋地说道。

“是的,父亲。”一个青年恭恭敬敬地说道,低着头,他感到一丝压力。

“你还回来干什么?我索契斯坦把你这个畜生生下就是个错误!你还有这张脸回来?你妈妈要不是因为你!她也不会病情加重,她也……不会死!”那男的吼道,原本努力克制的声音也因愤怒而微微变哑了,原本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情绪也悄悄涌了上了,霎时,泪涌了下来。

“父亲……”

“给老子滚出去!你这个畜生!败类,索家的败类!”那人吸了吸鼻子,颤抖地指着门外说道。

“老东西,你他妈别给我乱讲!”青年因愤怒而吼道。

“怎么给我说话的?翅膀硬啦?我他妈打死你!畜生!”

“你以为自己很好吗?别他妈的给我装了!吴犀叔叔是你杀的,对吧?啊?!”青年歇斯底里地斥道。

“你说什么,胡说什么?败家子!”那人说道,眼里却有了丝恐惧闪过。

“不……准……说我……败……家……子!”青年叫到。“啊!”

“刺!”一声微响,那是剑刺入皮肉的声音。

“小凯……”索契斯坦的脸因疼痛扭曲得变了形,他伸出粗糙的大手,想最后抚摸儿子的头,他的手向上伸去,慢慢的。

“刺啦!”青年再次把剑往里用力一捅。

“呃。”索契斯坦轻轻地呻吟道,泪流满了整张脸,手,永远地定格,闭上了眼……

“啪啦!”沾满血的剑掉落在地,在微弱的灯光下竟发出幽幽绿光。

“哈……”青年向后一退,身躯因痛苦而颤抖不已。“啊!”他低吼起来,眼泪尽情地挥洒在了冰冷的地面,“嗯?”青年看向地面,地面上的自己沾满血迹,放肆狂笑!“不,不要,我,我不是这样的,啊!”想逃避一样,青年奔了出去。

一小时后,随从来到这间会议室内。

2115年5月21日晚6点左右,现任州首索契斯坦遭人刺杀,以因抢救无效而死。

2115年5月22日月九报:

一·前州首索契斯坦遭人陷害意外死亡。被人称活该。

二·州首选举大会经州首特别行动小组开会已决定于下周选举。

三·索契斯坦之死,家庭的内乱?!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