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就像哥伦布,错误点起万盏灯

是不是所有女孩子都有一个闺蜜,失恋后在深夜里忽然哭着打电话说:“他为什么不爱我了”?

我这个闺蜜,谈恋爱时各种花式虐狗,以至于分手后我们不敢留她一个人在家,轮流陪她谈心。轮到我那一天,半夜两点时我们的对话已经断断续续,我在迷迷糊糊间忽然听到高亢的一声:“我知道了!我以后要找一个1米9的男朋友!”

我的脑细胞不太够用,恍惚记得她的男友是1米7。她继续分析道:“个子高的男生,天生就有优越心理,自然不会是大男子主义;反而是这些不高的,唯我独尊,从不把女生感受放在心里!”

不论当时觉得有多么天雷滚滚,几年过去,我们再见面说起这事,她曾经慷慨激昂的论调也像是树叶间拂过的风,吹去了无痕,只剩我们会对这半吊子爱情理论乐呵一下了。

我是想说,我们都不会天生就了解怎么样去爱一个人。年少时情窦初开的时候,不敢告诉父母,心里的憧憬和疑问都悄悄变成了好友之间的轻声细语和情书中的字里行间。我们听着别人的恋爱经验,自己照着实践,为爱欢欣为爱苦恼,想要把整个世界都献给自己心里的那一个人。

所以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有太感同身受,内心的敏感也超乎其它世间俗事。年轻时的冲动是大同小异的,自尊心太弱或是太强、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强制对方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只看到别人的春风得意、失恋后与对方纠缠不清……你我所经历过的,不过是别人的正在经历。爱情也是一种能力与修行,我们在这样的跌跌撞撞中,懂得了思考,懂得了以更加诚实的态度来面对自己。

《来时无惧,去时无伤》的作者徐温婕给我们讲了很多人的爱情经历,然后认认真真地分析给你听。她说,不单单因为他给你这个世界上公认的好而牵手,才是对自己最诚实的负责;不要把心软当做一种美德,不要让每一个怠慢感情的人都不懂得覆水难收的道理,不要无条件地给抛弃你的人发一张通行证;没有人的婚姻是从一无所有开始的,至少你们还有能书写明天的手,和相伴到老的心……这些似曾相识的故事像是冬天雪中静静沉睡的村庄,听过她的话语后,心渐渐暖了,雪慢慢化去,还原成我们走过的、五味杂陈且珍贵的青春。

是的,我们最不能妥协的,终究是自己的内心。不管是对有人照顾、携手并肩的日子有多么向往,都要好好想清楚,对方是不是适合自己,以免伤害了自己和别人。同时,把自己和对方都放在心里,一样地珍视、感恩。最重要的,是为爱修行的决心。为了爱情,你可以变得很成熟,同时也要承受成长带来的阵痛——万一感情走到了最后,你能够不愧于心地放开对方,放开你们之间曾经的所有,道一声再见就再也不回头吗?

所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句非常动人的情话,这份感情里面的包容与承担,是能够让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人,走到一起后相携过上几十年的。所以,我们要更加珍惜现在或是未来的爱情,也更加决绝地离开悲伤的曾经。“只要爱情属于你,它总是会与你相遇,只要你不绝望。我用暗夜里的哭泣写出了这些故事,然后用故事告诉自己的道理找到了不再淋雨的天气。”我们的幸福总是会到来,在那之前,我们要埋好它的种子,浇浇水施施肥,然后,耐心等到幸福的花儿终于开出它最美丽的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