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小段子

——分裂的阿愚篇

阿愚在实验室被高冷师妹叫做“小肥脸”,邻桌不解,在冬至聚餐时求教小脸的高冷师妹。

邻桌: 你为啥老叫阿愚小肥脸啊,感觉阿愚脸不胖啊,还是说你以自己的脸为标准?

高冷师妹: 不知道,就是有时候觉得阿愚师姐说话特别像小孩子…

阿愚正好夹起最后一块蘑菇,手一抖,掉到了身上又落到了腿上,又惊又怒又心疼,“哎呀呀,掉了掉了…”

高冷师妹笑曰: 你看…

邻桌抚首: 小孩子?!…那你是没见过阿愚怼人的样子…

聚餐的最后,贤惠师姐给大家做了一个西红柿鸡蛋面,炝锅时不小心触动了烟雾报警器,招来了楼管大爷,因为是冬至,加上大家认错态度良好,大爷训斥了两句作罢。

大爷走后,阿愚道: 哎呀,早知道会触发烟雾报警器,就该拿虾米的衣服封住报警器的。

众师妹恍然: 嗯…可以的。

虾米同学: 呵呵…

虾米同学作为整个实验室唯一的男生,在九个女生的环绕下,其实生活在实验室食物链的最底层,是随便一个小师妹都能损两句的小虾米。

第二天,微信朋友圈突然流行起向微信官方要圣诞帽的状态。

阿愚不厌其烦的在每个人状态下评论“这样不行的,傻子。”

实验室逗比师妹爱说“shit”,甚至微信头像都换成了一坨插着朵花的便便。逗比师妹也在朋友圈@微信官方要圣诞帽。阿愚在底下评论“微信官方说,不想踩屎” 逗比师妹跳脚…

附逗比师妹的微信头像(已强行加上了鹿角…)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