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

96
lostdays 8cd8b6e0 8c83 4e5b 83ea a74fa1316dac
2018.04.16 20:21* 字数 1910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在干嘛。”

“写东西。”

“你写东西干嘛。”

“为了不和你说话也不尴尬。”

“你和我说话不就不尴尬了,”他一把扳过我笔记本的屏幕:“列车?这是啥。”

“列车就是列车。逛吃逛吃逛吃,呜呜呜的那个列车。”

“我说你写列车干啥。”

“这不正在坐列车。”

“你平时都在哪写东西。”

“家,在外面我写不出来。”

“那你怎么不给文章都起名叫家。”

“……”

“那你又为什么给文章起名叫列车。”

“因为这样不和你说话也不尴尬。”




“你最近和家里联系了没有。”

“被联系过。”

“你哥不是教育过你,要主动和父母聊聊天,谈谈心,打开你们尘封多年的心门?”

“我和我爸妈相处得挺开心,我一直搞不懂你们这一圈人干嘛老说我们仨相处模式有问题。”

“你们仨是真的有问题。”

“我们仨是真的没问题。吉祥三宝,幸福快乐和睦为社会主义做奋斗的一家。”

“社会主义的一家把独生子送去资本主义社会读书?”

我抬头,用十二分的严肃告诉他:

“我不待在里面添乱搞事,就是我这辈子能对社会主义做的最大贡献。”




“你写列车都写了啥。”

“你。”

“你看过雪国列车没有。”

“嗯。”

“你读过东方快车没有。”

“嗯。”

“你觉着你还有写列车的资格吗。”

“可能我是隐隐有所期待。”

“期待个啥。”

“你听说过贯穿大吉岭的车没有。我男神坐过的那个。”

“你男神去当男主角然后戏都被猴子抢走了。”

“那是金刚。金刚才是男主角。”

“那你男神不是男主角?”

“……是。但那不叫抢戏。”

“你男神把用自己基因造出来的怪物上了。”

“那是他女儿,不是怪物。”

“你男神把自己的异形女儿上了。”

“……关我球事我是男的我又不关心他上谁。”

“你男神坐的那列火车。车上有个火辣的印度乘务员,穿着制服和你男神他哥在洗手间扶着墙来了一发。”

“对我隐隐期待的就是这个。”

“你想写你在列车上上了乘务员?”

“对。对我想上乘务员。你探头探脑地干嘛。”

“我找找报警铃在哪。”

“在哪,在你脑袋右边。”

“那我按了?”

“你按吧。”


“呤————”




“真是太对不起了下次我们一定注意。”

“下次伸懒腰要小心点手的位置哦。”

“是是是太对不起了。”




送走乘务员,我一脸平淡地看着他:

“你他妈的是傻逼吗。”

“我怎么知道那玩意按了会响。”

“废话不响会是警报吗。”

“你看,很多东西不都是这样的,恐吓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老师是这样,挂科是这样,失业是这样,结婚是这样。”

“首先失业很有实际意义,其次为什么结婚的可怕程度是最高的啊。”

“你记不记得托马斯他前妻。”

“带着他智障儿子和他离婚的那个?”

“你看,他前妻和他离婚,离后还总干扰他,给他找茬,不让他见儿子,他一生气就宣布再也不去见她和儿子了。”

“然后他的父母表示你不见你的儿子,那我们也就不见我们的儿子了。哦这个场合我们的儿子似乎就是你,所以咱们一家三口不妨就此相忘于江湖吧。”

“所以你看,结了一次婚,赔了时间赔了金钱,最后连‘父母’这点老底都让人坑没了。”

“可是那是小说,小说就是演绎。”

“那假如你生了个自己这种儿子呢?”

“掐死,淹了。”




“有时候挺寂寞的。”

“你大哥不是告诉过你,想做生活的强者就要战胜克制住寂寞。”

“我大哥家中红旗不倒,外面想染红的彩旗有一个营。”

“可是你大哥在日本呆不下去回国了。你还能心安理得地往大学课堂里一坐,坐等每个月账面上有人打钱。”

“你要非这么说那我跟谁比都至少有一点能比的,但是这么一比并不会让我开心。”

“我不是为了让你开心来的,我是为了让你闭嘴来的。”

“我不开心我怎么闭嘴。”

“你不闭嘴,就会让那些不开心还在闭嘴努力的人更不开心了。”

我不说话,低头打字。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搭列车是什么时候?”

“忘了。”

“任何形式的都算呢?”

“那就是小时候我们在院子里手搭肩膀玩的那种小列车。”

“那算什么列车。”

“那是最棒的列车。”

“为什么?”

“因为那列车哪也去不了。”




“你工专日语能不能过。”

“那玩意我们班上日本人都没几个能过的。”

“那你德福呢。”

“Verschon mich!”

“你托福呢。”

“别折磨我了。”

“你韩语捡得怎么样了。”

“你是我妈吗。”

“你妈才没空问。”

“我就是有时候突然寂寞,突然想写点东西,你知道像我这种人活了二十年只有我懂别人没有人懂我我很痛苦。”

“不是没人懂你,

是你自己心里什么都没有。”




“所以你写了篇东西叫列车?”

“是。因为我在车上。”

“你有空不准备德语,难道等到大四该考研的时候你还要抽时间学德语吗。你德国去不去了。德语过不去难道你要到加拿大啃土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写一篇东西叫列车?”

“?”

“我想起那些年我们在院子里,手搭在肩膀上玩的小列车了。”

“已经不一样了。如今的你哪里都去得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的人生,除了你没有妹子长得还矮。”

“那列火车哪里都去不了。”

“所以我说……”

我抬起头来,打断他:

“我也哪里都没有去。”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