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平镇(1)

安平镇的人都知道这镇上有一个嗜酒如命的捕快赵海平,此人酒壶不离手,拿的比官刀还要稳;那酒鬼捕快有一个长相俊秀,性格温润的徒弟,名唤小九。还有一个性格孤僻,脾气古怪的女儿赵嫣儿,不管是人是狗在她面前全都无理可讲,无话可说,那个女儿便是我。


三月的安平镇开始下起了毛毛雨,虽说天渐渐转暖了,可那细雨打在身上还是给人带来阵阵凉意,因为要背柴我便把上山时戴着的蓑衣收了起来,我低着头紧了紧背上的柴,快步向山下走去。


我家住在安平镇的西头,这山就在镇子的西面,我下了山走了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自家门前,抬眼见自家门前站着一个少年,身穿墨蓝色的衣服脚上穿着官靴,腰间配着一把横刀,手里拿着一把油伞,这少年是我那酒鬼老爹的徒弟,镇上前两年新来的小捕快,我从前是见过他几次,听人叫他小九,几年前我爹赵海平从京城回来半路遇见了发着高热不省人事的小九,他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爹觉得可怜便收了他为徒,让他住在衙门。每年春天种田,他都随我爹来地里插秧。虽说秧苗插的不怎么样,可长的俊秀话还不多,惹的那些原本不屑理我的姑娘们总是来借水喝,然后光明正大的偷瞄他。爹有次问我“小九这模样就算啥都不干,也撩拨着姑娘们的心,闺女你说是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哎呀!小九你可算回来了。”一个胖巡捕忙上前瞄了我一眼我低声说道。 “赵海平在里面吗?”我说罢便抬脚向屋内走去,一...
    偷姐姐的猪阅读 114评论 0 9
  • 我不理爹的话,取下草帽坐在田间心里愤愤,他撩不撩拨别人的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水都被偷瞄他的姑娘借光了,我现在快渴死...
    偷姐姐的猪阅读 83评论 0 5
  • 黑色的海岛上悬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毫不嫌弃地把温柔的月色照在这寸草不生的小岛上。一个少年白衣白发,悠闲自如地倚坐...
    小水Vivian阅读 1,589评论 1 5
  • 渐变的面目拼图要我怎么拼? 我是疲乏了还是投降了? 不是不允许自己坠落, 我没有滴水不进的保护膜。 就是害怕变得面...
    闷热当乘凉阅读 2,554评论 0 12
  • 感觉自己有点神经衰弱,总是觉得手机响了;屋外有人走过;每次妈妈不声不响的进房间突然跟我说话,我都会被吓得半死!一整...
    章鱼的拥抱阅读 870评论 2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