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华横溢——谢安

在《世说新语》里谢安是一个大人物,他既是豪放,又是那么的文化。不得不让人所敬佩。

谢奕作剡令,有一老翁犯法,谢以醇酒罚之,乃至过醉而犹未已。太傅时年七八岁,著青布绔,在兄膝边坐,谏曰: “阿兄!老翁可念,何可作此。” 奕于是改容曰:“阿奴欲放去邪?” 遂遣之。

这是少年时期的谢安,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宽厚待人。还值得一说的是谢奕,他能想到“以酒代罚”也算有仁爱之意,只是分寸掌握得不是很合适,然而当他听到谢安的话后,也欣然地放了老翁。可见谢家世家的修养不一般,芝兰玉树,已生于阶庭。

从总体上看,《世说新语》从多角度多方位描写谢安,然而,谢安在当时的地位不仅仅能从篇幅上、从出现次数上体现出来,更重要的是在东晋名士中的主导地位中体现出来。

谢太傅盘桓东山时,与孙兴公诸人泛海戏。风起浪涌,孙、王诸人色并遽,便唱使还。太傅神情方王,吟啸不言。舟人以公貌闲意说,犹去不止。既风转急,浪猛,诸人皆喧动不坐。公徐云:“如此,将无归。” 众人即承响而回。于是审其量,足以镇安朝野。

在颠簸的木舟中,很多名人雅士乱作一团,只有谢安从容镇定,照旧吟诗。这件事后,王羲之、孙惔等人都纷纷敬佩谢安的淡定从容,更加坚定劝谢安重新出仕。

桓公伏甲设馔,广延朝士, 因此欲诛谢安、王坦之。王甚遽, 问谢曰: “当作何计? 谢神意不变,谓文度曰: “晋阼存亡,在此一行。” 相与俱前。王之恐状,转见于色。谢之宽容,愈表于貌,望阶趋席,方作洛生咏,讽“浩浩洪流 。桓惮其旷远,乃趣解兵。王、谢旧齐名,于此始判优劣。

这件事流传十分广泛。王坦之、谢安同为当时名流,不分伯仲,却在一次共赴桓温所设的“鸿门宴” 时,王坦之胆怯而风度全无;谢安温文尔雅、挥洒自如,从容地吟唱“洛生咏”,化险为夷。

谢安能在风云际变的时代独占一席之地,必然有他的独到之处,心淡定,自从容,谢安的为人处世之态即如那句“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这是后人所难以具有的洒脱、睿智与真实,内心的宁静才是我们最终追求的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