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地下室-13

96
慢科学
2017.09.11 11:07* 字数 2154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铃响了,几个保姆一阵忙活,姚爸姚妈回来了。我上前迎接寒暄。姚爸还是一脸严肃,姚妈则回以亲切的笑容。姚爸示意我跟到他的书房,我知道这是每周的例行,除了询问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就是“革命传统”教育,这或许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实业家的习惯。这种交流更多时候是单方面的,姚爸会讲起他当年创业时在火车站过夜,被人偷掉一半的本钱;讲起当初在初建的工厂遭遇“道上人物”勒索,果断召集人手抄家伙就上。当然更多的是讲事业成功后遇到的各色人物、故事。一开始我还积极发表评论,但后来发现这样很容易引来姚爸的训导批评,“评论”这件事情并非姚爸所喜。我也曾私下里在姚叶面前小小地抱怨,说自己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讨姚爸喜欢,姚叶则怪我不会察言观色,我也不好说什么。在以后的“革命传统教育”中,我都努力扮演一个“虔诚”的倾听者。

姚爸坐在办公桌前谈了许久,兴奋的神情渐渐退潮。我明白这段独白已经接近尾声,正准备要撤退,姚爸却问起了最近的工作细节。我一五一十说了,姚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我开始接触核心业务,再锻炼锻炼就可以独当一面了。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点上,问道:“智水这个项目你听说过了么?”

天堂的地下室
天堂的地下室
14.6万字 · 6636阅读 · 8人关注
小说以一个在大城市打拼的普通青年的视角,展现了真实而物质的城市生活。在这个躁动的时代里,似乎每个人都充满了难以消解的焦虑。这种焦虑来自物质、来自情感、来自连自己都难以理解的东西。主人公的家世普通,却因各种机缘拥有巨富的准岳父和伯父。这种虚拟的物质的充实与内心的焦虑形成了对照。现代人的焦虑在本质上是一种更为复杂的存在,并非简单的物质可以囊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