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遗忘的人,隔三五年变一次模样

字数 2269阅读 204

5

分离八年,即使是自然的遗忘,那个人也消失在自己的人生轨迹里太久,久到想不起模样,记不起声音。

更何况他们属于刻意去遗忘的情况,拼却一切可能,将对方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任何证据,抹灭得干干净净。他们看过的电影票存根,夹带着他递过来爆米花的香甜气味,和电影剧情感染下他们相视大笑或者煽情流泪的复杂情绪;还有去过地方的车票、机票,为你绑过头发的头绳、贴过伤口还剩余的创口贴,充满着旅程中或甜蜜或争执的各种记忆;对方送过的礼物,佩戴在脖子、手腕与耳垂的首饰,穿在身上对方亲手挑选、给过好评与纪念日约会过的衣服,这些细细碎碎的外在物品,从抽屉的最底层、从房间的各个角落整理出来,可以很迅速地丢进楼道最大的垃圾桶,让它们随着次晨的垃圾车彻底远离自己的视线范围。

容易丢掉的外在物品部分恰恰只是蔓延湖面的浮萍,清理完毕后,表面看好似焕然新生,却不知道最不易丢掉的部分却是无形的记忆,在心底盘根错节、爱恨交织,最需要连根拔起的部分在这里岿然不动,任时光流逝。

4

像穿梭在人流如织的街头,也像静谧无言的月夜万家,我们独自一个人行走着,总觉得孤立无援,却不知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必须历练的劫难。

剧本有好多种,通常起始于一个我们早已有所预感但极力逃避的征兆。他会说,我有我的事业追求,你要支持我,于是买了一张去往北上广的火车票,远离了你们熟悉的小城;她会说,我有我的父母需要照顾,他们年老体弱,就自己这么一个女儿,我必须要就近工作,以尽人伦孝道。曾说过的诺言,隔三五年变一次模样。他还会说,请你理解我,这次常驻国外的工作机会很难得,我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她也会说,父母天天逼婚,她年年老去,想要给父母一个儿孙绕膝的平和晚年了。再美的誓言,在可能阻碍现实的时候,都脆弱得溃不成军。他们可能还相互理解地约定,要不,等我想婚了,你想嫁了,如果刚好那时都单身,我们再重新在一起。而实际情况则是,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没有一个共同的约定,他们在各自的轨道上也最终越行越远。

他们都觉得分离的时候很平淡,很安静,甚至像每天流水一样的喝水吃饭打嗝,不曾觉得有产生一个多余的动作。唯一有些疑惑不适的地方,也很快被日复一日的生活裹挟着冲刷四散。

3

他,继续着该吃吃该喝喝的精彩日子。少了她的参与,生活好像没失去什么,反而多了更多新鲜的异性。他和酒吧一同醉酒的性感女郎有过短暂的交集,但因为她有新的追求者出现,便连分手也省了地断了联系。他和聚会上新认识的年轻美眉也交往过几年,但付出多于得到的相处方式也让他逐渐疲惫不堪,对缺乏信任与包容的鸡飞狗跳的日子变得厌弃,便再次回归单身。也与公司年长的女性前辈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对方的懂事、理智与克制,这份感情让他很舒适,但逐渐也明白,他在她心目中的位置永远排在工作之后,从不吵架是因为并不曾真正在乎。他好似她案头的工作,分寸得当,却越来越难以体会到是否有过炽烈感情的存在,这其中的隔阂与距离让他越来越质疑这份情感的真实性,在与异性一同出差三月,她不表示吃醋也不表示思念,甚至在归来落地后她还在忙着手头的工作、没有第一时间冲到机场着急见他拥抱他,这之后,他与她们的故事再一次分道扬镳。冥冥之中,好像能入得了心的也就只有那么一个人。

她,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门已经落锁积灰。他走后,她也不是故意拒绝一切与异性接触的可能,只是好像从那天起,异性这个词从她的人生字典里消失了。她有家人有朋友有工作伙伴,但唯独没有看到会心动的异性,可能是因为心已死掉的缘故吧。她全部的精力变成陪伴父母、拼命工作,带着父母去各个地方旅游,督促着他们的锻炼身体与健康饮食。她也玩命地工作着,没有家室的顾虑,她也愿意在办公室没日没夜的加班,让工作占据自己的大脑,世上,能给人成就与快乐的好像就只剩下工作这件事了。而来来往往的异性,只是她不曾注意到的过客,不曾忘掉的还是那么一个人。

2

没有武侠世界的生死与共,这世间看似太少刻骨铭心的爱,一句平平淡淡的不合适便能给两人关系画上句点,再多的痛苦也会觉得是多余。

当初他们分开得太不愉快太匆促,硬扛着一个现实的误会不去解释,尽管他们都假装是和平分手,但心结一直都在。那是他们分手前的最后一次相约见面,约在了他们都知道的那家酒店。他是想,如果她开口挽留,那他就不走了;而她是在想,如果他邀请她一起走,她便终生相随。只是,一切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在酒店长廊撞破他父母曾经给他安排过的相亲女生拿着房卡轻易刷开了门进去,而门内隐约听到他迎接的笑声。

电光火石间,她内心凉透,他是邀请了新人来与自己这位旧人辞别的。按门铃开门,她一脸伤心欲绝地质问,而他一脸懵圈地气急败坏,而那位相亲过的女生站在门内像女主人一样示威的存在。在冲动作用下,他们说出口的反而是最不愿意说出的那个字眼:分手,然后决绝转身,狂飙的泪水弥漫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留任何回旋的余地。

1

就那么轻巧的一句“分手吧”,却像剜心一样的痛。八年来,他麻木,她麻痹,所有的伤害都不曾真正释怀,只是等待着时间和重逢来解除误会。

再见面,是那位曾经见证过他们灾难性分手现场的相亲女生举办的孩子周岁宴上,女生拉着他出现在她面前,已为人妻的她拿着酒杯向她致歉:当年年轻气盛,拿着他妈安排好的房卡故意去送红酒,以为这样拆散你们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但这么多年他也不被打动过,就也早早死了这条心了。当年做错的事,一直都想找机会跟你说,希望现在一切还来得及,请你谅解!

所有的逃离都是为了归来,所有的远走也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的寻回。时隔八年,他们终于能在宴会厅外静谧的林野里,再次把对方拥入怀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篇小说《朝圣归来》是一个关于青春、理想、成长的现实题材作品,描写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批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自愿来到西...
  • 人这辈子比的不是谁拥有得更多,而是比谁看得开。 看到冯唐写得这句话,觉得好到没边了。 我们有时候也许很忙,但是要问...
  • 你要记得旧时春草绿 西风花香暖 记得雨夜丢掉主人的伞 记得落叶的呐喊与夕阳不还 记得皑皑里的痴心一片 你要记得不打...
  • 今天的讨论流程:第一步:介绍教学方法(秀媛介绍——“孩子,让我认识你”给孩子写信故事)。第二步:我们作为...
  • 一堆事情积在你的面前 越是多事 越是不想做事。好像每一件都很重要 不知道从哪一件开始。 人失败之后好容易就自暴自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