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中国班主任研究(第二辑)》读后感之三

我今天阅读的是熊华生教授的文章《班主任队伍建设关键:正本,主业,专业化》。熊教授首先从中国班级特性的立场肯定了中国班主任在班级建设中的重要作用:我国中小学班主任除担任学科教学外,还承担班级管理与教育工作,要建设由学生、科任教师和家长组成的班级共同体做好管理育人,活动育人,实践育人。接着列举了班主任队伍在面对新时代党和人民对高质量教育的要求中存在的一些不适应的地方:一是教师不愿意当班主任。二是部分班主任专业水平不高,育人能力不强,创生性有待加强。三是重管理轻教育,班级共同体教育潜力未能充分发挥,严重制约着立德树人的效果。立足这样的现实,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高瞻远瞩,注重顶层设计,从国家层面为全面解决上述问题提供了战略机遇,也为全面解决现有问题提供了方向支持和强大动力。熊教授则从正本,主业,专业化三个概念入手,探讨改革的路径。

看到这三点原因,我想到了曾经读过戚务念博士和陈海敏老师发表在《中国乡村班主任发展研究》(第一辑)中的文章《乡村初中班主任职业倦怠归因的个案考察——当地人的视角及其社会学的后设分析》和《乡村学校班主任的“蝶变”——以“你好,假期!”促进乡村班主任专业发展》。戚博士根据在一所驻地乡镇的农村初中的实地调研,发现从当地人的视角分析班主任的职业倦怠原因,主要有经济收入的参照对比、管理制度的设计缺陷、乡村教育的衰败、教师职业高危险性、岗位胜任力不足等观点。陈海敏老师也在乡村班主任发展的现状分析中,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对收集到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其中第一条就是不愿当班主任的现象。虽然三篇文章立足点不同,但不难看出三篇文章都谈到了共性问题——班主任。三篇文章也从政策建议与实践经验等不同维度给出了建议。

作为一线班主任,反观现实生活,大部分老师不愿做班主任不仅有来自外部的客观原因如任务重,责任大,奉献多,收获少,压力大,权力小,加班多,休息少,埋怨多,理解少……也有来自班主任自身的主观原因,如陈海敏老师所说的缺乏专业的培训,自主研究意识淡薄等,这样就会导致班主任工作重复,低效,近而损伤班主任工作的激情与信心,最后进入一个恶性循环模式。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一个好班主任就是一个好班级。班主任队伍建设的关键:正本,主业,专业化。

一、概念的厘清与改革路径

1、什么是正本?谁来正本?怎样落实?

我们谈论班主任工作中的教育功能,是强调班主任工作,蕴藏着巨大的教育能量,是教育的宝藏,是教育机遇,是中国基础教育的优势。 其关键原因是班主任主导构建了超级组织——中国班级。中国班级是一个真实、丰富、平衡的雏形社会,它的威力与魅力全在于“管理育人”“活动育人”“实践育人”。中国班级又是教学共同体,同时又是生活家园、管理组织,它是多种共同体、形态与组织的一种结合,是一个超级存在。所以发挥班主任的教育功能,就是班主任工作岗位确立崇高地位的立身之本,是维护班主任专业尊严,提升班主任自豪感,增加班主任乐趣的源泉。正本就是要肯定班级共同体的教育属性,即把班主任工作与学科教学并列,它们都是学校的中心工作,是具有同等重要的独特领域。那么,谁来正本呢?

我们期待的对象是政府部门,希望他们为“管理育人”“活动育人”“实践育人”制定一系列严密有效的政策,并有真实的投入相配套。让中国班级成为校园生活的第一环境,让学生在班级生活中,在构建一个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班级共同体过程中,让核心价值观融入学生心里。

2、什么是主业?改革的路径是什么?

主业是一种政策定位,主张在工作时间、专业职称晋升、待遇等方面,让班主任工作与学科教学受到同等重视,最的检测就是看教师是否愿意当班主任。

其改革路径是:

(1)班主任工作作为主业,要保证合理的时间投入。

(2)班主任工作作为主业,就要开通“班主任”专业职称晋升的通道。

(3) 班主任工作作为主业,要保证班主任岗位具有能吸引人的经济回报。

3、什么是专业化?其核心是什么?如何推进班主任专业化呢?

专业化是指班主任岗位的专业化,核心是提升班主任管理育人、实践育人,活动育人的能力。其改革路径是:第一,确认班主任岗位是一种专业性岗位。第二,按照专业人才的成长规律来促进班主任专业发展。第三,为班主任专业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三者之间的关系

正本,主业与专业化有着密切的联系,要打破恶性循环,形成良性循环。只有正本,明确班主任工作的立身之本是管理育人、活动育人、实践育人,班主任工作才能作为主业。班主任工作作为主业地位的确定为班主任专业化提供了充足的动力。作者把正本,主业与专业化之间的关系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木桶理论,可以把它们看成是组成水桶的三块板,既相互联结,组成一个整体,又并不独立构成一只水桶,只要有一个短板,就会影响整个水桶的装水量,即制约着“专业化”的长。因此,正确的作法是,同时关注班主任工作三块板,全面加长,从最大痛点下手。班主任工作中最大的痛点是教室不愿做班主任,那就启动“主业”板块。让更多的班主任真心喜欢班主任工作,愿意研究班主任工作,从而吸引更多高水平的教师来做班主任工作,这也就意味着其主业地位的确立,同时又加上重视班主任专业化,多管齐下,班主任专业素质一定会有层次性突破。同时,班主任工作教育功能的充分发挥,反过来又进一步确立了班主任的主业地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我们明确了班主任的教育功能不只有管理,还要有教育,我们就要赋予“班主任工作”与“学科教学”同等定位,并通过班级建设来提升班主任管理育人、实践育人、活动育人的能力,让班主任获得专业化成长!

对于正本和主业,它们的决定权不在教师,我想说的是专业化应该是我们每一个班主任个体可以追求的。

刘海霞老师在《中国乡村班主任发展研究》(第一辑)中撰文《主动:乡村班主任专业发展的核心力量》,文章明确提出,乡村班主任作为一个具体的个人,应从以下三方面寻求自身的专业发展:有主动开展教育实践活动的意识,养成主动阅读与写作的习惯,形成主动建立专业交往的行为。林冬梅老师也在《发展乡村班级的精神品质——基于对乡村自然资源的有效开发》一文中提出:有效开发乡村自然资源,结合乡村儿童发展急需的品质内容,建设以“信任”为血脉,促成以“自信”为目标和前提、重建以“关怀”为核心的乡村班级。无论是刘海霞老师还是林冬梅老师,她们身上都具有共同的特质:主动追求专业化发展,且保有对教育的赤子之心!

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在李家成教授的团队,有很多像刘海霞和林冬梅这样的主动寻求自我发展的一线班主任,正如戚务念博士所说,作为教育者,不应自我搁浅,更应抛弃传统教育模式并树立终身学习观,实现观念转型与能力转型,等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