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如马,自别离,未停蹄

字数 2391阅读 505

    很遗憾我不是在思念某位汉子,而是恰逢重阳节想起了逝去的奶奶!

  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把自己内心深处最软弱的地方展示出来,我不知道。很多时候我都是躲在被窝里掉眼泪,任凭泪水打湿双鬓,嘴唇咬的发紫,都不会发出一丝声音,我从不愿意展示自己的软弱。可是昨天却失控了。

  有的时候就是会这样,毫无预兆的情绪低落,然后回想起一些往事,如果不是看到“重阳”这两个字,我恐怕意识不到是在思念奶奶。奶奶走了快四年了,每年赶到她走的那段日子里,我总是会情绪低落,虽然我一直都不知道她走的具体日子。

  我记得最清楚的还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仿佛就在昨天,从来都不念旧的人,在昨天却清晰的向室友叙述了当时发生的故事,虽然我极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变腔,可是却控制不住眼泪不停的往外流。

  听妈妈说我小的时候,奶奶极其的重男轻女,对我们家并不好,所以我们家对于她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如果不是后来成为留守儿童,恐怕我跟她也不会有这么深的感情。

  回想起来,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我从十岁开始成为留守儿童,到现在也是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人都说我很独立,我也是这样感觉,因为除了独立,我毫无选择。那是一段很辛酸的过往,辛酸到自己从来不会触碰这方面的记忆,幸而在学校里过的还算快活,所以一切也不是那么的糟糕,我现在的性格跟小的时候差太多,主要原因肯定也跟这段经历有关。

  对了,提到奶奶,也是因为这段历史,没有上大学之前,奶奶是唯一让我感到自己是被爱的,是被人惦记的。父母远在天边,一年到头打来的电话屈指可数,总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住校的日子里,大家都一样,我也不会感到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偏偏会有休息日,偏偏会放假,这个时候就要回家。

  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一座破落冰凉的房子,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春天的杂草丛生,夏天的满地灰尘和秋天层层的梧桐落叶,对了,还是没水,没电,没吃的,每次回家都要收拾半天才会有一点点的人气。

  我总是感慨自己有太多的叔伯大娘婶婶,可是跟我却没有什么关系,她们都是我父母的亲戚,只有奶奶是我的亲人,也只有她会颤颤巍巍的拖着病殃殃的身子,用裹过的小脚踏着碎步,几步一喘的走到我家,看我有没有从学校回来,有没有吃饭,或者给我带点吃的,或者拉我去她家吃饭。

  可以说她是我在当时唯一能感到温暖的人了,对于她我一直都很心存感激。

  奶奶一辈子生了太多孩子,糟了太多的罪,在我的记忆里一直都是病殃殃的,虽然我从来没有想到她也会有病重的那一天。

  最后一次见奶奶是在郑州的重症病房里,接到父亲的电话,连夜赶过去,还在门口等待的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像掉了线的珠子一样,大滴大滴的砸下去。我爸说见她不能哭,可是他都做不到。

  那是我第一次进重症病房,我从来没有想过奶奶会全身插满管子臃肿的躺在病床上,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奶,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还未说完已泣不成声,不能自己。

  我忘了奶奶是怎么回答我的了,只是知道在劝我,人年纪大了都会这样的,我也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病房的。

  后来回到学校,我就忘了这个事了。我一直都很纳闷,我为什么会把这个事给忘了,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在自欺欺人,我潜意识里以为只要不去想这个事,事情就不会糟糕,什么都会回到正常的。

  有一次途经一个寺庙,我进去逛了一下,想起了奶奶。奶奶是虔诚的基督教徒,认为佛教那些寺庙都是魔鬼存在的地方,不让我进去玩,小时候的我也是不懂事,非要跟她反驳这个世界上没有上帝这回事,她说不过我,生气的骂我是小魔鬼,为此我把这事开玩笑的讲给同学听。

  可是那次,我真的就愿意相信有上帝的存在了,我在心里向上帝祈祷:如果能让奶奶好起来,我这辈子都不会踏进寺庙半步。

  或许是上帝并没有听到我的祷告,可是我却再也不愿意踏进寺庙一步了,于是看到有寺庙的地方我总是绕道远行。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我忽然想到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奶奶怎么样了,于是找了个没人的楼道里拨通了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是我妈。

  我没有寒暄,直接就问奶奶身体怎么样了。我妈说:奶奶已经走了,正在准备下葬!

  那一刻,我仿佛相信了心灵感应。也是在那一刻我在心里开始深深的埋怨父母,埋怨她们不对我说奶奶的真实情况,不对我说奶奶去世了的消息。

  于是那一年我选择不回家过年。

  第二年我也是不愿意回家,偏偏手腕受伤,生活不能自理,乖乖的回家养伤,却拒绝上坟。

  第三年也是选择不回家过年,宁肯一个人在外面过。

  第四年也是去年,是奶奶的三年忌日。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逝人的三年忌日是个大日子,因为所有的亲戚会在这天聚在一起共同怀念,然后做最后的告别,就会开始新的生活。不管我承认与否,奶奶都算是走了三年了,以后除了她的家人,很少会有人怀念她了吧!

同样是在奶奶忌日的那几天,我提不起精神,也是跟父母通过电话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奶奶的三年忌日快到了。压抑了三年的情感终于爆发,晚自习结束之后,我第一次当面质问我的父母,为什么不把奶奶去世的消息告诉我,为什么不考虑我的感情?

  父母是没有料到我是有这样的不满,也从来没有想过我不回家过年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奶奶。也是难为父亲柔声细语的安慰我,那也是我第一次情绪失控在马路上哭的涕泗横流。

  最终我选择了原谅,不再心生怨恨。父母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和打算的,她们也没有想到我对奶奶的感情是那么的深厚。

  后来,我妈跟我说,奶奶临终前最惦记的还是没有回家看她的大孙子,嘴里念叨的也是她孙子的名字。

  我一直都知道奶奶是最重男轻女的了,不然怎么会那么不待见我们全家,后来知道了还是我的父母比较孝顺,对我家开始好了起来。

  其实我也知道,我是奶奶为了弥补和母亲关系的中间人,她有很多的孙女,我只是其中的一个。

  可是,我依然很感激她。

  因为她不经意的关爱,是那段冰冷岁月里我能感到的唯一温暖!

  思念如马,自别离,未停蹄。这句话很美,未来的生活也很美,我决定把这些记忆写出来,也是跟自己的过去说声再见。

  或许我还是会在某个时刻思念自己的奶奶,只是不太可能情绪失控到不能自己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