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村干部和女医生

96
Echo嬌 Excellent
2018.08.23 23:49 字数 1651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故事,事隔多年,我尽力还原。

红霞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天已经黑透了,屋子里很安静,只有天花板上那个老旧的电风扇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看挂钟已经快九点了。她起身把输液管扔在门后的纸箱里,手里攥着输液的玻璃瓶看着门外发呆,院子里知了在不停地叫着“热啊热啊”,叫的她心烦,不!是心慌!

宝生下午过来约她晚上九点老地方见面,现在已经到约定时间了,她却犹豫了,下午宝生走后她右眼皮就不停地跳,时间越晚她心越慌,但不去她又怕宝生来敲门。

思索片刻,她放下瓶子,用井水洗了手,拿着钥匙就出门了。出门左拐顺着胡同走到底就出村了,下一个小土坡就是邻村的麦田地,田地旁边是一条窄窄的土路,红霞不敢打手电筒,借着月光往前走。

她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很好的生活,女儿已经上高中了,乖巧听话,成绩也好;儿子在南方打工,也不惹事生非;老公虽然木讷,不常在家,但对她的话言听计从,挣的钱也都如数上交;自己从小跟爹行医,婚后没几年就在家里辟出一间屋子开了一个小诊所,现在附近村民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来她这里看病,收入也不错。

很多人都羡慕她,按说她应该满足,但这么多年了,她总觉得生活缺了点什么。直到宝生把手放在他腿上她没有拒绝那次后,她才知道什么叫圆满。

宝生是隔壁村村长,中等身材,长相英俊,举手投足都有领导风范,而且四十多岁的年纪,如狼似虎。

几分钟的时间,红霞就走到了麦田尽头的果园旁,说是果园,其实就只是一小片荒废的苹果树,这里的土质养不活果树。红霞又往前走一步,突然就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红霞低呼一声,来人就已经转到面前,正是宝生,宝生搂着红霞的腰说:“你怎么才来?”

红霞低低地说:“宝生,要不,以后咱俩断了吧。”

“别呀,你老公发现了?”

“没,就是我这心老不踏实。”

“哎呀,以后再说。”

话毕,宝生的嘴就凑了上来。

突然,周围想起了一片轻而杂乱的脚步声,同时,几道手电筒一齐照在他俩身上,红霞尖叫一声,捂着脸就要往果林里面钻,宝生则慌忙往没有光的方向跑。

“陈宝生,你想往哪儿跑!”几个大老爷们儿上来就给他按倒在地,不由分说一顿揍。红霞也被人揪了过来,她整个人都蒙了,愣愣地站在那儿,浑身发抖。

“大哥,你看,就是嫂子。”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弟妹。

“赵红霞……”低沉而愤怒的声音,是建国,他走到红霞面前,扬起手,红霞已是泪流满面,她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建国,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建国双眼通红,因愤怒而扭曲的脸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狰狞,但他最终缓缓放下手,一把抓起红霞的手,恨恨地说:“还不显丢人,跟我回家。”

红霞到家就被老公甩在地上,建国坐在门口抽闷烟,红霞坐起来对建国说:“是我对不起你,你想咋样我都同意。”建国沉默,好一会儿才缓缓说:“弟妹刚给我说时我还死活不信。”红霞听得出他隐忍到极致的声音,又哽咽的不行。

没多久,后面的人陆续进了红霞家门,红霞这才看清,总共七八个人,都是自己家的人,除了弟妹剜了红霞一眼,其他人都无视她,红霞默默进了屋。一群人叽叽咕咕在院子里商量了好久,夜深了就散了。建国也一夜未进屋。

第二天,建国带着家族和村里二十多个人,拿着锄头,木棍,铁棍等,直闯陈宝生家,二话不说,把他家砸了个稀巴烂,陈宝生瘸着腿,拉着试图阻拦的媳妇躲在门外一句话不敢说,陈宝生的两个兄弟听动静过来理论,也被来人三言两语撅回去了。一群人走时还放话以后还来。

不到一天的功夫,两个村庄的人都知道了陈宝生勾引红霞的事,陈宝生家也落了锁,好久没敢住人。

陈宝生的村长自是做不成了,村民倒是暗暗高兴了一阵。陈宝生的老婆向来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哭哭啼啼了一段时间也该咋样就咋样了。

红霞的老公原谅了她,但自此更沉默了,红霞的诊所关门一段时间后又开始营业,该去看病的还去看病,只是不会再跟红霞过多唠嗑了。

后来,听说陈宝生的儿子被退了婚,女儿也远嫁了,红霞的女儿跟她大吵一架以后,每次回家都很少跟她说话,有去看病的人见红霞巴巴儿地跟她女儿说话,她女儿总是像没听见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许会渐渐淡忘此事,但对儿女的伤害已注定是一辈子的。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