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终时刻

96
郑蘑菇
2017.11.10 16:54* 字数 861

这是一个肺癌晚期的老年患者。经过了六个疗程的化疗,本来肺部的癌症已经得到了控制,却突发一个严重的肺部感染,进而出现呼吸衰竭。来到我们科室时,患者已经是昏迷状态了。

其实这种患者,理性上来说,或许直接放弃更好。毕竟老年人突发严重的肺部感染,治疗周期很长,容易反复,何况患者本身肺部情况不好,更容易出现反复。退一万步讲,即使感染得到了治疗,因为肺部的癌症,患者很快也会出现呼吸变差。

但是患者的儿女很孝顺,坚持要治疗。从他们的衣着上来看,也不是很富裕的家庭。要负担ICU一天五六千的费用,想必会有些吃力。在我们讲明了情况后,家属还是坚持要治疗,于是我们还是收了这位患者。

日子一天两天地过去了,在我们的积极治疗下,患者的呼吸情况还是越来越糟糕。很快患者合并了耐药菌的感染——这意味着要用更高级的抗生素以及更高的费用。期间我们给患者检查了头颅CT,结果提示脑部呈一个广泛性的缺血性的改变。这意味着患者的大脑已经缺血缺氧了一段时间,预后情况很糟糕。随着病情的进展,在坚持了一个星期之后,患者家属决定签字放弃治疗。

放弃治疗后,患者的情况并没有很快变得不好。患者的儿女来探视患者,总喜欢默默握着患者的手,不断抚摸患者的头,然后在患者耳边说一些话。好多次可以看到患者的儿女们带着红通通的眼睛离开了病房,我只能默默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们。

患者不好那天,刚刚好我值班。患者的末梢血氧开始慢慢不好,心律开始慢慢变得越来越糟糕,血压不断下降,最后血压、末梢血氧测不出,心电图拉成直线。在确认没有生命体征后,宣布患者临床死亡,通知了患者的子女。患者子女来的时候没有很大的情绪的波动,只是默默办理了患者的相关手续。等我从值班室再次来到病房时,那个床位已经消毒完了,在等着下一位病人。似乎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明明在不久前那个床位还有一位老人家。

患者的家属在最后一刻问了我老人家最后的时候会不会痛苦。

我说不会,老人家是在适当镇痛和镇静的情况下走的。

这是我最后能为你们做的事情了。

希望老人家得以安息,希望老人家的子女能够振作起来,继续坚强地面对生活。

祝好。

练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