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火锅,要点白菜和方便面

火锅,我最看重汤底

汤底好不好,人很重要

那味道,偶尔深夜也会想念

白菜配方便面,青春和酒杯

吃的烫,喝的醉

一张嘴,有的人懂这滋味


1、

大学时,我有个特别瘦的舍友,大一入学时,他是我宿舍最瘦的一个,他叫:阿毛,他实在是太瘦,瘦的叫像一根毛一样。

当时我们入学时,大家一起比谁力量大。大胖说谁力量大以后宿舍谁就是大哥,依次排下去。

当时年轻气盛的我们都觉得自己特牛逼,来就来,谁也不服谁。

阿泉说:我不来扳手腕,谁单身时间长,谁就占优势!

我说:那来俯卧撑,这个公平!

大家一致同意后,大胖看了看阿毛,于是我们大家都转身看着阿毛,阿毛看我们都看着他,慢吞吞的说到:能、能不能不要来比力量的!

我们大家相互看了看,阿泉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也挺贼的,说到:不行、不行,大家都决定了,不能改了!大胖和阿泉他们好像会意了我的意图,于是一起附和:对对对,改来改去太麻烦了,就这个、就这个!于是这样大家都暗暗窃喜,不用比就已经淘汰了一个对手!

大胖说:我先来!

说完于是就趴下,吭哧吭哧连续做了七十几个。

我顿时傻眼了!天呐!我估计自己只能做四十来个就不错了!

我看着他们一个个都有五六十个,我现在担心的不是他们做几个了,我担心的是不要垫底了,但是我转身看了看在一旁坐在床上的阿毛,心里又放心了不少!

他们一个个都做完后,剩下我和阿毛,于是我挽起袖子,趴在地上用出了洪荒之力,最后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还是指勉强做了四十六个。

我坐在地上看了看阿毛,还好,有人垫底也不错。

大胖开始哈哈大笑:我做的最多,以后宿舍我就是老大了,你们都听我的!

说完又转身对坐在床上的阿毛说:阿毛,你还做吗?

阿毛坐在床上,想了想:我试试看吧!

大胖说:行行行,你试试。

于是阿毛站起来,走到我们中间,趴在地上开始做,他做的很慢、很轻,好像根本不用消耗太多力气。

随着他越做越多,这下大胖有些紧张了,阿泉他们也开始给阿毛加油。

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他瘦不拉几,做俯卧撑却十分轻松,我想大概是瘦的人没有负担,做起来特别轻松。

最后阿毛做了八十个,翻身坐在地上说到:唉,太累了!不做了!

阿泉他们开始大笑,我对大胖说:你也高兴了太早了吧!

大胖有些不甘心:哎呀我去,阿毛你这是扮猪吃老虎啊!

阿毛:我早和你们说了,别来这个!

大胖:不行,做老大的要请客先,请我们下馆子!

顿时我们其他也附和到:对对对,要请客,要请客!

我们宿舍的辈分就这样定了下来,那天晚上我们去了校门口不远的一家火锅店。

阿毛是广州人,却天生很能吃辣,也独爱火锅。我们去的那家火锅店生意挺不错,有几个服务生,老板是夫妻俩,还有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是那种你一看就知道是未经世事,一个很单纯的小姑娘,和我们年龄相仿,话也不多。

我们进店坐下后,老板娘就拿着菜单过来,大胖抢过菜单说到:我来点我来点!

阿毛立马说到:大哥,我叫你大哥,你可千万手下留情啊!

在阿毛的求饶中,我们点完菜,坐在位置上等菜上桌。

突然大胖说到:我去,这姑娘好漂亮,火锅西施啊!

哪里哪里,我们大伙急忙顺着大胖的目光找寻,看见刚刚给我们点菜的老板娘。

我说到:什么火锅西施,明明就是火锅妇女!

大胖说:不是不是,挡住了,她后面那个!

一会儿老板娘走开,我们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

顿时几个老流氓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我说:我去,什么火锅西施,明明就是火锅仙女啊!

阿泉也惊讶的说到:长得还真不错啊!

君垒说:嘿嘿,一会儿不如我们故意多点几次菜,每次不要点一样,这样我们就可以多看几眼了!

大家一听,立马擦擦口水说到;对对对,多叫几次!

阿毛吓了一跳:什么!多叫几次,你们想看妹子还要我买单啊!

阿泉说:切,用不了多少钱呐!我们点最便宜的,白菜、方便面。嘻嘻,方便面、方便面,方便看妹妹,哈哈哈哈!

大家齐刷刷的看着阿泉,一口同声的说到:老淫棍!

按照我们的套路,后来我们一共加了三次方便面、四次白菜,最后那一次女孩是把一碟白菜扔在我们桌上,一脸嫌弃的样子,可我们因为奸计得逞而偷乐。

那家火锅店我们那半个月去了十来天,每次都是大家一起出钱去,最后我们是以上课屁股疼,坐不住而告终。大家一起约定,谁也不准再提火锅店,因为每次一提起火锅,每个人的屁股都会隐隐作痛。



2、

从那以后,我们真的就好久没再去那家火锅店,而再一次去那家火锅店是因为阿毛。

在大一下学期,临近期末的最后一个月月初,钱包鼓鼓的我们说一起出去打牙祭,走到校门口时阿毛突然提议说:不如去吃火锅吧!

大胖惊讶的叫到:什么?你说什么?你难道忘记了辣菊之痛!

阿毛:偶尔吃一吃有啥的!以前那是因为你们图谋不轨而导致的。

大胖急忙说到:不去不去,打死都不去!

我其实也挺想吃火锅,于是说到:去吧去吧!去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胖问我们:你们真的要去吃火锅啊?

阿泉说:看妹子去不去!

大胖想了想说到:去,看妹子去!

于是,我们又再一次踏进了火锅店,可没想到是,这次我们有了意外的收获。

我们来到店里坐下后,这次那个女孩主动走了过来,把菜单交给了阿毛,说到:你怎么来了!

阿毛接过菜单,说到:大家都说想吃火锅了,于是就来了!

啊!这下我们集体傻眼了!上一次我们是眼珠子要掉出来,这一次我们是惊讶的舌头要掉出来。我们看着阿毛,每个脸上都满是疑惑!

女孩走后,我们紧忙问阿毛:你们怎么会认识啊?

阿毛说:这,说来话来,嘻嘻!

阿泉连忙说到:那就长话短说,别装了!

君垒说:你小子藏得够深的啊!

大胖也说到:我去,原来你想吃火锅是有目的的啊!你快和我们说,不然这顿又要你请!

阿毛偷笑的说到:图书馆、图书馆认识的!

这次我们不像以前那样故意点很多次,每次都点白菜和方便面。整顿饭我们大伙就抓着阿毛打听关于那女孩的事情。

女孩叫于恩慧,我们都叫她小慧。小慧老家在四川,跟随父母来到了陕西,开了这家火锅店。小慧读到初中就没再继续读,原因是她父亲觉得女孩子读书没用,让她跟随父母出来,还能帮着照顾家里的生意。

小慧的父亲经常酗酒,喝醉的时候还会打妻子,可对小慧除了不想让她上学,其他方面对她还是挺好的。所以小慧也想跟着父母身边,这样也可以避免她父亲喝醉之后打母亲,于是就答应了父亲,一家人来到了陕西。

阿毛经常在图书馆遇见小慧,除了礼拜天和平常不忙的时候,小慧总会在图书馆出现,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最角落的地方,好像尽量避免让自己引起别人的注意。

有一次阿毛在图书馆赶作业,到快要关门正要走的时候,看见小慧自己还在角落里奋笔疾书,一旁的管理员和她说:同学,要关门了,你快点吧!

小慧一边在笔记本上抄写着,一边说:能不能再给我几分钟,马上就好!

管理员劝她:你明天再来吧!学习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我们要关门了。要不你把书借走,带回去看,这样不是也可以嘛!

阿毛看见小慧已经有些急,一边拿笔在笔记本上滑动,一边哀求管理员,声音里明显掺杂着哭腔。

阿毛突然想到小慧会不会不是学校里的学生,如果不是学校里的学生,那她就没有学生证借书。

阿毛出于好意,走了过去,站在小慧旁边说到:你怎么又忘记带学生证了,我先帮你借吧!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管理员看着阿毛,阿毛一边帮小慧拿起旁边的书包,一边拿起桌上的书说到:走吧!一会儿宿舍要熄灯了!

小慧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一时间还没搞清楚状况。

阿毛帮小慧借了两本书,在路上小慧和阿毛说她准备考计算机二级,因为不是学校里的学生,所以经常来图书馆里看书、抄笔记,然后回家在电脑上实践操作。

渐渐的,两个人经常约着一起去图书馆学习,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段时间阿毛怎么突然天天泡在图书馆,弄得整天吊儿郎当的我们都有些汗颜,原来是因为经常陪小慧,给她辅导计算机知识。

而我们再次一起去火锅店的那天,刚好是六月份计算机等级考试成绩公布,也是我们大一下学期,临近期末的最后一个月月初。那天计算机等级考试成绩公布的结果是小慧顺利的考过,所以阿毛才想去火锅店看看小慧,给她祝贺一下。

那天晚上小慧悄悄的走过来,和我们说:你们尽量吃慢一点,尽量拖延时间,喝点酒,慢慢喝,拖到我们要关门最好!

阿毛对她说:好好好,知道了!

我们急忙问阿毛: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拖延到关门?

阿毛十分神秘的小声对我们说:等她妈和服务员走后,她就过来了!

我们顿时心领神会,一个个马上和打了鸡血一样,大胖说:这好办!

我们立马叫服务员拿了两箱啤酒。我们一直吃的很慢,到十二点,小慧她母亲先走了,剩下两个服务员就坐在我们旁边的桌子看着我们吃,仿佛在说:一群臭小子,老娘要下班啊!

小慧一看母亲先回家了,就立马也让两个服务员下班。服务员走后,这火锅店就全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大家也放开了, 喝到尽兴时,大胖和阿泉也把上衣脱掉。

那是小慧第一次和我们在一起吃饭, 对于很早就辍学的她,能再一次和学生身份的我们玩在一起,她也显得很开心。不得不说小慧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很上进,初中毕业的她自学英语、计算机。她觉得自己不能一辈子当这个火锅西施,她想学习、她想去大城市、她想要一个和现在不一样的人生。我不知道她这些想法是怎么来的,对于初中毕业的她如此积极进取,我心里深感惭愧。



3、

在和我们的相处之后,小慧在图书馆学习的时间更加多了起来,不懂的问题也更方便问我们。但是随之而来的依旧是父亲的反对,父亲经常和她说不要去学校里的图书馆,有时间多帮忙照看一下店里的生意。

期末考试前一周,那天我们好几个人都在图书馆,小慧父亲突然来图书馆找小慧。找了一圈,最后发现小慧坐在我们中间。二话没说抓着小慧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你手机也不接,店也不看,原来躲在这里和这些混蛋约会,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还骗我来看书,我白养你这么大!

我们一看她父亲抓着她,一起上前阻止,我们把他们两人拉开。

小慧父亲十分生气的说到:你是不想回家了嘛!还是想跟着这些人混在一起!

大胖有些火了,说到:什么这些人,我们是那些人了!

小慧父亲回到:你们这些学生就是一个个败类,读书有个屁用!

小慧父亲一说完,顿时图书馆炸开了,许多学生纷纷开始指责他,图书管理员立马过来,训斥我们怎么在图书馆里吵架。

最后小慧父亲拉着小慧离开了图书馆,我们一直跟到了火锅店门口。小慧父亲站在门口,冲我们说到:你们别进我的店,进来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我们站在门口好一会儿才离开,路上我们一直在骂小慧父亲怎么这么不讲道理,阿毛的情绪显得很低落,估计他喜欢上了小慧。

大二时,我们再也没在光明正大的去那家火锅店,可是阿毛偶尔还会趁着小慧父亲不在的时候去,点一个锅底,点几盘白菜和方便面,一吃就是一晚上。阿毛经常去,小慧的母亲知道了他,小慧和母亲说是自己朋友,所以小慧母亲也没赶他,就由着阿毛点几盘白菜几个方便,在角落里坐一晚上。

等火锅店关门了,阿毛陪小慧回家,小慧住的地方离火锅店有一百多米,可每次他们总要走上快一个小时。阿毛的回来的时候,宿舍已经熄灯,每次都要从宿舍楼门口上方的缝隙爬进来,一开始他很瘦,每次都能从狭小的缝隙钻进来。

一个锅底二十,几盘白菜、几个方便面,阿毛在火锅店坐一晚,算下来也要三十块钱。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我们生活费本来就不宽裕,阿毛白天能尽量少吃就少吃,甚至不吃,长期的饮食不规律,加上经常吃方便面,在大二时,阿毛体重暴涨,原本1米七的他体重100斤,涨到了一百三十斤。宿舍大门的缝隙,他渐渐的翻不进来,有一次大家在澡堂洗澡,阿毛的肚子上许多伤痕,我知道,应该是翻门的时候刮伤的,我不知道应该对他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去餐馆吃饭,难免会碰见服务员上错菜,不是你点错了,也不是她上错了,是安排的人没交代清楚,才会出现这样的偶遇。白菜简单的纯洁,方便面的顺滑的用力吸一口就全进去,火锅的汤底是麻辣味,爱情的味道真浓,呛的人受不了,眼泪直流。



吃火锅汤底很重要,吃的爽不爽,全看汤底好不好,而做火锅的汤底全凭厨师个人的做法和对火候的把握,这就得看厨师的经验,对汤底的把握如何,同样的火锅,你在这家店吃的可能就没那家好吃,这全在于厨师熬得汤不同。

吃火锅有“一烫当三鲜”之说,好像不烫,味道就会大打折扣。事实上,口腔、食道和胃黏膜一般只能耐受50℃-60℃,而火锅浓汤温度可高达120℃,吃火锅太烫的话,很容易烫伤口腔、食管和胃黏膜。再加上麻辣等刺激,容易引起或诱发各种消化器官炎症和溃疡。

所以专家提醒宁舍三鲜,不要一烫。本来就有消化道疾病的人,吃火锅最好以少油、少麻辣的清淡火锅为宜。

而我也想提醒,爱情宁设三烈,不要一遇,三烈是:为爱痴、为爱狂、为爱肝肠断。一遇是:遇见。

是啊,假如没有那一遇见,也就没有了后来的三烈伤身。

阿毛因为晚归被通报批评,于是转站被窝夜聊,熬夜加上时常的火锅白菜方便面,体重一路猛涨到一百六。

大二上学期结束时,小慧打电话让我们大家一起晚点去火锅店,她要请我们吃火锅。能免费吃饭,我们当然跟着阿毛屁颠屁颠的过去。

那天晚上,小慧说准备回四川老家,家里人逼着她回家相亲,而她父母打算在小慧嫁人之后,两口子去上海开火锅店。小慧当然不想回老家相亲,然后嫁人,就这样在老家过一辈子。小慧和父母说她也要跟着去上海,不想那么早就嫁人结婚,可是她父亲还是一惯的态度,女孩子读什么书,结婚生孩子最重要。

那天晚上,我们没点白菜和方便面,因为我们大家觉得白菜和方便这搭配不好吃了,没有原来的味道。锅底还是那个锅底,麻辣味的,味道真浓,呛的人受不了。

火锅的味道太辣,我们喝了太多酒,都醉的一塌糊涂,那是小慧和我们在一起第一次喝醉,也是最后一次喝醉。

我早上五点从凳子上醒来,大胖睡在地板上,阿放和阿泉睡到了桌子上,君垒、阿毛和小慧已经把昨夜的烂摊子收拾了一遍,我们大家都还好,只是不知道阿毛和小慧的摊子该怎么收拾,我看着他们两的身影,在心里又把缘分这老头骂了一遍。

暑假我们离校后,小慧一家人回了四川老家,把火锅店转让给了别人。整个暑假我没了阿毛和小慧的消息,听到小慧的消息时,是大二下学期开学。

开学阿毛和我们说小慧和家里人去了上海,原本家里人要让她去相亲,在小慧不吃不喝的反抗下,这件事情就暂时被压下。

小慧和家里人去了上海之后开了一家火锅店,小慧还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闲暇的时间帮忙照顾家里的生意。小慧仿佛有双翅膀在慢慢的张开,朝着她心中的那片海洋飞去。

国庆节我们大家一起给阿毛凑了去上海的路费,回来后,阿毛和我们说小慧在上海生活的很好,阿毛和小慧表明了心意,两个人正式确定了关系。

在我们学校北门的莲湖路上,就在小慧他们家原来的火锅店位置上,又重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店老板也是四川人,把原来的招牌给换了,改成了“山城往事”,在我们毕业好多年后,那家“山城往事”依旧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如同当年小慧他们家开的火锅店一样热闹。

后来我们也去过,只是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味道,汤底不够浓,还是那么烫,只是三鲜不够鲜。

大二下学期,阿毛和小慧正式确定关系后,阿毛的体重慢慢的也降了下来,虽然是瘦了,可是,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瘦,脸色也不好,因为每一次去上海,阿毛总是要省吃俭用,存好久的路费。

大三开学,小慧和阿毛提出了分手,异地恋的两个人相隔太远,小慧已经朝着她想要的方向疾驰,而阿毛还只是个学生,一个自己还不能养活自己的学生。

小慧在上海找了个男朋友,他的父母也很喜欢那个男生。



4、

而阿毛在大三时,自己还是经常会去那家火锅店,那家已经叫“山城往事”的火锅店。

一个锅底二十,几盘白菜、几个方便面,阿毛已经不能再一坐,坐一个晚上,因为服务员会跟他说:先生,麻烦你快点!我们要下班了!

阿毛又胖了,可能是他心里不好瘦。

吃火锅汤底很重要,吃的爽不爽,全看汤底好不好,而做火锅的汤底全凭个人得感觉,这就看厨师的经验对汤底的把握如何,同样的火锅,你在这家店吃的可能就没那家好,最大的原因就是厨师换了,熬出来的汤底,也就不一样。

吃火锅最讲究搭配,什么东西一起下锅很重要,因为会影响汤底的味道。

比如我,吃火锅就喜欢毛肚和羊肉一起下。

再比如阿毛,白菜和方便面一起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再见贵阳。再见,贵阳。 贵阳行前记 毛毛是我中专时的闺蜜,一个说话嗲的能滴出蜜糖的湘妹子,一个婚后被老公接着还有儿...
    白色微笑阅读 823评论 0 5
  • 一 四月一日 5:30PM 小红:亲爱的,你今天回不回来吃饭? 小峰:宝贝,今天单位聚餐我不回家了,你自己在家乖乖...
    伯什阅读 97评论 2 3
  • 我在《薛兆丰北大经济学课程》后面的论坛中曾经回答过一个关于新加坡的廉租房的问题? 同学1:为什么新加坡的廉租房能够...
    浪上头了阅读 144评论 0 2
  • 小公子 ——丁茉莉 暑假到了,给小朋友推荐一本书《小公子》...
    丁茉莉阅读 48评论 0 2
  • 刚踏入社会的人,必修的一门课,应该都是如何和上司打好关系。 有的人自傲,觉得淡泊如水,有能力就行,是,没错,能力很...
    动词打比阅读 1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