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能够结束我荒唐的一生——新《狂人日记》

谨以此文,献给双向情感障碍患者以及所有善良脆弱,干净清醒的人。
我们已经越走越远回不去

2017年11月12日  思想混乱不知道天气是什么

我不会去死。

没有什么能够结束我荒唐的一生。幻听抑或是真实,此起彼伏的议论抑或是生活阴晴不定的模样。一无是处的时间安排,不知所措的人生状态。一团糟的书桌,从来没有规律可循的情绪。有病或是没病的精神心理,揣测怀疑我的人或是我不愿意去相信的世界。写到一半就断掉思路的文章,还有试着想把自己表述清楚却依旧语无伦次的这段话。

我不会去死,死有什么用。然而我也同样不明白活着有什么意义。我害怕持之以恒的努力有朝一日被辜负,更害怕人生到最后依旧是一事无成。我害怕自己对不起别人的付出,也害怕对感情的投入多于对方。我不清楚我们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什么,世界在热闹着什么,我不知道。人生像是荒唐的仪式,全世界我最清醒。我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分不清好人和坏人。假作真时真亦假,生存还是毁灭是不是问题,本身就不重要。

哪有那么多的不离不弃,哪有那么多天长地久的感情。教科书教导我们要坚强善良,社会告诉我们单纯软弱的后果。我恍然大悟质问怎么可以这样,你面无表情丢过来一句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彻底崩溃哭喊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什么都不相信,你扔过来鄙夷的眼神:生活很美好啊,你有病吧。

我知道生活很美好啊,因而我在一次一次的绝望后依旧会拾起希望告诉自己要好好生活。在日记本上写满鼓励的话语,让自己去珍惜身边的人和事。可是没有什么人会在铺天盖地的绝望中一直一直保持圣斗士一般的的昂扬乐观。有吗?你试试。

我不知道我要怎样,我从来都找不到那个扑朔迷离的平衡点。我只会重新戴上令人作呕的面具,小心翼翼地学着自以为是,把唾沫星子喷在同样一张令人作呕的面具上。我只会在自己头痛欲裂难以思考的时候挣扎着在一片刺耳的滴滴声中键入“哈哈哈哈”字样。最拙劣的掩饰却可以轻易骗过任何一双精巧的眼睛。我努力对遇见的每个人善良,这善良的结果便是伤害我自己。我努力不去相信打着道德的幌子散布的谣言,然而后者往往乔装打扮以假乱真。

我热爱这个世界,我热爱清晨清脆的鸟鸣,我知道那就是鸟鸣,也只是鸟鸣,不是幻听成的别的什么东西。世界在模糊的光影中呈现在眼前的蓝天白云毋庸置疑真实无比。日日如此,直到我戴上眼镜,一些东西开始清晰,先前清晰的东西却慢慢淡漠模糊。

你知道有些东西,看透了只会让人心寒,看多了只会让人疲惫不堪。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和苦恼。“如果可以我宁愿做一个农夫,有着生活实践得来的质朴的经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天天看着作物生长,就算挥汗如雨也能边劳作边歌唱。诚然,农夫也有农夫的不快乐,这成因是艰辛的生活而不是强加给自己的难以挣脱的思想。至少他不会因而不想成为他自己,至少他还敢于毫无形象地站在田边,嘲笑往来书生的天真单纯多思寡欢。如果真的能够快乐,毫无杂质毫无思虑的那种快乐,做一个傻子又何妨,活在他人不解也无关的目光中,自顾自潇洒。

然而这些我都做不到,我只会日复一日无力而空虚,一无所成也一无所有。我感觉我对身边的人充满愧疚,我的存在好比横亘在鸡汤里荒唐的笑话。这鸡汤没有年代,满纸都写着仁义道德。我横竖睡不着,横竖看不懂,横竖不相信。

我不要不干不净的感情,不要自己庸碌也不想别人受苦。我不相信认真的付出注定要被辜负,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你可以戴着你烟熏火燎的面具,但请让我看清你没有雕饰的笑容。我愿意原谅世界一千零一次,我愿意天崩地裂依旧衣冠齐整。我不会选择就此解脱,把沉重的十字架随手丢给别人,我将继续我的斧钺汤镬,如果这样能够避免别人重蹈我的覆辙。

没有什么能够结束我荒唐的一生,没有什么能够给我一个荒唐的借口。写完这篇文章我依旧继续我荒唐的生活,生活一如往常好像荒唐的控诉从未存在过。

just need a hug
作者䤋䠯,双向情感障碍患者。本文思想有些偏激,写出此文目的是唤醒人们对于真情的重视。随着人类文明进步,社会各种群体尤其是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出现率明显上升。在此呼吁,不要让更多原本无罪的人停留在对世界,对感情,对自己的怀疑自责之中不知所措,无法自拔。
各种心理问题的危害

百度百科-双向情感障碍

双相障碍属于心境障碍的一种类型,英文名称为Bipolar Disorder(BP),英文别名Bipolar Affective Disorder,指既有躁狂发作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疾病。

因未明,生物、心理与社会环境诸多方面因素参与其发病过程,目前强调遗传与环境或应激因素之间的交互作用、以及这种交互作用的出现时点在双相障碍发生过程中具有重要的影响,临床表现按照发作特点可以分为抑郁发作、躁狂发作或混合发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