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失望,荡气回肠是为了最美的平凡”

图片来自网络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1.

读者朋友们发来的私信中,关于爱情的问题,几乎一条都没回复过。

不懂,就没法瞎说。

真话和假话哪怕再像,唯一比较仁慈的设定是:假话,傻子都能听出来是假的。

当然,读者朋友与我探讨起情感话题,多半不会是好消息,热恋的时候人家是顾不上我的;常情,总不能发来个信息说:韩大爷,牵手的感觉棒极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拆信必逢他失恋。

习惯,习惯,少去几分幽怨。

是的,关于失恋的哭诉,我仍是一条都没回复过。

这倒和拒绝情感咨询有所不同,那是不懂不敢乱说;失恋我是略懂的,见过无数个失恋的人也目睹过无数场失恋的场面,当然,人人生而平等,这种宝贵的经历,我也体验过。

所以,不去安抚失恋的同仁们,并非是没有共情,反倒是共情过多,过犹不及,便觉得,没什么可劝的。

同理,失恋人群,大致可一分为二:提出分手的与,被分手的。那么,提出分手的人几乎又不会找我,仍是常情,总没什么可炫耀的地方:韩大爷,我成功把这某某甩了!欠揍的。

当然,本着科学的态度,我们务必要考虑到这种状况的存在:那就是,有时候在形式上提出分手的那个,实质上是被分手的,他或她所承担下来的痛苦,往往更多。但没办法,锅,还是要背的,哑巴吃黄连,吃了,便是吃了。

归结起来可以想见:发私信咨询情感问题的,多半是爱情问题;探讨爱情问题的,又多半是失恋的话题;倾诉失恋经历的,又多半是被分手的……

别说话,抱我。

2.

被分手后的众生相,千奇百怪,但总能有些共通之处。

以性别为分界线的话,男人多半会往肚子里灌水,女人则多从眼睛里出水。

当然,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况且,越是和平年代,两性的界限无论从生理、心理还是对双方认知上的审美标准,都会越加模糊。

所以,有男人冒水的,亦有女人灌水的,集大成者也有,我便是其中之一。

大学期间曾有幸品尝了一把失恋的感觉,沾酒即醉的我白酒灌了一斤多,外加三瓶啤酒,得益于这源头活水,眼泪鼻涕汗液与排泄物也是生生不息,大有周天循环的态势。

呕吐必不可少,且要一吐惊人,第二天清晨室友向我倾诉昨晚如何像照顾孩子一样伺候我时,竟生发起诗意,说我半夜将脑袋挂在床头,微微一倾,便“吐出了一道红霞”。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能量也是守恒的。活得越长,身边的朋友们与我,便越在关键时刻挤不出什么液体来,久而久之,连抱怨都少了,顶多是提上一口真气,化作一缕叹息。日子,该过还得过,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站在祖国建设的高度上看,这种行为导致了烟酒行业的GDP与面巾纸的销量有所下滑,但想问题还是要全面,你没看见那被破坏的建筑物(或是玻璃、塑料水管、桌子、国产汽车、电脑电话和手腕)更少了吗?宏观上,同样是守恒的。

3.

很多人形容起分手后的精神感受,都喜欢说:就像是一股力,把你的魂给生生抽走了。

经历过的人自然能体会到这话有多么贴切。

更有意思的是,分手的人,是被“抽魂”;而劝慰那些伤心人的场景,则更有仪式感,活像“叫魂”的工作。

一群人围成个不规则的圆,中间那把小凳子一视同仁,轮班坐。

这次轮到你了,大可放肆地摆出一副苦脸相,他人主动问话,也有充足的理由与权力保持沉默。

法事即将开始,你已酝酿好情绪,祥林嫂显神威,说罢。

顷刻会有一段长短适宜的安静过渡,周围的“法师”们轮番上阵,口中念念有词,那咒语却千篇一律:想开点吧,向前看,以后还有更好的。

几番拉扯下来,终会以受害者一浪高过一浪的发泄为情节加速器,一点点将这仪式推演向高潮,标志性的一句多半是:“他或她怎么能这样呢?”或“完了,这回全完了,全没了!”

于是,那咒语便再次来螳臂当车:“想开点吧,向前看,以后还有更好的!”质量不够,响度来凑,道理还是原来的道理,只是音调高了许多。

生活在前后对比中一点点地透露出有趣之处。

多则半年一年,少则三五日也有,我见过的最快记录,是不超24小时。那坐在圆点说“完了”的人,会再次对另一个人说“完了”,只是多加了半句“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你了。”

当然,若是异性相劝,效果往往更佳;只是结局偶有尴尬,常存在着劝着劝着,就劝一块去了。

莫愁前路无知己,没准下一个就是你。

4.

记得在某年的篮球比赛中,一位球员表现十分优异,准确讲,算卖力吧,贡献颇多,结果不尽人意,最有价值球员的奖项,没有颁发给他。

媒体与大众自然不忍,或抱怨或吐槽,或替他打抱不平,更有哀嚎恸哭者。

当所有的话筒递向他,给了他十足的机会去吐苦水,算是精神安慰奖吧,可却被一位交情至深的队友拦了下来,并说出这样一句:他,不需要同情。

注意,这句话是值得品味的,用的词是“不需要”,而非不值得。

有句话说的很对:认真走过的人生没有弯路。放到爱情里,我们也可以说:不存在瞎眼看错或抱憾终身一说,因为一切的损失另一面都在获得,只要你确实是用心且认真地爱了。

感情之路有点像爬楼梯,最终的幸福摆在那里,却需要一步一步地跨上去,少一级,都不成行。

你没有办法寄托于某补钙产品,号称吃了它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

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更何况你心都老了,便更要服老认怂,踏实着点儿,一步一步向上爬。

看起来呢,每一步都饱含着那么多费劲、操心、焦灼、惶恐、折腾、疲惫、无奈、失望,但每一步也都让你更上一层楼,离那个“成全”近了一寸,少不了的。

更何况,进一寸便有进一寸的欢喜,不是吗。

我们没有办法站在起点去臆测,这个世界上到底真的是否存在一个,所谓的,属于你且只属于你的那个,对的人。

没有调研,便没有发言权。

我曾问过一些幸运儿:你聪明的,告诉我,是否真的存在呢?

他们如同被选召的孩子,幸福地看着坐在身边人的眼睛。

那便还是有的。

End.


各平台开白等事宜请给我的经纪人bingo_发送简信。(发送方式:点击蓝色字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