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第七部 - 第一章

96
尛腾_Logo
2017.02.03 18:45* 字数 4702

上一章请戳→【连载】第七部-引子

下一章已更新→【连载】第七部 - 第二章

明明还是暮春时节,但天气已然炎热到像是初夏似的。

阳光从朵朵像棉花糖的白云后面肆无忌惮地直射下来,绿嫩的道旁树根本起不到遮挡的作用,炽热的温度让大多数还窝在长袖毛衫里的人有些吃不消。

卫洲走过跟着人流一起走过不知已经走过多少次的马路,脑子里还在思索着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梦境。一个孩童,坐在空无一人的白沙滩上,堆着奇怪的积木,海水在一旁涨潮,马上就要涨到那个孩子所在的沙滩上了,他正想喊,却发现那个孩子回过头来看他。其他的细节他已经记不清晰,但是却能看到他的那双,咖啡色的眼瞳。

卫洲搔搔头,到底说明了什么呢?

像是往常一样坐到教室,摊开课本,正打算看看手机,就发现旁边坐下了人。

“啊,不好意思啊,同学,”卫洲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旁边有人了。”

被拍到的人也不恼,只是说了下抱歉,就提着自己的黑色双肩包走到了另一个稍远一点的位子上径自坐下。

就在卫洲还在愣神之际,一张无限放大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傻了啊?”

出现的人灵巧地躲开了他的拳头,坐在了他的旁边。

“吓死我了,你。”

“也不怪我啊,叫了你那么多声,你也不回我。”同伴自然地把包递给他,卫洲顺手接过来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好像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了?”

“啊?没事啊,怎么了?”

“感觉你今天很虚啊,昨天晚上熬夜画图了?”

“啊,是啊,今天好困啊。”

卫洲作势打了个哈欠,随便说了两句搪塞了过去。他又怎么可能给同伴说,他刚才好像看到一个应该认识但却想不起来的人。

上课很是无聊。周一早上向来是个课堂瞌睡症频发的时间,尽管卫洲并没有想要会周公的意图,但却是无聊到开始想昨天晚上的梦境了。他最近再看弗洛伊德的理论,对自己做的每一个梦都很是珍惜,读书时总会拿自己的真实梦境作为案例。既然无聊,卫洲就想着尝试分析一下这个梦境的来源。

积木,可能跟最近作业有关,自己的灵感迟迟没有到;男孩,如果是很久以前自己生活过的场景的话,在小的时候并没有在海边的经历,应该是这两天没有关注到的某个小孩子吧,可能被潜意识无意间记录下……

一阵笑声打断了他的思考。虽然声音不大,但却被男生分毫不差地听见了。溯着源头,男生对上了一双咖啡的瞳色。男生一愣,那是刚才坐在自己身边的人。

也是昨天晚上出现在我梦境里的那双眼睛。

一种没来由的确认感,同时又夹杂着一种对未知情况的恐惧,卫洲下意识地回过头来。

那个人到底是谁。卫洲在心里快速搜索着可能的朋友圈子,但都没有相匹配的可能。

无奈地抓头,男生认命一般地放弃了思考。再回头看一眼,那个人正饶有兴趣地看着投影上密密麻麻的手稿。他决定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转而投向课程的时候,那个男生突然发声,“老师,那句话应该是达芬奇说的,并不是伽利略。”

老师匆忙看了眼教案,回过头来对那人说了一句,“啊,没错,谢谢你啊”。

台上的人难以捕捉到地一愣,紧接着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林若尘。”

被叫到的人微笑着点头示意,没有再说话。

男生听到这个名字,脑子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搜索,却仍是一无所获。

“哎,你听过这个名字吗?”卫洲实在不喜欢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只得求助旁边的同伴。

“哪个名字啊。”

“林若尘”,男生无奈地向正在玩手机没有听见的同伴重复了一遍。

“不认识。”同伴回答得倒是干脆,“不是我们专业的吧,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老师点了下他的名字而已。”

“哦。”同伴没再接话,专心去玩自己的游戏去了。

剩下卫洲自己一个人开始了无休止的思考,直到同伴提醒,才发现刚才还在讲课的老师早已被想要答疑的人团团围住,而那个叫林若尘的男生也在其列。没有拿书,也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情,就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却让人难以忽略。

到底是谁呢?

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梦里呢?

卫洲赶去其他教室,只顾着想自己的问题,却没有注意到背后那双浅褐色的目光。

接下来的一天及其忙碌,忙碌到卫洲很快就把上午的种种问题抛之脑后。天气还是那样燥热,到了晚上也是如此。没有了白天毒辣的阳光,夜晚的温度却丝毫没有想要下降的迹象。他抹了把头上的汗,换上一件更为凉爽的短袖出门,准备去图书馆自习。

白天原本相当熟悉的路程,因为有些昏暗的路灯显得相当有些捉摸不透。路旁的小店里传来不知是哪一个音乐榜单的榜首歌曲,人却少得可怜。树影婆娑,在男生的脚底下流动着,把他的影子和另一个连接在了一起。

男生抬头,却恰好撞进了那双困扰了他许久的眼睛里。

“林……若尘?”

“你好。”这句话并没有经由男生的耳朵传进他的脑部分析器,反而像是直径在他的大脑中回响起来一般,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的男生,有些消受不起如此纯粹的声音,登时有点头皮发麻。

“抱歉,我忘记了你还没有觉醒。” 像是察觉到对面男生的不适,接下来的一句话,自然变成了是从嘴巴里发出的声音。

“觉醒?好中二啊,你。”卫洲还没来得及控制住,吐槽的话语便自己溜了出来。

林若尘轻笑,“你在想你我们是不是认识。”

男生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好像是自己的想法全盘暴露在对面的少年面前,尽管觉得荒谬,但这种想法却让男生很不自在。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你的见解不无道理。”林若尘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一句让他惊诧的话语。

“你到底是谁?”此时,男生的恐惧超过了好奇,那是一种对未知领域的恐惧。他感觉到一股寒气从对面少年的微笑上蔓延开来,顺着斑驳的树影传染到自己身上。“我想,我应该不认识你才对。”

“那是自然。”

少年脸上的笑意已经越发明显,卫洲也因此愈发恐慌。

“不要这么紧张,我没有恶意的。”

此种情境下,没有人会因为短短几句话而放松警惕,但是男生却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受自己控制而独自运转起来,自行说服他相信眼前这个少年。“抱歉,迫不得已只能对你进行一下情绪的缓和控制,”林若尘不急不缓地解释道,“我出现在这里,仅仅是为了对你进行一次测试的,卫洲同学。”

卫洲内心一惊,眼前这个少年也许对自己的了解远远超出想象。

“你到底想做什么?”卫洲努力控制自己声线中的紧张和颤抖,脚步也逐渐向后挪动。因为,他注意到街上和刚才有些不大一样了。确实还有人声,但却飘渺得不那么真切。道旁的马路上也少有车辆经过。卫洲有种奇怪的感觉,这里和真实的世界有些不大一样,更为安静,在现在这种情景下,的确也更为恐怖。

林若尘仍是面露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个打量着周围环境的少年,就像是总督说的那样,他确有天赋。但他们所需要的,绝不仅仅是简单的天赋,而更需要像他一样的灵光一现和流溢的才华。

陈先生。

林若尘没来由地在心底泛起一丝波澜,尽管第一时间就控制住了这种情绪,但是心境还是受到了波动和影响。远方,仿佛传来了苍狼的长啸。而后,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就像是加载的图片一般,卫洲如此想到。尽管只有一晃神,但是这样的失误却恰好证实了卫洲的猜想。

“既然你知道这是个虚假的空间,”林若尘看起来仍是那样平静如水,“那么,给你一个小时,逃出去吧。”

“不然,”少年的声音突然染上了几分冷酷,“你就永远呆在这里吧。”

话音未落,少年便转瞬消失在街角处。等卫洲回过神来,追上去的时候,早就看不见那个少年的身影。

“该死的。”卫洲暗自咒骂道。

尽管如此,卫洲还是第一时间冷静下来。不消多少时间,一幅完整的平面图就呈现在卫洲的脑中。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清楚地知道,这完全不是他所熟知的那个区域划分。根据他目光所及之处所能得到的信息,大概那个混蛋已经把这个空间变成一个繁复的迷宫。而且,他对于哪里是所谓的出口毫无头绪,更无从找起。

“他妈的。”

稍晚些时候,城市的另一角,就着些许昏暗的灯光,一个身影浅浅地给门口的保安打了声招呼,便重新没进了一片黑暗之中。

林若尘穿过被精心裁剪过的低矮丛木,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情景。他一向自认为自己在招募方面的严苛程度确实超出常人,而且原则性极强。但这个新人却让他有点动摇。这个人的天赋和潜力都在期待以上,但谈不上卓越,更是没法和陈先生相媲美,但他身上有一点却让他十分在意。

想到这里,林若尘不禁自嘲,那样的大师估计也很难再遇到了吧。

同时,他感觉到了前面有人,而且第一时间判断出了他的身份。

点头示意,对方却没那么冷淡,像是一头大型的金毛猎犬一般作势要扑上来。在快要抱上林若尘的时候,少年的后领却被后面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拉住了,“这年头在外面别这么扎眼。”那个少年虽有几分不满,嘴上还在像连珠炮一样嘟囔着什么“阿央真是没人情味啊……”种种的抱怨,却也乖乖地跟在后面往前走去。而身旁的少女则安静地和林若尘并排走着,脚步轻得仿佛没什么声响。

一路上,只有那个聒噪少年的声音和被唤作“阿央”的高大男子的几句拌嘴,林若尘也时不时地插上几句。终于,四人到达了一座独体建筑面前。院墙里杂七杂八地种着很多不知名的植物和花草。林若尘一眼看到了那个蜷在沙发上看书的男生。

“若凡,我们回来了。”

穿着看起来略显宽大的T恤的一个男生透过玻璃窗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他的眼睛依次扫过每一个人,直到一个人的时候突然停下,从超长的沙发上一跃而起,扔下手中厚重的书册跑到房间里不见了踪影。

林若尘莞尔,顺势从园中的木柜中取出几只精益剔透的茶盏,找到一只圆润的紫砂茶壶,示意站在他后面的男人去提那一壶温热的开水

“走吧,到楼上去。”

“吆吼,好啊!”

一行人进了房间,留在最后的女生在门口留意了下周围的情况,轻轻地掩上了门。

等一行人都在天台上坐好,林若尘点亮了四周放在桌子中间的青铜牛灯,火光开始有些摇曳,但终究是稳定了下来。林若凡这时也换了一身衣服上来,自然地坐到林若尘的身边。林若尘瞥了自家弟弟一眼,了然地笑笑,也不再说什么。

在几杯茶喝过之后,尉迟未央轻放下手中的杯盏,切入真正的话题。

“几个人选考察的怎么样?”

林若尘呷了一口茶,不急不慢地开口。“大部分的人选都没问题,只是建造师的人选,”他一顿,对上几个人的视线,“有些大胆。”

“什么意思?”

“这个人在我的迷宫测试里……用一种不寻常的方式逃了出来”。

“暴力拆解?”一旁的若凡及时问道。

“倒不是,那种人直接放弃就好,”像是回忆一般,林若尘闭上双眼,顷刻间,周围的景象全然不见,他们闯入了林若尘的记忆。

拜记忆的主人所赐,他们有幸能够看到这个少年的思想内层。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少年拥有着罕见的成像才能,他能将所示之物通过模型精确地表现出来,宛若一架精确的机器。“的确是很棒的苗子。”尉迟未央不禁赞叹道。

“那哥你到底在犹豫些什么呢?”在一旁的褐色头发的少年不禁好奇道。

“他完全通过尝试来找出的最佳逃脱路径,而非是创造。”

“他不是魔法使。”

少女的一席话,原本聒噪的人一下安静了下来。

“那你,有没有……”

见没人开口,一直没有过多言语的少女继续问道,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空灵,与世无争。

“放心啦白泽,我已经封存了他今天的记忆,没有违反啥律例的。”

少女点头表示赞同。一时间,月光之下又陷入了一片寂静。山谷的风携卷着杜鹃的香气过来,茶盏中泛起了丝丝涟漪。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最终是若凡打破了沉默。但他了解他哥哥,既然说到了这一步,那么就意味着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而且估计也很难说服他改变。

果不其然,林若尘接口道:“现在来看,他的天赋是最好的。”

其他几人也了解了林若尘的真正意图,尉迟未央没有说什么,一如往常地支持比他矮上半头的少年的决定;褐色发色的少年到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争着要当他的觉醒导师。相比之下,只有白泽嘴唇紧闭,仿佛想说什么,但却最终用纤细的手指拿过那杯已经有些微凉的岩茶,浅尝一口,目光远眺,触及长高过顶层的菩提树,不再言语什么。

“谢谢。”

林若尘的声音比往常多了分欣慰。

“谢谢你们包容我的任性。”

尽管月光并不是相当明亮,烛火也因为风而摇曳晃动,但在场的人却能很清晰地发觉,林若尘的脸上浅浅的笑意。

蛮有意思的。

第七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