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无所争——《回到春秋读论语》第47章

射个箭都有这么多规矩,君子之争,究竟是争来争去,还是让来让去

孔子说:“君子没有什么可争的。如果非要争的话,那就只能是比射箭了。先要拱手作礼,相互谦让,然后才升堂比赛,射完了也要礼让一番才退下,最后还要举杯对饮。这样的争,也是君子之争。”

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论语》八佾篇之七

看来君子真是没什么好争的,除了射射箭而已。其实呢,这射箭仍然是没有争。因为射箭比赛讲究的是射礼,看起来是争来争去,实际上是让来让去,追求的是君子风度,客客气气,礼让为先,以礼化争,最后还是无所争。让礼,或者说礼让,这就是周礼的逻辑,也是孔子的逻辑,君子的逻辑。

“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孔子说,君子之间没什么可争的。如果非要争的话,那就只有射箭了,因为那是要争胜负的。“必”,必须、一定要。“射”,射箭,古代六艺之一,既是生存和战斗的基本技能,又是一种娱乐与竞赛项目。它来自于远古遗风,起源于靠狩猎为生的早期人类社会。此处的“射”指射礼,是古代射箭活动中的一套规范礼仪。

按周礼规定,射礼分为四种:

一是大射,由周天子主持的为祭祀择士而举行的射礼。天子在准备祭祀大典之前,先要选择参与祭祀的人,为此要举行大射之礼,选择射箭成绩好的人参加祭典仪式。大射礼的规矩比较多,据说要经过四十三道非常复杂的程序,礼仪活动的时间长达一整天。也有学者认为,这种大射实际上是诸侯每年向天子述职时的一项考核内容,天子借祭祀的机会在射宫测试诸侯的射艺。只有容貌体态合于礼,动作合于乐,而且屡屡射中者,才准许他们参与祭祀典礼。如果被选上了,还会受到奖赏,特别优秀者甚至会增加其领地,“进爵纳地”,把更多的人民和土地交给他来治理。反之,射礼中表现不佳的,会被认为是德行不够好,不但没有资格参加国家的祭典,而且还要对其问责、训戒,甚至要“削以地”,收回部分统治权。可见,射礼中的表现,是被作为干部考核的重要内容来对待的。

第二种是宾射。宾射原是周天子与故旧朋友联络感情的礼仪,规矩也不少。天子请故旧朋友吃饭,先要举行燕饮之礼,吃完了再要到射宫,举行射礼,吃顿饭实在累得要死,所以后来就废掉了。但有些贵族吃饱了饭没事做,反而玩起了这种射礼,演变成贵族在平常宴饮作乐中进行射箭娱乐的礼仪,这就是第三种,叫做燕射。第四种叫乡射,是古代用来选拔基层人才用的。通过习射,举荐人才,列入后备干部队伍。考核的标准有五项:和、容、主皮、和容、兴舞。“和”是考察其射箭时的比赛状态如何,要求“志正体和”;“容”是指射箭时的行为举止是否合于礼制要求;“主皮”指射中靶子的成绩;“和容”指射箭时是否配合场上伴奏的射乐节奏,估计类似于现在的运动员进行曲;“兴舞”是品评拉弓射箭等一系列称作“弓矢舞”的舞姿是否优美。乡射后来也成为老百姓民间的射箭饮酒礼仪,主要用来练习射艺。

孔子这里所说的君子之争的“射”,应该是指礼仪规格最高的大射。比赛两人一组进行,规矩很多,但重点在三道程序,“揖让而升下而饮”。“升”是升堂,轮到自己上场,就登上台阶,站在堂前,开始比赛;“下”是下堂,射完箭后从堂前台阶走下来;“饮”是饮酒,比赛结束,选手再次登上堂,胜负双方举杯对饮。这三道程序中有一个礼仪必须贯彻始终,那就是“揖让”,打躬作揖,互相谦让,表示向对方的敬意。“升”要揖让,“下”要揖让,“饮”要揖让,总之,“其争也君子”,整个过程中要不停地拱手作礼,充分体现出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公平公正、相互礼让的君子风范。

最后的饮酒环节最为特别,登堂前获胜者要对负者行礼,揖让一番,让负者先登堂上去。很像现在的运动会授奖仪式,第三名和亚军先登上领奖台,然后才是冠军登台。饮酒时还是要礼让,获胜者要拿起酒杯,递给负者,然后才双方举杯,相互对饮。不过输了的人等于是当众吃罚酒,这种感觉一定是不好受的,是很不体面的事,所以君子在比赛中还是要争一争的,力争获胜。

君子比射箭,虽有胜负之分,但目的不是为了争输赢,而只是相互切磋,取长补短,在道德上培养自己的品格,在技艺上锻练和提高自己的能力。功利名位,这些君子都不争,而有关仁义道德的大节问题,却又相当固执,身体力行,决不退让。由此可见,“君子无所争”的争,与“其争也君子”的争,虽是同一个字,含义却完全不同。前者是争权夺利、争胜好斗的小人之争,君子当然不屑于此。后者,则是依礼而行、当仁不让的君子之道。至于有人把它与正当的竞争对立起来,认为君子之争会抑制人们积极进取、勇于开拓的精神,那恐怕是误解了孔老夫子的意思了。


拓展阅读:

【先贤精义】

王肃:射于堂,升及下皆揖让而相饮。

马融:多算饮少算,君子之所争。

《论语注疏》:此章言射礼有君子之风也。君子之人,谦卑自牧,无所竞争也。君子虽于他事无争,其或有争,必也于射礼乎!射礼于堂,将射升堂,及射毕而下,胜饮不胜,其耦皆以礼相揖让也。射者争中正鹄而已,不同小人厉色援臂,故曰“其争也君子”。

郑康成:饮射爵者亦揖让而升降。胜者袒,决遂,执张弓。不胜者袭,说决拾,却左手,右加弛弓于其上而升饮。君子耻之,是以射则争中。

朱子:言君子恭逊不与人争,惟于射而后有争。然其争也,雍容揖逊乃如此,则其争也君子,而非若小人之争矣。

李炳南:此章重在君子。所谓君子,乃学而能立之士。凡功利名位,有背道违仁者,自不争取;关乎道德仁义等,又当固执力行。经不云乎:“当仁不让于师”,“见义不为无勇也”。其争也君子句,更须细味焉。

陈祥道:君子无所不逊,于仁则不逊;君子无所争,于射则争。君子之射,有德以诏之,有礼以节之,有罚以戒之。定其位则有物,课其功则有算。胜者袒决张弓而揖不胜者,不胜者脱拾弛弓而饮于胜者。则求胜者,非求服人而害之也,将以养之也。上求中者,非求中而怨之也,将以辞养也。养之则德,辞养则礼。君子之事如此。

《礼记·射义》: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矣。

《论语正义》:争者,竞胜之意。民有血气,皆有争心。君子者,将以礼治人,而恭敬撙节退让以明之,故无所争也。

《木钟集》:君子之争者,礼义;小人之争者,血气。

《白虎通·礼乐篇》:礼,所以有揖让者,所以尊人自损也。凡宾主行礼,至门至阶,皆有让者,门则让入,阶则让升也。

李充:君子谦卑以自牧,后己先人,受劳辞逸,未始非让,何争之有乎?射艺竞中,以明能否,而处心无措者胜负若一。由此观之,愈知君子之无争也。

栾肇:君子于射,讲艺明训,考德观贤,繁揖让以成礼,崇五善以兴教。

张栻:争,生于有己;君子,克己者也,是以无所争。君子之于射,于以正己而观德耳。

《四书反身录》:世间多事,多起于争。文人争名,细人争利,勇夫争功,艺人争能,强者争胜。无往不争,则无往非病。君子学不近名,居不谋利,谦以自牧,恬退不伐,夫何所争?

《论语偶谈》:一耦二人,左名上射,右名下射。升阶时必上射先一等避左,下射后一等避右,此让也。下阶亦然。至升饮则升阶后,胜者且避右以让,不胜者得以取觯(zhì)于丰上。觯在堂上,必升饮,不便以“下而饮”为句,必如王肃七字作一句读,或如康成注《射义》以“揖让而升下”五字为句,“而饮”又句,礼节始明。

《论语义疏》:古者生男,必设桑弧蓬矢于门左,至三日夜,使人负子出门而射,示此子方当必有事于天地四方,故云至年长以射进仕。

【学习参考书目】

《仪礼》 《礼记》 《白虎通》 《论语集解》 《论语义疏》 《论语注疏》 《论语全解》 《论语集注》 《论语正义》 《论语集释》 《论语新解》 《论语讲要》 《癸巳论语解》 《论语偶谈》 《说文解字》 《木钟集》 《四书反身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