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遥远啊

安静了大半年的时间,洗心革志。本以为自己会有进步,可一入事,怎又是一颗心动的厉害。就像拳击运动员一样,打一会儿就得坐在拳台的一个角落处休息调整一下。心动的厉害就得赶紧回家看书,看到不动心,再出去打一回合。这是病啊,但没有药啊。孟子说他40岁不动心。不动心有道乎?有!好遥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