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余夏一墨》NO.16 你发烧了你不知道吗?

于夏其实已经特别难受了,头晕想吐这难受的感觉,折磨得她已经分不清是感冒还是晕车了,偷偷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微微发烫,强撑着走到教室门口。

还没进去,就感到胃里一阵翻滚,于夏捂着嘴,转身跑去洗手间,吐得昏天黑地。

许慕乔跟着追过去,看到于夏这么难受,心疼坏了,“夏儿,还好吗?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唔,乔儿我没事,吐了就好了,快上课了我们快回去吧。”于夏婉拒了她,漱了漱口就和她一起回教室了。

许慕乔见她脸色确实好些了,稍稍放了心,“那你要是实在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我带你去医务室。”

像是怕她强撑,又板着脸加了一句,“不许逞强!”

“嗯知道了。”于夏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嘴角扬起一丝温暖的笑容,但此刻还是有些虚弱,声音也有气无力的。

早知道不去跑步了,哎……

两人一进教室,上课铃就响起了,两人立刻快步走到各自座位上坐好,拿出书本准备上课。

于夏耷拉着脸,心想自己这惨得也是没谁了……

昨晚本来就没睡饱,今天早上还受凉了,这时候居然还晕车了,头昏脑胀,胃里也叫嚣着。

顾墨尘余光看到女孩的举动,瞥见她皱着的小脸,眉头不自觉地蹙了起来,她怎么了?

“你没事吧?”反应过来之前,他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唔,没事……”于夏撑着额头,吸了吸鼻子,轻轻摇了摇头。

顾墨尘盯着她看了几眼,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纸巾,扔到她桌面上,“把你鼻涕擦擦。”

“……”好尴尬。

不过,怎么感觉他,心情不好?

顾墨尘确实心情不悦,事实上昨天看到她和许慕南一起回家之后某人就一直处于不愉的状态,此刻看到女孩这皱着的小脸,心里更是堵得慌。

于夏正拿着纸擦着鼻子,突然感觉额头一凉,顾墨尘的手轻轻附了上来。

额头传来丝丝凉意,感受到男生的温柔,于夏一时就愣住了,脸上浮起一丝红晕。

她还没回过神来,顾墨尘的手就退开了,冷着张脸,语气有些不悦,“你知道你发烧了吗?”

这丫头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的吗?

“啊?是吗?”于夏迷迷糊糊地抚上额头。

“好像……是有点烫哈。”

“……”

注意到对方有些愠怒的眼神,于夏不由地一颤。

他……生什么气啊!

“唔,没多大事的…啊嚏!”

这不在意的口吻,让顾墨尘的眉头更是紧皱。

后面的许慕乔坐在自己座位上真是一点都不安生,扯着脖子去看于夏的状态,动作幅度实在太大,讲台上的老师皱了皱眉,敲了敲黑板,清咳了一声,忍不住提醒道,“大家认真听讲啊,不要左顾右盼。这里很重要!”

方洛见旁边的女孩没有任何反应,揉了揉眉心,伸手按住了她的肩,“好好坐着!”

许慕乔被旁边严肃的语气吓得一愣,低头怼着手指,瘪着嘴嘟囔,“两天不理我,一开口就这么凶……”

不说还好,一说出口,许慕乔心里这委屈就抑制不住了,像洪水般席卷而来,瞬间溢满了心。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从陶艺馆回来之后,她给他发消息,他的语气都是淡淡的,昨天一天也没主动搭理她,连基本的招呼都没打,现在说话还这么冷……女孩子本来就敏感,一下子脑补了许多事情,心情愈发低落。

方洛显然听到了女孩的话,那委屈的语气,软糯的声音听着像是在撒娇一样,心头一动,正想安慰她,就听到前面有个学生腾地站起来,椅子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语气焦急。

“老师,于夏身体不舒服,昏睡过去了,我送她去医务室!”

没等老师开口,顾墨尘已经将于夏拦腰抱起,快步走出教室。

于夏其实并没有睡,只是头晕得很,只好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的胳膊,闭目休息一下。

额头越来越烫,她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身子却仿佛从内升起一阵寒意,不自觉地轻颤。

“唔……”

顾墨尘见她难受的模样,心尖突然一疼,站起来打着报告,就抱着迷迷糊糊的于夏去了医务室。

于夏听到了他要带她去医务室,本想拒绝,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这会儿也只能安安分分地缩在他怀里。

唔,还挺暖和的,于夏不自觉地贴近顾墨尘的胸膛,听着男生沉稳有力的心跳,迷糊的大脑慢慢沉睡,彻底进入了梦乡。

顾墨尘本还在给自己洗着脑,他只是同学爱,乐于助人罢了,突然感觉女孩往他的怀里蹭了一下,低头看着女孩恬美安静的睡颜,心里一角塌陷下去,变得柔软。

另一边的许慕乔,本来见于夏趴在桌子上,毫无生气的模样,就很担心了。又见顾墨尘怀里于夏那蔫了的小脸,更是一颗心都提起来了,想站起来跟着去,却被方洛抓住了手腕。

“你干嘛呀?放开我!”许慕乔挣扎着,奈何男生抓得实在紧,她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挣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