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谈练功反应》

一.身体动触反应(包括四种类型)

二.经络和穴位的反应

三.五脏气化反应

四.意识净化反应

      咱们这次主要讲这个问题。练功之后,身体里面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气机内容,所以身体里面的气,都会依照练功的层次起反应。一般的来说,练功最先起的反应,是首先打破了我们自身的平衡(这一点书上没有写,因为是比较次要一点的)。先是使我们的生活习惯有所改变。咱们前边谈过的,原来吃得少的吃多了,原来能吃的吃少了,能吃——不能吃,不能吃——能吃,反复几次。体重,胖啦瘦啦,瘦啦胖啦反复几次。睡觉,多睡少睡、少睡多睡反复几次。象这些都属于生活习惯上的反应,就是把你身体里面原来的平衡需要打破,打破以后再向高处去平衡,这是一般的反应。练功还有换力的反应。练功以后需要把我们的拙力换过去,尤其是练站庄,需要把拙力换过去。换拙力的时候,觉得身上没力气,真象散了骨头架子一样,什么也动不了。在这个时候,要用意念来克服它,会有痛苦,但意念一坚定就过去了。我们练站庄或者是其他的功,作一个姿势,这个姿势觉得肌肉酸痛,痛得厉害,慢慢慢慢的,如果意志力能冲出去,肢体就会出现失重的状态,重量感没有了,这是换力过程中出现的现象。有时候,一想一动,胳膊肘呜呜呜呜的不由自主地动起来,象自发功一样,但又和自发功不一样。自发功是拿气来冲,冲得不由自主的动。这个是意念想它动,用意念主宰它动和自发功的区别就在这点上。当然,有些人练功出现自发功,抖、抖、抖,一般地小动我们就不必管它,稍稍动的大了以后,就要调整姿势,命令它不能动。如果你不管它,气冲量就大了,老是随着它动,意志控制力就小了。气冲量大了,你意念不管它,神气就不平衡了,精神驾驭不了气了,就有出偏的可能性。出现这问题要重视它。

  一.身体动触反应

  练功以后身体里面出现内在的气机变化,会出现各种动触。一般来说,练站庄容易出现,练静功容易出现,练动功有时也出现这些问题。原因是过去练站庄的功不讲垂尾闾。以前其他功法不注意身形调整。...。另外,我们在下面传功,好多姿势并不完全正确。咱们虽然讲了各部身形要求,可是下面教功的时候,注意不了这么多,姿势掌握得不正确。一旦姿势不正确,牵动的经脉不平衡,就可能出现很多异常的感觉。

  第一个是出现身形的大和小,练功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体变得很大,默念“顶天立地”,觉得头已顶住了天,脚踩到了地底下,真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像这种情况,真是这么大,还是好的。有的就一点大,手大、脚大……气往那里冲得多,那就大。

  按照中医气功理论,全身大是气冲到了阳跷脉,冲得全身大起来;

气冲了阴跷脉就变小,像个小人国很小的小人。像这种情况,都不要去管它。当然如果能把脚、两个脚腕动一动,两个眼角再动一功,把阴跷脉、阳跷脉调一调,就过去了,但是不管它也没有关系,你只是不要担惊害怕就是了。如果觉得身子一下变得很大了,害怕了,“这怎么办?”一看又很小“我这么一点点,这怎么办?”这样精神一紧张,就要出问题了,精神不紧张是没有问题的。在以前练功,出现大、小的情况比较多,现在练智能功,这种情况很少见。

  第二个是出现轻、重。身体觉得很轻,或身体很重。一般的轻重,和意念和呼吸关系比较大。因为咱们智能功一开始练功不讲究调息,所以出现轻重的也不多。咱们智能功是以形引气、以意引气,是开放性功法,所以这种感觉不太多。以前注重调息的功,如果意念和呼吸结合得不匀衡、不平均了,一吸气就意念气往下走的多,往上走气少,就出现重的感觉;往上走气多,往下走气少,就出现轻的感觉。那是由于呼吸调整的不匀,意念跟随不平均而出现这些问题。尤其是精神太执固、太凝滞的时候,意念不是很灵活,固执在一点上,对意守点非常注意,而呼吸又影响了他,就会出现这些问题。如果万一碰到这些情况,就告诉他,练练动功,就过去了。

  第三个是凉热的感觉,这个情况练智能功可能有。有的人练功,不知不觉地觉得冷,衣服也没少穿,甚至于躺在被窝里还是觉得凉津津的;有的人觉得热,练着功不知不觉地“怎么这样热啊!”身体里面气冲到肾区多,就觉得凉;冲到心脏多、心神多,往往就觉得热。但是这个热不烦躁,如果热而烦躁可能就是神用得不恰当了。那个冷不是冷得打哆嗦,热而不烦,凉而不栗。这个情况和肾阴、心阳有直接关系。出现这些问题不要多管它,这是个正常的现象,只要不是热而躁,凉而栗就不要管它。如果凉而栗那是受了寒邪的影响,应该怎么办?闭着嘴发个“eong”字音,把嘴闭上,把鼻子也闭上,从嗓子里发eōng字音,肚子一绷劲一发音(不发出声来)肚子就热起来了。天很冷咱们在外面练功也是一样,你发几个eōng音也就不冷了。一般发三个音,就热起来了。如果是热而烦躁呢?是内里阳邪过盛,发个“哈”字音,慢慢张嘴发,把嘴张开,舌头伸着吐几个哈字音,热气就过去了,那个燥气就没有了,像这些都是一般导引的功夫。我们练智能功的作几个开合也行,一热往外一开,一开开到天边,一开开到天空,也就解决了。

  第四个是麻和痒。一般来说,痒比较多,这是好现象。麻,一般来说是血液不好过来,通常不应该出现麻。痒,是末稍气要通通不了。一开始练功,有时手上麻酥酥的,那是手敏感的缘故(如果平时那么麻是不对的),是身体各部出现敏感,对血液不足感觉到了,功能恢复起来了。痒是末稍气要通通不了,它经常是先表现在脸部,因为脸平时气多,气多了它往外冲,冲冲冲,要通通不了时出现痒。有时候真痒得心里难受,我们最好不要搔抓,这也是练毅力最好的时候,因为气一过来兴奋了,就冲得痒。如果一摸它,一安抚它,它不兴奋了。这些小毛细管非常细,本来快要通了,你一摸一碰一挤把血管挤上了,气不通了。气又回去了,象蜗牛触角一样,一碰它缩回去了,气又不通了,将来还要再过来,所以最好不碰它。但痒的心里面难受啊!这就看你的毅力强不强。有的人说,治人没法治,挠脚心让他笑。其实,人家真要是一咬牙也就过去了:你要不信,搞试验去。那个要被枪毙的人,挠他的脚心他准笑不出来,要死了,那么紧张还能笑得了?痒痒,你不想它,也能顶过去了。咱们醒着的时候,一碰怕痒痒,你睡着了,碰他一下问题不大。这就告诉我们,只要把意念和情绪转移一下就会好一些。如果不是这样,你越注意痒处,越痒痒,因为你注意这了,本来气不通了,你这么一注意,气来的更多了,但还冲不过去,越痒痒。越痒越注意它,气一拱更痒痒,只要想一想别处,就会好一点。实在忍受不了,轻轻地摁一摁,不要用手挠,这样对神经起个安抚作用,对局部小的气的通路破坏就比较少。

  麻呢?一般来说,麻是受压出现的情况,如果一点不受压,出现麻的现象是不多的。麻了怎么办?我告诉大家,压麻了你真能挺着也能过去了。压不是把血管压瘪没血了吗?对,一开始把血管压住,静脉血不好回来,再压厉害动脉血过不去了。没血不是坏了?坏不了,如果是压住血管了,动脉血过不来了,局部组织就缺血,一开始神经缺血,缺乏营养发麻,发木,从麻到木,木过以后神经功能就失掉了,功能没有了,用手摸也不清楚了,拿刀刺也不怎么痛了,那不是死了?死不了?如果你仍不管它,继续压着,血还过不来,神经功能失常了,运动神经兴奋度不高了,那么支配肮肉的神经、支配肌腱韧带的神经的功能都低下了,神经功能一低下以后,肌肉、肌腱韧带的紧张度就小了,就松开了,一松开,血液又流过来了,一热,由木慢慢又变成麻,这时很不好受。原来那个麻你挺过去了,这次木完了再麻非常难受,再麻过以后就不麻了。双盘、单盘都有这个过程。在过去练苦功怎么搞呢?双盘之后拿绳子把腿捆住,把手也捆上,免得你自己受不了用手搬下来。到最后难受得打滚,但手也开不了,腿也开不了,那真难受。我体会过,作双盘一般到25—28分钟,就开始发木了,没练过的15分钟以后麻得厉害,28分钟发木,一般到了43分钟以后,慢慢开始缓解,到一个多钟头缓解完毕,到一个半钟头,就没有什么感觉了。再以后还有一关,就是难受心烦,腿不木不麻也不痛,就是心里烦得慌,真想把腿拿下来。(可能是压迫血管里面的感受器了,因感受器直接通着心脏,心脏揪得难受。)一般来讲,只要坚持到两个半钟头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过两个半钟头,基本就不会难受了,就是这四十多分钟到两个半钟头之间,确实特别难受,反复几个难受。一开始木难受,不怕,麻难受,也不怕,一咬牙就过去了,最后那个不木不麻心里烦得慌最不好过。一般坐双盘有这几个过程。

  我们要正确对待这些反应。实际上每个反应,都是在练我们的毅力,练意志力。意志力强的人,一下就冲过去了,可是这种情况不多,除非这些人这样想:我去上战场把腿打掉了。抗美援朝时独胆英雄杨根思腿被炸掉了,自己往回爬,爬、爬,爬几天才爬回了自己阵地。人家腿断了爬了几天几夜,咱们现在就是三个钟头、两个钟头,不是爬而是坐两个钟头。一般双盘一开始腿搬不上去,我记得我在刚刚练双盘时候,把腿往上一搬,搬上去以后,弄弄最后搬不下来,非常紧。搬上去一会腿就木了,索性叫它木吧,咬咬牙呆下去,这一关也就过去了。你要是没有毅力,一难受,搬下来,不好长进。其实脚木了,你搬下来还是麻木麻木的,不比在上面轻松,只是心理上轻松了点,腿麻得并不轻松,再搬上去吧,又不舍得往上搬,矛盾心理。不过现在咱们不主张练双盘。像这样一般地练功感觉,要有毅力冲过去,不冲过去就比较麻烦。这是动触感觉。

  二.经络和穴位的反应

  练功之后,经络和穴位发生变化了,气充足了发生变化了有感觉。原来经络里的气,打个比喻有十个量,一练功气多了,气多了,它要往里边走一走,冲一冲有感觉了。再就是练功以后感知功能敏感了,所以它里面有什么动触也感觉到了。产生的原因就这两方面。以前有的人练智能功,尤其练了形神庄以后,平时不显,睡着了觉迷迷糊糊的时候,感知到经络现象了,任脉、督脉气动起来了。在这个时候不要管它,动,它动去;不动,拉倒。穴位是人体里面的气和大自然的气的通道。其实人体通道非常多,穴位通道比较大点,通道口是大口,还有好多小口,将来非常敏感之后,好多口都会感觉到了。在开始感觉到大的穴位,咚、咚、咚地跳,有的支支地颤,这是一种。还有一种,穴位的地方发痒、发麻、发胀。再一种感觉穴位在通气,象吹凉风那样。一般最容易感觉到的是百会、印堂、膻中、肚脐、命门、会阴、劳宫、涌泉这些大穴位,感觉到穴位在跑气。以后慢慢身体好多大的穴位,都会感到跑气,往外冒气,闭着眼睛感觉到了,其实不是冒气,那是内气外气交换增多了,量强化起来了。标志着自己的感知功能强了,意元体的超常智能感受能力强了,通透度大了。

  为什么光感觉到往外跑气,感不到往里渗气?因为人体的气的信息量、结构比较复杂,外面大自然界的气结构比较单纯,比较精细,所以外面的气往里面渗透比较细,感觉不到,里面的气往外边出感觉到了。所以有不少人练功时感到了。“哎哟!跑气了。”难受了,有这么感觉。其实既不是跑气,也不应该难受,就是有些人不懂得这个道理,本来是这里一开一合,一出一进,是运动过程,把气强化起来了。本来是气的交换,意念一加“气跑了”,这气就跟着意念往外一涌,外面气就不好往里进了。是这么个道理。所以有些人越害怕跑气,越难受。你根本就不要管它,就没事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精神放松。

  当然随着穴位、经脉的反应也可能有的人会出现周身各个部位的敏感现象,这地方发胀,那地方发紧,这里和功能反应不是一回事,这是由于经脉和穴位发生变化引起来的感觉。象这个情况,如果你不理它,它应该很快就好了。本来是个练功过程嘛,是练功中出现的正常现象,也是好事情。你练功不是要练出气感来吗?练出气感是好事,不要理它。一开始有点难受,是不习惯嘛,跟那痒、麻,不都是一样感觉吗?可是有些人精神比较脆弱一点,这越难受越想着它,他老是放不开,一放不开,把气都聚那里去了,就更不好过,再加上意识里光想:“怎么办?出了问题啦,是个病态了吧!”这么一紧张,这个意识是个病态的了,气往那里去,它就不会正常流通了。那个气就被意念淤结到那里了,这样症状就会加重了。

  真正练功有了气,气串你怕什么?不要理它就是了。本来不是个病,不知是哪个气功师说,这一串可坏了,出偏了,出偏了……他本来神经就有点衰弱,这么一说出偏了,精神一紧张,坏了。再加上他妈妈是搞医的,在全国跑,把儿子跑坏了。精神就这么紧张,把自己精神搞乱了套,搞坏了,应该不管它,难受得厉害,就作大幅度的运动,如用力练形神庄,蹲墙蹲快一点,一作大幅度运动就把它忘了,就不难受了嘛!本来是经络穴位的反应,敏感了,气要通通不了,这是里面气还不够,本来没有事情,可意识里面把它拘住了。这个情况别人不好帮,这是意识的问题,而不是真正气化的问题。就是气通了也还不行,因为他意识没有变,身体里面也不可能通。

  这里面更值得注意的是练功练到一定程度了,一安静的时候,觉得身体里边、外边都在发生变化,气在里边走呀,串哪,听到经脉气的流动响的声音,穴位开的声音啪、啪的响呀,关节里面啪啪地响呀!内脏里面有时咕嘴咕噜真响。一般人咕噜咕噜地响是肠子里有气。这不是肠子里的气,好象肚子有水,咕、咕,有的往下跑,有的往上跑,一直跑到胸腔里,“咕噜咕噜”跑上面来了,别人都能听得见,这是什么东西?从医学上不大好讲。这些现象有的老师也出现过,同学们是否出过还不大清楚。练了一段才会出现。如果觉得是肠子里的气,咕噜咕噜的能感觉得出来,出现这种情况不是肠子里面的气,相当于腹腔液、淋巴液——腔里面的液体。至于到底是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以前响的时候,没有注意它,以后不响了,不能考察它了。出现这些问题都不要管它。万一练着练着功,呼吸停了(不过智能功一般很少见呼吸停),出现呼吸停,不要理它,安安静静还练功,憋不死。安静呆着,等一会儿他就喘气了,那个喘气和平常呼吸不一样了,你练功不要理它。咱们一般的开合是用腹式呼吸,膈膜上下运动。这个不是,膈膜动弹不大,丹田里呜呜地一开一合,是这么动弹。这时,如果你一紧张,“不喘气了怎么办?”一害怕,容易闹病。你再想出现呼吸停,再出不来了,几年也出不来了,或许这一辈子也出不来了。如果不管它,安安静静,“呜——”,它会动弹了,你稍稍把意念放松点,睁开眼体会体会,慢慢你不练功以后它那也不动弹了,你自己再一安静,它又会动弹了。你只要一不练,一害怕,不仅这种动弹出不来,以后连呼吸停也出不来。你要不害怕不管它,下面这个呼吸出来以后,它从丹田里面向四面张开。一般腹式呼吸肚子往前面张,肚子鼓起来了,而不是气往四面张。这个情况虽然不属于经络经穴反应,但跟体内元气有关系,所以应该说一说。

三.五脏气化反应

  五脏气化反应,是过去练静功,气进入五脏了,五脏比较充实了,就出现这种情况。

  光的反应,咱们练五元庄不太多,因为咱们智能功练五元(五脏)发了音,每一脏都有个开合,一开一合混元窍开合,内外开合,是这样通的,因此气不容易反应到意识里面来,所以五元庄出光的反应不太多。过去的小练形,练五脏、练止观的静功观法,光就比较容易出现,内脏的气稍稍一充足就可以在意识里边显现出来。在讲《智能气功精义》时,讲眉间玄关,守眉间玄关的练功时间不长就可以出现光反应。因为一安静(还不是玄关窍开),过时间不长,前边就把五脏的光显现出来。当然出来光只是练功的初步,这是观光法门的功法。一般来说,我们练功,冲到了心脏就是红光;冲到肝脏是青光(绿光);脾脏是黄光;肺脏是白光;肾脏是黑蓝(不是黑,黑光是一种病态)。如果出现紫光是命门的光气。一般说,青光和蓝光不大容易发现,因为肾脏属于收藏,肝脏也还是往里收敛着,不收敛肝本身就往外散,你再往下冲,气就不容易收住。如果不能使肝的刚阳之气收到里边,跑出来就容易出事。一般容易看到的是红光、黄光,白光。看到紫光也是好的。如果黄光看到的是金黄颜色,那是属于脑子里的光显现出来的。金光和紫光都是比较高层次的光。一般黄光是脾的颜色。碰到这些问题,我们搞智能功不管它。

  练观光法门的就需要专门去练这些东西了。现在有些练密宗的通过发音而出现红、蓝、白色光,这并不是内脏的光,而是三田共振所引起的光的变化。我们练智能功有时也出现。比如练平足开胯分前后的时候,往后一展掌,一观天,如站的时间长,有些人就会出现一片红光,出现红光往里收起来就是了。我们智能功发现光就往体内收,收到哪里不去管它的具体位置。没有光,我们也不多管它,有也不欢喜,就往里收。至于别的东西不去多理睬。

  最让人讨厌的是出了光使人心烦。一般来说,出现光泽晶莹、柔和的光,这样的光是正的,是好的光。有的光闪烁刺眼,按过去的说法,闪烁刺眼的光是有魔气,实际是内脏功能活动的不平衡。这个时候你安定一下心神,第一不要烦,微微一笑就会好些。如果光比较乱,乱得人不舒服,它又走不了,你又不能收功,那怎么办呢?你就轻轻地振动发个“驱!”字音或“呸!”字音就没有了。过去都把这些看得很神秘,什么高妙法门,什么口诀、咒语,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就是一个发声法振动一下,很简单。如果碰到黑光,那是肾气不足,肾虚了,赶紧吸气补肾,用五元庄练肾那节,往肾脏里多纳气就过去了。一般地来说,光出现的时候赶紧往里面收,千千万万不要说是好事情,不去管它。收光收不住了,才往外跑哩!有时候我讲课也好,干事也好,一不注意,没有收住,一照相,就照出光来了。照出光来了并不是好事,气没有收住,没藏起来,都让人家看到了。我们同学练时一出光,那还不是没收住让人看着的事,而是收不住跑出来了,你感觉着它了,在里面就感觉不到它。

  为什么一般气功家说庞鹤鸣没有本事,看也没有气?我就讲:“我没有气也没有功。”

  你看我也没有气,跟个病人差不多。搞透视的也说:“庞大夫没有气,他没有本事。”到哪去也不招灾也不惹祸。有本事的人一看:他会讲讲课,他没有本事、甭管他。一看没本事他就不与你斗气了。他说比你强,我就说“嗯,你比我强”,知你认可不如他强,他就走了,省得找麻烦。我们平时练功就应该练收气。咱们搞智能功的人,就不讲究斗气,也不讲究显摆气,就经常往里面收气,一练功就开始往里面收,练练练,“你们怎么总也显不出功来呀!”智能功就是不显功,不像别的功,一练,满面红光的。像练太极拳似的,如果脸红红的,那就快半身不遂了,阳气上升,收不住了,虚阳上越。再加上智能功还有一个特点,它是自动开阀门,当你练功,气到一定程度以后,你把气往里面收,它里面打开一个阀门,就高了一点。高了一点气就不够使唤,练练练,气又足了,又开这个阀门。别的功不是这个样子。别的功跟大气球一样,打、打、打,鼓、鼓、鼓,鼓那么大!他自己不会开阀门,一看那个气球倍亮倍亮,气真足,再大就爆了,就出问题了。所以,过去好多功法到了一定层次,老师得用方法,往上导引。智能功不是,就这么练,它自动调节,练练气足了,开一个,再足了,再开一个,这样练着收气。

  所以真正练智能功的人,很少有一看面如满月,满面红光,粉红粉红的,气始终要往里面收着。就是一不注意了,把气跑出来了,赶紧往回收,气总得收着。一般是发脾气跑出来了,着急跑出来了,一动情绪跑出来了。以后讲涵养道德、陶冶性情还要讲这些问题。所以过去说,练功练得“呆若木鸡”,没有表情,咱们不练成那个样子,我们是开放性功法。但是,你把气跑出来也不行。正如孟子说的,“持其志,勿暴其气”,用意念把意志保持住,不让气跑出来,别暴(pǔ)露出来。对光也是如此。气一跑出来,往回收。这是对待五脏气化反应。

四.意识净化反应

  也叫净化意识反应。这一点更加重要了。慢慢慢慢练功练功,气能到意元体里面去了,往意元体里面冲了,那么意识活动就要发生变化了。意识活动发生层次的变化,层次变化也需要我们来引导它。如果气充足了你不引导它,去干坏事的也有哇!他意念往那去集中。怎么引导他?一般来说,只要不是非常坏的人,他都会出现意识净化反应。净化反应什么呢?慢慢慢慢把自己意识里受到的一些刺激都给抖出来,就跟排病反应一样,都排出来。如果以前受过大的悲痛的刺激,在脑子里打上了烙印(实际我们人身上的一切生命活动,都在气里面有个明显表现,都打上烙印了,都存在里面了),所以一练功气冲了意识的时候,从意识表现出来。原来只悲痛,练练功就想哭,想掉眼泪,心里觉得委屈。出现这种情况,同学们可别去找岔去。“××得罪我了,××委曲我了!”谁也没有委曲你,你自己在清除意识障碍哩!不过这时哭,不要大哭,不要放声哭“哇……哇”哭,真哭得没个完,哭两钟头,你只要一放,想收也收不住。这样搞不好。你自己知道,你别找别人毛病,别受委曲,自己掉几滴眼泪也行,过去的事,一下排出去了,那可以,但不要放纵它。它不排行不行?它不平衡要把它排出去嘛!掉几滴眼泪把过去身体气里面的毒素就排出来了。有的人生过大气,经常生气、生过很多闷气,练功以后本来脾气挺好的,再练练来脾气了,着急呀,生气呀,吵呀,闹呀,碰到大点的事就生气、发脾气。这时我们自己要注意,别发脾气,咱们前面讲了,“持其志,勿暴其气”,把气别显出来。咱们有的老师们不也是这样吗?练功冲意识的时候,就该发脾气了。平时不爱着急,现在着急,说话着急,发脾气,对什么事都不满意,总想找斜岔子闹一闹。碰到这种情况,我们大家也要提醒他,“你别闹脾气,你在清理你意识哩!你应该清醒点,你一发脾气,把气给我了,我都要了,你长不了功夫。”提醒提醒他,这是意识反应。像这些意识反应,不是说每个人都有。

  有的人像练功反应一样,它里面要清一清,动一动。脑子里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就应该主动地去清它,而且把自己意识向更高处提,里面就产生能量了,意识修养往高层次提,慢慢慢慢就把我们的意识水平提高了,气也就冲到上面去了。如果我们这个时候不管它,不去自觉地对治它,想发脾气就发,想哭就哭,这么一来,气跟着情绪就散出去了,功夫就上不去了。这本身在身体里面打上一个烙印,那么,你周身的气里面,又带上了这样的烙印了。咱们讲整体观时讲了,混元气是个整体的,混元气里面还有保留信息的功能。人体里面这个气保留信息非常非常完善,过去所有信息都保存着,保存在哪儿?整体性嘛!里面都有了。所以,这个意识反应我们大家要注意它。你可千千万万不要再去往意识里面加坏信息,不能让这个意识再往混元气里面打上坏信息的烙印。当你一要发作,赶紧注意,“啊!我这要清理了,快点往上提,加强我自己的自控能力,控制它,不让它发作。”这样控制能力提高了。慢慢慢慢你明明看到这个事要生气,却能控制住,不生气。这样,情趣慢慢提高了,着眼点层次也提高了。希望大家特别注意这个问题。

  当然在清理意识的时候,因为意识里面各种信息都有,过去头脑里打下的各种各样的烙印,如惊吓呀,鬼呀,神呀,这一套都来了。潜意识的反应也出来了。这些东西一起发作起来对我们身体就会有影响。你可千千万万别把它当真的,你练功不管出现什么反应,出现什么感觉,出现什么情绪,都不要上外面去找原因,都不要当成真正实在的东西,都要看成在磨炼、在提高自己。这时要自觉地控制它,有意识地对治它。同时最根本的问题是不要和那个具体的事物结合到一起,不要把它认作真的,不要认同它,一认同就坏了,不认同就没有事了。



转载:庞老师讲课材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这是我家?”“是呀!”萧风笑着说,“啊,这么多名牌鞋子包包,衣服!”“你如今不是学生了,你是国际一线...
    慕寒雪樱阅读 1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