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拖面包的女人刚刚离开

96
杜婉公众号
2017.11.28 18:33 字数 4318

乌伦市中心的一条街上发生了拥堵,不知情的人在报警,有人鸣喇叭。警察来了一大波走了一波,终于一一将车辆从侧面疏通,掠过一条长龙般的队伍,从最后一辆车前面望去,只能看到一个五彩斑斓的东西堵在最前方,是一个极高的城堡形状的建筑物。

几乎不能说它堵住了一条街,而应该说它伫立在南方那个方位才对。

如果不是下车仔细辨认,一个外乡人还以为它是一幢楼房。

等他看清楚的时候他来了句,哎吆,我的娘,这什么玩意。

那是市长大人的面包。

面包?

他心里嘀咕着。

清凉的微风温柔吹拂着一张张露出车窗外的脸。

人们或耐心或焦急地等待着,顺便同周围人攀谈起来。

“来,哥们,抽支烟!”一个男人伸出手中的打火机,给另一个红色车上的男人点火,一阵风轻轻袭来,那火在闪烁中又灭了,男人甩了甩打火机,火似乎从里面甩出来了,终于点燃了那支用香槟色纸包装的烟。

一个年轻女人在对着手掌大小的镜子补妆,孩子手中握着游戏机,打得正手舞足蹈。

“面包为什么还不离开?”

“听说市长的面包今天出了一点小故障啊!维修人员已经来了十几个公司的……”女人的手指向后指去。

等了一个多小时,人群开始沸腾起来了,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人们不断将成瓶的矿泉水倒进口中,喉咙咕咚咕咚响,一个脑袋只顶半边头发的男人在抽烟,他那十五厘米长的法国雪茄使他看起来像个忧郁的诗人,他眯着眼,左手胳膊捣在窗沿上。

小孩听着妈妈的抱怨声,哎吆,热死鬼啊!

“好好,通了啊,大家见谅,见谅,市长大人的面包已经启动了。出了一点小bug,谢谢各位的理解。”那个将喇叭举到鼻子上面说话的记者,向这些行人一一鞠躬,他拿喇叭的姿势像在奋力吹号角,就在鞠躬的时候,他的蓝色条纹领带下角碰到了他的膝盖,他十分诚恳地弯了三次九十度。

于是,人们终于开车离开了。

一个外乡人不不明所以地望着那个山体向前缓慢移动,他很好奇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远远望去有趣极了,他想着不妨跟着它前去看看。

于是,拐过几条街他终于到了跟前。

原来他们说的面包,真的是一只面包!并且是一只山一样巨大沉重,发散着浓浓香味儿的面包。

“我的太太!这太神奇了。”他感叹到。

他开着车从面包侧面擦过去,这是一只起码有一幢楼房那么高的面包,如果它可以用来锁妖,可以封住几十万只小妖精,儿子不是经常问我九层妖塔到底能装多少只妖怪吗?可惜今天没带他过来。他小心翼翼地同面包并驾齐驱。他们像一个耸立的阿拉伯“1”带着它身旁的小数点在位移。

如果旁边的面包突然倒向他,那可就悲剧了,得挖三四天估计才能看见头发尖儿,因为它实在太大了!

面包下面好像有轮子,面包上面是一层小麦色的东西,他知道,妻子的烤箱里每周日早晨都可以找到这种颜色的面包,它们只是被烤焦了而已。

乍看上去,这是一只被骤然放大几十万倍的面包。只有将这个城市以同样的倍数放大,才可以与这只面包看上去匹配。

外乡人想尝一尝面包。他仔细看,发现小麦色的外表上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肉松。一个肉松丝儿竟然有一膀粗!

“唔,味道好极了!”

他摘下来一块,那面包口感酥软,如同棉花糖一般。它的香味使他眩晕——一种类似于幸福的眩晕。

“后面有人要面包吗?有人要……面包?”

面包里突然发出一阵甜蜜的声音,一个女人用询问的声音在说话。

吓得这位司机开车悄悄擦着面包逃过去了。

那块山体面包停了片刻又继续徐徐移动着。它占据了全部街道,它的身体时时与周围的建筑摩擦着,上面的肉松一小片接一小片掉下来,流浪狗们遇到地上掉落的肉松便将它们吞进胃里,它们可以借此得以果腹。

天空发着暗沉的光,太阳刚刚从城市的楼角后躲下去。

城市中繁华一点儿的地方已经亮起了灯光,站在那个最高的楼顶天台上,然后俯瞰下去,我们会发现,大部分街道都比较热闹,其中有一条主街人流稀少,那条主街上面包山体正在向前移动,仍然不紧不慢。

“市长,我们觉得你应该结婚。这并不影响你的生活。”

当面包停下来的时候,一个刚刚打完渔的老人经过面包时说了这么一句。

那条竹篓里面的鱼仍然不死心似得跳跃着,白肚皮一面朝天,后来它又跳了一下,折回去肚皮贴在背篓底部便再没动,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待在里面,静静听主人同面包说些什么,面包的颜色映在它的眼睛里,于是整条鱼的眼珠也成了面包的颜色——正是那种小麦色。

面包里有一个声音,动人的女声:

哦,不,我一个人住在我的面包里挺好。为什么要结婚呢?而况,我知道他们都是虚情假意,实际上只要我跟他们一结婚,他们就会要求我从面包里出来,他们会将我的面包炸毁。

但是,你总得有个别的什么不?比如说,丈夫、孩子也行,你会变老的,你需要有人来照顾啊。

不不,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我的面包就是我的丈夫,我们相依为伴。

呶,今天在江里钓的鱼,新鲜的,这种鱼放一点儿冬瓜可以炖鲜美的鱼汤,市长大人,您带一条回去?

说着话,老人捡了一条最大的,就是刚才将肚皮朝上的那条,从竹篓里被拎出来,它的两只眼珠子仍然面包色。

鱼儿用面包色的眼珠瞪着面包。在面包的映照中,它通身的鱼鳞变了颜色,它可以被称为一条面包鱼了。

不不,我不吃鱼吆,我有面包。没有什么比它更方便食用了,老人家,谢谢你的好意!

面包又开始缓缓移动。

傍晚的面包,发着焦黄的亮光,它上面仿佛有聚光灯。或者说,天空的星辰和城市的灯火都将光聚在了面包上,以至于面包看起来如此鲜亮!

您可真是一只美丽的面包!老人临走时赞叹了一句。

人们正准备吃晚饭,窗户旁经过面包,孩子们欢呼着一哄而上,推开玻璃,他们仰望着这只面包,伸手从上面摘下一块,“真甜啊,姐姐,你再来一块?”,于是她们又摘了一片下来。

妈妈放下盘子来制止孩子们,她说,那是市长大人的面包,小孩不能吃,不然以后就会变成那样的大面包。

变成面包很好呀,我想变成面包!年幼的妹妹用天真明亮眼睛望着妈妈。

但是,变成面包就不可能再去游乐园,你的朋友也不会再理你,你们老师会给一块面包上课吗?

小女孩嘟着橡皮泥一样的嘴巴,用筷子戳着碗里的小银鱼,直到它们一个个被戳进那些炒黑的菠菜叶子下面,看起来她有点生气。她就想变成一只面包,像市长那样的大面包,只要一天就好了,有什么不可以。

自从某一天,那位漂亮的女市长不见了,人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面目。

因为,她临走前,哦不,她住进面包前写就写好了信。她说,因为凌晨做了一个梦,只有住在面包里,她才会快乐。

全乌伦市的人都知道,漂亮的女市长从来没有笑过,因为听说她不快乐,所以,她不想笑。

但是,她住进面包以后,人们更没有见过她笑,因为,你压根看不到她。

他们也曾好奇,她哪里来这么一只奇大无比的面包,如果被别人摘下来一块,第二天那块凹进去的地方重新变得光滑起来,摸上去很完整,好像它本该如此。

他们说,肯定是市长半夜做了新的面包补在上面了。

人们平日里,很难见到面包,因为它大多数时候只走那些极少有人经过的街道。

有人说,下雨天可以看到面包里有个女人,那个面包只是外表看起来像面包,其实里面是一所房子,装修豪华,所有门都是用防弹玻璃材质为面包量身定做的。女人们说,市长有一个衣橱,摆满了各种潮流服饰,她只穿给自己看,她的房间到处都是镜子,墙也是镜子做的。市长具有高超的美容术,难怪她从前看起来那么美。她还有练琴房、舞蹈房和工作室,面包里面什么都有!

于是,有人等到下雨天,就去那些偏街等面包市长过来。

有时候,偏偏等到天黑也不见面包来,他们唉声叹气地说,肯定没错。她住在面包里面,我们应该叫她出来,我们可以带市长一起出国旅游,她不快乐,可能是因为她当了市长以后就没有时间出行了吧!她没有时间去看大海,也不可能去放风筝,她甚至没有时间去电影院。

啊,不用担心我,面包里什么都有,面包就是我的世界,你们看到过的风景,我全都可以看!

当他们听到市长那悦耳的声音后,他们就开始说,市长大人的面包里是一个风景世界,瀑布卷着黄色泥土自悬崖飞驰而下,岩石上绿苔有一卷尺那么厚一层。

市长大人的面包里有一座山,绿油油,栽满了竹子,山上还养着一只橘色的狐狸,狐狸可以跳舞。

市长大人……

你们都错了,市长大人只是小时候爱吃面包,结果她的妈妈因为死于为她偷面包的车祸中,所以她才不快乐。

一个举着有蓝猫图案雨伞的小男孩走进激烈争论的人群中,说到。

于是,他详细讲述了种种细节:

市长小时候,是个喜爱甜食的小姑娘,她最喜欢的甜食是面包。于是,最初她的母亲每天都要给她买面包。

她吃不到面包就不会去学校,她最爱跟母亲赌气了。

后来,聪明的母亲想到一个办法,她买了成吨的面包放在房子里,准备给她吃。

可是,小时候的市长,可挑剔了。当她知道她每天吃的面包是面包工厂里快过期的面包时,她就拒绝吃面包。

母亲再也没有办法,只好去附近的面包坊里面工作。

然后下班的时候,偷一点儿面包夹在衣袖里面。

可是,小市长那时候的胃,对于面包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她吃面包的数量与日俱增,从指甲盖大小的面包一直膨胀到一屋子的面包。

母亲每次偷到的面包不得不分很多次往家里运。

有一天,母亲带着那个装得下整个面包店的灯笼袖(为了偷面包,母亲的所有衣服都被做成灯笼袖,裤子也是灯笼裤),正准备过街,她着急回去将面包交给小市长。

可是,突然,一个人喊了一声,“喂!停一下,你的面包掉了!”

母亲回头一看,竟然是面包坊的年轻老板。她惶恐不安地站着,她决定要快点穿过斑马线,因为老板的车正缓慢地开向她站着的方向。

如果,他知道自己每日都偷面包,那么女儿再也不会有面包吃了,这是全市最大的面包坊了。没有比他们家更松软更新鲜的面包了。

母亲决定穿过车流,不然那辆车开过来自己就来不及了。

就在她穿过绿灯三四秒的样子,一辆银灰色小汽车冲过来了。在紧急刹车的巨大阻碍力量下,整个汽车迅速旋转了一个半小圈。

母亲从挡风玻璃上一直滚到后备箱,然后才掉落到地面上。在阳光明媚的街道上,人们如往常一样不动声色地向前走去,如果每个人都注意到了那天的情形,他们一定会惊讶片刻,记忆一生。

成堆的面包从母亲的灯笼裤里面滚出来,她的血将面包浸成红色。

有人(小男孩是其中一个)发现原来这位看上去胖如雪山的母亲其实是一个瘦如枯柴的女人。

她那没有面包支撑的袖子大到可以装几个壮汉进去。

母亲就这样仰躺在街道上,躺在面包堆里面。

当市长大人还是小孩的时候,她就这样成了孤儿,你们要知道,她没有面包就会不快乐,她的母亲去世了,她就再也没有面包了。她从那以后没有快乐过。

她发誓要做市长,拥有全市的面包。

人群中的掌声不停地响起来,人们赞美着小男孩的答案。

他们见到面包开始充满着同情的目光,原来她有一个如此不幸的童年,她曾经还是一个孤儿!

他们决定再也不随便偷摘她的面包吃,虽然市长从未因此责备过他们什么,那些小孩子都曾摘过市长的面包吃,市长从没有批评他们,似乎她本来就是只面包,不会说话。他们当时还猜测她可能睡着了,原来她不是睡着,她只是对孩子们很宽容。毕竟她曾经也是一个爱吃面包的姑娘。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