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门口有砭,死神摇头而去

   

豹哒说:是的,看着呢


4月17日,又是姐姐第六次刮痧的日子了。照样提前一天沐浴、更衣、静心,今天同样以一颗喜悦、有爱、感恩的心去经历“刮痧这件事”!


恢复中的姐姐


回顾一下:

4月10日,第五次刮痧,今天姐姐和可爱的刮痧师艳玲两个给瘤体共同取了一个昵称“消消”,一个原因发现用手摸它很难找到,它总是在上下腹腔玩儿着躲猫猫。二发现它真的在裂变,一个变N个小的了,有时摸到一块软的,有时又是一块硬的,有时又N个合成一个。我进去看时,她们两个开心地在预估“消消”最后消失的途径。


痧像还是同一个人的吗?


4月11日,姐姐和我下午散步到旁边的小公园,她开心地玩着她得病前喜欢玩儿的健身设备,示范给我看拉伸时的标准动作,吓得我不停制止她,让悠着点来,别把肚子激发疼痛了。


激动得像孩子


本周肚子经常咕咕叫,像水声,水声过后瘤体又频频发热,刮痧当天10号下午球体想跑去上腹腔不成功后一直呆在下腹,不再游走,姐姐肚子也不再隐痛了。

本周瘤体继续频繁发热,平均每天7-9次,还是循着相同路径:瘤体—后腰—脊柱,热感一路从肚腹到后腰顺脊柱往上到背心,热到微汗,然后消失,每次过程持续20秒左右。最近额头和头发出汗较多。

13号这天走路是最大步最正常的状态,腿真正有力了,下腹部完全没有感觉了,前段时间虽然也能走路,但腰不是完全挺直的,否则会有牵扯感,腿也不太有力。姐姐说瘤体完全不疼了,自己感觉很快就要完全好了。

自4月12日开始,频繁排尿,夜晚每小时被尿憋醒,尿量大,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每天没有过量喝水,同平时一样。3天后有意减少白天喝水,但晚上还是频繁起夜排尿。

前几天同姐姐聊天,说自从你得病以来,你再虚弱也总是说热,比常人穿得少很多,我开玩笑说什么时候你觉得冷了,估计又是一个质的飞跃!

16号下午准备出去散步时,姐姐告诉我今天能感觉到冷了,主动加了件毛衣(以前是不管我怎么碎碎念,她打死都不添衣)。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看到变化总归是好的现象,曾经身体衰弱到气息奄奄,快到生命的冰点了,每一次的变化除了攀升向上还能是什么呢?


独门兵器

静夜里,明明白白地感觉到死神曾经来过,当看到一群有爱的人,勇敢的人,正在齐心协力地挥砭,为众多陌生人默默无声、坚定地战斗时,他叹口气,摇摇头,说声:“佩服,放生了”!

梦醒时,嘴角含笑。

                                      慧双

                                    2018.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