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篇渗透出诗性的小说,一个真实与虚幻交织的迷宫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有人说,读朱岳的小说,就犹如枕着一只枕头,做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白日梦,一点没错,20篇小说读完,成功让我做了一晚上怪诞陆离的梦。

小说控制人类造成的末日危机、文学阅读可以转化为战斗力的微型宇宙、词语之间的战争与玄秘境界、迷宫制造大师之间的疯狂竞争;稀奇古怪的发明、志趣诡异的怪人、子虚乌有的历史事件,《说部之乱》用20篇小说,以独特的风格、丰沛的想象力,创造出—个个怪诞而富有诗意的世界。

不能抱着读传统小说的心情读《说部之乱》

我所认为的传统小说,是以刻画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环境描写来反应社会生活的文学体裁,比如古典名著《红楼梦》,比如近代小说《围城》,皆来源于现实生活揭露一定的社会意义,表现百姓的生活及思想意识,以小说独特的艺术特色源远流长。而这部《说部之乱》完全颠覆了我脑海中“小说”的概念,他的每一个故事都渗透出诗性,每一个故事都可以改编为散文或者现代诗,让读者随着他的思绪,进入一个虚幻的空间。

《原路追踪》里面描述的是一个彼此屠杀的世界,刀客互相追杀,而提高战斗力的方法是阅读文学作品,,被拆散的文学书页当做货币流通,抽烟被替换为抽火柴,那些漫画书冒充文学,其实是伪币。一个刀术平平的刀客,只看过两本好小说——《刀锋》和《洛丽塔》,而一个武艺高超的刀客,则读过荷马史诗和尤里西斯、托翁和陀翁。文学书如同武功秘籍,要想对付一个看完《芬尼根守灵夜》的刀客,你必须读完《追忆似水年华》。似乎在警醒世人文学的重要性,在这快速向前发展的社会中,唯有纯文学作品可以让人的精神境界保持在一定的高度。

《草原礼貌》中,生前被雄狮吃掉的动物的尸体,在另一个世界的草原,透过弥漫的雾霭对雄狮平淡说了生:“没关系。”作者将蒙太奇的手法运用在这个两百字左右的小说中,你或者可以读出对对手的尊重,或者可以读出对伤害自己的人的谅解,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没有明确的答案与寓意,任由作者猜想,或许,这就是作者的本意所在。

总之,20篇小说,你看到开头猜不到结尾,不能以看传统小说的眼光去阅读,只能准备好脑洞,越大越好。

深深的博尔赫斯的印记

读这本小说的时候,脑海里一直有种错觉,犹如在读博尔赫斯的作品。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899年8月24日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图库曼大街840号一英裔律师家庭。他是20世纪现代主义文学与后现代文学的分水岭。从他开始,传统的文学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文学种类的界限被打破、客观时间被取消、幽默与荒谬结合、写真与魔幻统一等等。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是博尔赫斯三大创作成果,而且各有千秋,相互辉映。有一种很生动的说法是:“他的散文读起来像小说;他的小说是诗;他的诗歌又往往使人觉得像散文。沟通三者的桥梁是他的思想。”在小说《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中,他将模糊真实时间和虚构空间界限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读者被牵引着进入了一个意义、概念、历史、真实和虚幻纠缠在一起的迷宫,终难自拔。

朱岳的《说部之乱》与博尔赫斯的小说如出一辙,或者说被深深的烙上了他的印记。事实证明,作者也确实受博尔赫斯的影响。在《迷宫制造大师》中,提到博尔豪斯,如何建造各种迷宫,兴许是对其虚构性文学作品的隐喻。

对于自己的文学创作,作者朱岳也如是说:“我不喜欢老套的、封闭的作品,再完美也不喜欢。一些鸡汤文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很“完美”,呈现出各种方法上的正确、价值观的正确。但是它们不能让读者感受到更多的可能性。世界和人的内心都是谜团,包含种种不确定,假如作品不是谜团,没有不确定性,那它就不够真实。只有谜能表现谜,谜本身才是最为真实的。”再一次看到博尔赫斯在其身上的印记。

如何通过《说部之乱》读懂作者的内心?

“幻想”是博尔赫斯小说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而在想象力方面,朱岳无疑是一位高手,大概用“惊人”二字形容也并不为过。也许你像我一样,在一开始无法接受这样的文学表述方式,不放先了解一下作者的内心,反过来再读作品,也会更容易读懂作者的创作初衷——

1.在经世与娱乐之外,还有一种单纯为了审美的文学,它比娱乐文学严肃,但不像经世文学那样有着特别的目的性;

2.作品的难度不是有点,并非越难越好,而是乐趣所在,当超出一定限度,乐趣就会削弱乃至消失;

3.在作者看来,重要的是通过写作能舍弃些什么,而非得到些什么;

4.有一种类型的小说可以叫做文学幻想小说,在这里,文学之于小说,就像在科学幻想小说那里科学之于小说。文学幻想不同于幻想文学,前者包含于后者;

5.阅读所实现的不仅是作者与读者见意识的交流,还有意识与无意识的交流、无意识直接的交流;

6.改变不了世界就改变自己 ,不是让自己变的就像这世界,而是把自己当做一个世界来改变;

7.创造者的本分是使一个事物从无到有,其他事情可顺气自然;

8.所有事物,从其与他者的关联来看,都是有缘由的,但将全部事物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就会发现此整体“无缘由”,有此无缘由,再看每一个事物,也会洞察其无缘由,无缘由的世界是神秘的,因其神秘而耐人寻味。

帕斯卡尔说:“他们想在那一切不外是谜的地方找到答案。”也希望你,在这些小说里,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