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寂静

湖南散文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看,冬天到了,我们就像这两片叶子。

                                                题记


星光隐没的时候,霜花,正一朵朵盛开,冰凌为骨,寒雾若纱。初冬的午夜,马,停止了驰骋,云雀,禁住了歌喉,风,躲藏在最后两片叶子后。寂静,如此绝美而忧伤。

都说最美之处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我向上伸出手臂,用指尖在茫茫夜色中划出一道弧线,其实我还想写下一个人的名字,但我不能,我只能本能地缩回手,十指舒展,捂在胸口,心跳锥敲着思绪,思绪在无言中徘徊。

多么自由而私密的时间段!念一个住在心底的人,就像想读一本经典的书,伏在床头却并不需要翻开,看着名字,在一盘檀香的氤氲里,就能闻到一页一页纸张里每个字所营造的气息,或跌宕起伏或波澜不惊的一个故事一个梦,在心里默默地展开。

你,在哪里?在敦煌还是楼兰?钱塘江边还是潇潇湘水畔?我不知道。你若是天涯游子,我便做这万般人间,楼兰蜜语,水湄佳人。当然,我不会相问,我只想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我和你遥遥相隔,月迷津渡,凭栏远眺,寂和静相守相依,我想起《题破山寺后禅院》的后半节: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皆寂,惟闻钟磬音。

远远的山峦在安谧中将时间染成青黛,心却在鸟儿的嘻鸣里渐渐空灵,一切,都归隐至一个不受惊扰的禅界,寂静得只听见隐约的梵音。

心语在低吟,你,在我今夜的冥想里。

那一年春天,年少的我们在故乡的斜坡种下一株树,笔杆那么小,笔杆那么高。我扶正,你培土,我浇水,你给我递茶。阳光轻暖,照着和小树苗一样青涩的我们,山风拂过我的长发我的耳畔我的围巾,你的眼睛你的话语,和溪泉一样亮晶晶。一团一团的棉花糖飘飞在我们的头顶,我还不懂什么叫徘徊与流浪,何谓飘零与丰盈。蓝白的纯净世界里,我呼吸着万物生的气息,采集下天空之城所有的甜软。我想,它们足够我在四季轮回里为一个人释放。

你铺开纸张,草木清颜,川岩风骨,还有我无忧的眸海,都在你浓墨淡彩的勾勤中。你说,好早的季节,好喜欢我们种植的小树。我说,冬天的时候,它会落叶吗?

你说,不知道,我们做两枚叶子吧,一起舒展一起金黄,就算耐不住冰凌霜花,一起徐徐飘摇跌落尘埃,也会在来年的春天再发,不用管了,只要相信,树会长大,会开枝散叶,或许还会开花,会在风中舞动阳光霞冠,会迎接朝露星光,一年一岁为生命扩圈,它会在这45度的斜坡上,浅浅的一泊湖水旁,长成90度的仰望。

我信。低至尘埃,是冬季里的一场储存,是勃发生机前的一次蕴酿。储存蕴酿的芳醇与浪漫,会在下一季一一绽放。

我们俯首倾听羸弱的小苗在土地里扎根的声音,努力坚定。它摇曳着浅浅的疏落的绿,离芳华还早,离锦瑟还远,却是我们眸光里共享的第一抹希望之颜。

春光明如剪,韶华去无声,当年的我们并无一句要信守的诺言。必得策马扬鞭,必得远方经年,从杨柳依依的小径到残阳如血的古道,一个男人才会长成自己喜欢的模样。我,除了容颜,一直没有长大。

后海的树,夏代的玉,年少时心仪中年后依然执手的人。太完美的事物只合说一句,千年一瞬只合错过;心上人梦中人,一眼千年只合蹉跎。山有山的风景,水有水的晶莹。一支彩笔,桃花粉阵,离离草场,曲宛风荷,灵石青峰………汪洋油彩,我为一种色调水雾盈睫,那幽深悠然的蓝,穿过城市的长廊,直抵心灵的故乡。我的梦里,不知几度花妍叶落。我的文字,一直孤单,在情深缘浅的时光里化一叶扁舟默默洇渡。

春三月,我数檐前几羽燕,学它们如何穿越多情而晦涩的雨季,年复一年筑一梁江南姹紫嫣红,晴柔新暖。然而柳漾长堤,我撑起的油纸伞,总也挡不住世海沉浮间搁浅的岁月,高楼望断,你是骑马归去的人,我的方向,你不途经。

夏伊始,我品一盏清茶,赏栏外一池明媚,我欲伏案书写,你俊朗的面容温暖的笑语近在咫尺,你看着我,向我伸出手,然而只闪现那么一瞬,不等我伸手回应,你已隐去。我的素笺上,再写不出娇花照水的从容婉约,只能断断续续地描述,一朵莲如何寂寞而开,而落。

什么时候开始,红叶染透山岚的深秋,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一曲巜晚秋》:晚秋夕照红,残柳垂钟楼,层林尽染依惜别,人间浓情恋枝头,秋水瘦红叶皱,化作春泥岁岁逢,晚秋诗意浓。

在单曲循环的咏叹中,徜徉着黯然的转身,收藏着错过的无奈,一些遗失的风景,寻不到去路。我与你,只任长笛古筝共谱一曲冰弦清音,在繁华似锦的都市里诉说那一年的青涩旧韵,流落一墙缘份的薄凉素影。天依旧蓝云依旧白,我收集的甜软,早已无处安生。

明月夜,冻霜天,我来到曾经的湖畔。我看见一株树,正是我们当年植下的那一株。虽然,一身细柔的叶,从鹅黄,嫩绿,苍翠,到金黄,枯燥,至凋零,被岁月镂空,但,亦是被岁月雕琢。它真的长成了90度的仰望,高高地直指天幕,优雅地问候流云,枝条轻巧婀娜,疏影横斜,莹光丰泽。

湖有光,山无色。树,被水雾萦绕,被霜露覆羽,树上,还有最后的两片树叶。亲爱的,你看,冬天到了,我们就像这两片叶子。我们被四季变幻的光晕擦亮,将云雀与游鱼的故事嵌入生命的脉络经纬,霜花在前,寒风在后,在今夜的寂静中放任冥想,以诗意的姿态,等待生命最后的飞舞,忧伤而绝美。

冥·寂静 布面油彩100*120cm  2011年

巜美文》刊物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