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年又即将过去了,有没有变得更好。

月末年终倒是有个词给我敲响下警钟。这一年中产阶级被调侃够了,都被弄出了焦虑,现在轮到了佛系boy or girl,哦,may be是佛系 man or woman被调侃了。毕竟中产阶层人数真的不是想像中那么多的,红楼梦里面的贾母就已经讲了“我们这样的中等人家”,白玉为堂金做马的贾府也尚属中产。那么我们回去瞅瞅工资单,中产阶级的迷梦就碎了,不是吗?

年岁哗哗流走,中产还没有够得上,倒是成了佛系。而佛系并不是因为超脱,哗哗流走的除了年岁,还有棱角。

我们传统教育给我们中庸,野心和欲望都不是褒义词,比如,曾几何时评价起子怡也绝不是正面的。中庸的佛系,以为不争就可以更自由。殊不知,目障千里,身边早已是滚滚大浪,逃不过的浪淘沙。而子怡已然是国际章,综艺上得圈粉无数,野心与欲望是她身后绽放得锃亮的光环。当下年岁,野心与欲望可以是褒义词,可以是正能量,最不喜欢的怕是无为的佛系吧。

佛系,其实恐怕是上流社会才配享用的。因为有更多资源,当赚一个亿已经是一个小目标了,每周赚几千万已经很痛苦了,偶而不争一下便是超脱。而众生的我们,连中产都够不上,再不争,恐怕着个火就得扫落叶一样地被卷铺盖走人了。

所以,当够了佛系,还是还俗吧。杀入滚滚江湖大浪潮,逃不过只余争。

这一年有没有变得更好都已是定局,下一年,希望你们和我都能看得通透些。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