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儿科医生】续写《风铃》Chapter.4

Chapter.4

【焦佳人你马上去给我洗澡!洗干净点啊!一身的狗味儿!】回到家之后,邓子昂第一时间指着楼下卫生间的方向,命令着焦焦说,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哎呀知道知道了你放心吧邓老师,我不把自己洗秃噜皮了我是不会出来的好吗?】焦焦看着他说,脸上的表情十分顽皮。

只是今天晚上,要委屈棒棒住在自己的航空箱里喽,因为某人怕狗!

【诶!等一下!小心点儿伤口知道吗?】说到她的伤口,他的语气这才软下来。

【好的,亲爱的。】说完,拿着自己的睡衣害羞的跑进了卫生间。

而他则愣在原地,直到她拧开了花洒的把手,他才回过神来。

他的宝贝儿今儿不知道是怎么了,这一天都在不断的给他惊喜,回到家还这么会撩。

虽然说这算不上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撩,但这话却足够能拨动他的心弦了。

四十分钟后,便看着她穿着自己的衬衣走进卧室里。

话说,在拿他的衬衣当自己的睡衣这件事情上,她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揭开被子躺到他身边,脑袋枕到枕头上。

【过来给我看一下,伤口有没有进水?】当邓子昂眯着眼睛发现她洗完澡悄悄躺到自己身边时,他放低了声音问她。

【啊!我以为你已经睡着了呢!】虽然自己的声音并不大,可没想到还是吓着她了。

【没有!我自己拿保鲜膜包的挺紧的。】她说。

【那我也要检查。】他回完她的话之后,一把捞过她,抱在怀里。

【好好好,佳佳乖乖给邓老师检查。嗯,子昂你好暖和啊!】她上扬着嘴角,小脑袋十分满足的样子贴在他胸膛。

【还可以,不过下次记得找我来包扎知道吗?】他在仔细研究过她的伤口后,语气软软的提醒她。

【不管你在做什么?】她在他怀里抬头,仰着头看着他问。

【是!不管我在做什么!】邓子昂应着。

【不可能的邓老师,万一你在看病人,万一你在急诊室,可有你这句话,我就觉得好开心啊!】小脑袋贴在他怀里缓缓地开口说道,两双小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宝宝今天怎么了,这嘴好像掉进蜜罐里,甜得跟什么似的!】邓子昂终于发问,这个已然困扰了他一晚上的问题。

【我……】她被他问得,不知如何开口作答。

【嘘!是和师兄有关吗?】而这个答案,已经在他脑子里面盘旋了许久。

邓子昂都不用看,凭感觉便知道自己怀里的这个小脑袋正在默默的点头。

【哦,看来你的后脑勺是真长歪了。】说着,他便自顾自的摸了摸她的后脑勺。

【讨厌!你不是说“好怕会失去我的”吗?】焦焦疑惑的问他,心里想的是:这人怎么说变就变啊。

【是,可是,你不是已经让我以“家属”的身份在那行李找回确认书上签字了嘛。再说,两个彼此认定的人,偶尔吃个小醋,权当是生活的调味剂了。】邓子昂接话道。

【不是,我是想问,你怎么会看上我了呢?我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要气质没气质的,就医术还行吧,但跟你我也是没法比的。】焦焦反问邓子昂,脸上依然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哈……】此时的邓子昂被这个小女孩儿弄得直接笑倒在床上。

【让你笑让你笑,我都快要愁死了你还笑!】而当她看到他的这副态度时,一气之下,便对准了他的胸膛进行了连环锤。

她手上的力道当然不会太大啦,那感觉就像一只小猫咪在主人身上踩奶一样。

【宝贝儿,哪天我要是死了你会给我做心肺复苏吗?】邓子昂忽然捉住了小姑娘正想使力的小手,就这么慢悠悠的问起了她来。

【你说什么呢?快去给我摸木头!呸呸呸!】他的问题让她停顿了一秒,随之而来的反应便是这样。

【哪天你要是死了那我也不活了我,我跟你一起走。我不会让你孤单,我们一起作伴!】她泪眼朦胧的说。

【所以啊,这就是我爱上你的原因,可以无条件爱我,看得懂我内心真正的需求却也不拆穿我的佯装高冷假装毒舌,明白我心里的渴望所以才不停地在畅畅的问题上做着转圜;跟以往的前任比你确实要什么没什么,可我在你面前可以无所顾忌的做一个真实的我,再也不是什么大神,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你知道吗?你很可爱温顺,温暖坚毅;于我而言,你是魅力无限的。但宝贝儿你答应我,当我死了的那一天,只有你才能碰我,为我做心肺复苏。我要是回来了那最好,我要是回不来我也不怪你。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不会怪你的。】邓子昂深情的说道。

【所以有生的日子就让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吧,一生有你,我愿意!】见小姑娘不说话,最终,他得此结论。

【别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这太残酷了!】她眼泪婆娑,陈求着他说。

【我们都是做医生的,难道你忘了那句“偶尔是治愈,总是去安慰,常常是帮助”的话了吗?我们每天都在为希望而战,我也不会放弃希望。我只是说,如果我自己有躺到ICU的那一天,我不会上任何仪器,因为那太痛苦了。】邓子昂的脸贴着小姑娘的脸说。

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中断了这小两口的谈话。

【好的领导,我知道了!】说完,他挂下了电话。

【怎么了?】她问。

【谷老师打电话来说:明天上午十点老院长、许师哥来医院和医院全体员工集合会议室学习观看我们在日本做公开手术的视频。】他答。

【太好了太好了!可是许师哥已经不是咱们医院的了呀?】兴奋过后,她又问他。

【他也是谷老师的学生,老院长也很认可他,所以他是作为特邀嘉宾出席的,再加上童馨和宝康之间有合作。】邓子昂解释道。

【哦!对了,明天我要去PICU看看天天的情况,以免许老师问起。】焦焦接话道,笑得像花儿一样。

她就是这点好,只要碰上点高兴的事儿,就能马上让自己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沉浸到这一刻的喜悦中去了。

【还有畅畅那个小病号明天一早要去给他送碗粥,安抚一下他的小胃口。】小姑娘自顾自的就这样继续安排着明天自己该做的事。

【我还没吃你包的馄饨呢。】她对畅畅这样好,搞得他都有些吃弟弟的醋了,所以要适时地去来抗议一下。

【你不是已经吃过一次了吗?】说完这话,她对他此时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我还想吃!】他要求着,像个小孩儿一般。

【那看我心情。】见状,她拼命忍住笑且翻了个身回嘴道,实则心下早已有了自己的计划。

【子昂,我还想跟你商量件事情。】不多一会儿,她又翻身回来,让自己的脸面对着他说。

【嗯,什么事?其实我觉得你叫声“老公”,会有更大的商量余地。】闻言后,他便回身看着她握住她的手,给了她这么一条建议。

【老……公……哎呀不行!我怕我明天早晨进医院改不过来!】当她这样断续的去叫他后,她的第一反应,还是先给自己找了个她自以为他无法反驳的借口。

【那没事儿,反正全医院的人都知道我们在谈恋爱了。先练两句嘛!】他哄着她说。

【你以为这是缝合术啊,只要多练习就能学会?】她问。

【事在人为呀!】他答,【除非你不够爱我!】说完,他便撅起嘴来以示抗议。

【瞎说什么呢老公!】被他这么一刺激,他倒是喊得比谁都亲。

下一秒,她便对上了他那得意洋洋的眼神,她则害羞得把自己的头埋在了被子里。

【睡觉吧宝宝,明天一早还要查房。一夜好梦!】说着,他则用手帮她揭开了被子。

【嗯,我好像习惯了跟你在日本住对门的日子或者是在云南住隔壁的日子,反正我发现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我才会睡得踏实。老公,我们把那贼赔给我的钱给师兄让他去买些医疗用品吧。】她抱住他的手臂说。

【好,听你的,睡吧!】说着,子昂换了个姿势,让她枕在了自己的胳膊上面。

不一会儿,她便舒服的睡去了。

第二天,俩人一身情侣装,手牵手带着棒棒去上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