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33)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10.22 11:23* 字数 1917

上一章-柳夏情穿

小说目录

第三十三章-万丈深渊

在场一片沉寂,上官云嫣立马站出来补一句:“对,你说得不错,我们就是要让你彻彻底底地消失在这个世上,魂魄不入轮回之道,因为,你是众人厌恶,欲杀之的花脖鬼!!”

大家都被刚刚柳夏意外死亡的事情所震惊,以至于顿时语塞。

于是,云嫣继续说:“对,就是我在箭上下的洗髓散、脱骨粉的——”

千风倒没有那么震惊,因为她早受惯他们的恶意相对。可面对这一个个人的叛变,她还是悲愤的。

凡尘夕跑上前去,喝道:“蓉千风!想不到你竟有如此野心,你只是我家的一个佣人,自己什么身份可清楚?我这一生,只守护柳花姑娘。至于你,只是最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天伦之乐,何以为你区区一个下人能够相称的?”

啊!这番话让她惊愕,凡尘夕却是吐出了自己的心声,这难道是他最理直气壮的对白么?

圆溜溜的泪珠又再次从她眼瞳里滚落下来,一圈儿红,湿润了她干瘦的脸。她的心彻底地凉透了:“凡尘夕,我总算是看清你了!是我错了,我不应怀有非分之想,如今我已伤得体无完肤,生死,对于我来说,已不是那么重要了!我总认为,你们是站在我这边的,是看好我的,可没想到,你们一个个都背弃了我!但我坚信,当我对自己诚信时,没有一个人欺骗得了我!”

这一份执着支撑着她,大家真是好生佩服与惊诧,她又补上说“你现在可以直接射毒箭,让我灰飞烟灭;也可以把我推下悬崖,让我尸骨无存。而与其栽在你们这些恶人的脏手之中,倒不如头破血流,粉身碎骨!”

凡尘夕瞪大了眼,有些泄愤地站前一步,她从没有觉得气氛如此冰冷凝重过,更从不感到世间如此炎凉、事物如此无情可怕,甚至也是苍凉逼人。总而言之她的心情十分地复杂,生与死,对她来说也溘然不存了。

凡尘夕慢慢地伸出了他那冷硬坚固的手来:“那好,便从了你的遂愿!”话不多说,凡尘夕直接突然地把右手伸直使劲儿地推了一下她的左肩,她来不及后退,腰身垂下,脚滑了一下,身躯跌倒,无言,落入充满迷雾的万丈深渊!

她没有尖叫,也没有害怕,更多的是震惊,可是,看清他污秽的脸之后,她便伸平了双手,禁闭双眼,泪水从眼角划下。用不到几秒时间,她已消失在这一片深渊之中,被层层云雾遮盖住。这会儿,肯定连尸体也找不着了。

凡尘夕吓呆了,看看自己的手,重重叠影,迫使他如同得了失心疯一样,睁圆了眼睛,心想: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活生生的一个人竟被我一首推落悬崖,堕入万丈深渊!这,自己是不是疯了!

上官云嫣幸灾乐祸,一脸欣喜,龇牙咧嘴的,嬉皮笑脸地道:“真是太好了!今日算我们李府等联手铲除蓉千风,消灭为昆仑山神花脖鬼,乃立了大功呐!哈哈哈哈——”她一阵得意自豪的大笑,这让凡尘夕迫切地不安与羞愧,他默不作声,面如土色,垂头丧气地走了。

红云仙祖的计划失败了,本来想通过柳夏来救千风,却不料两人都害死了!这一些都是明南精心筹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的目的,就是得到花脖鬼以打开地狱之门,他想利用红云仙祖,先歼灭柳夏,后抓获千风。毕竟他是南幽鬼王。可却机关算尽,千风被推入悬崖,为今之计,就是到悬崖下方去找千风,可这也是难上加难,万丈深渊,怎能想上就上想下就下呢?就算真能下去,再算这找得到千风,那也不得是个活的呀!再者,她未必想上来。

唯一一个下悬崖的方法——那就是昆仑镜,它可以穿越时空,度破结界。

凉风微微地透过她的耳朵,只望见一片白茫茫的天空,随后肋骨一震,鸟飞走了,树叶飘落下来,紧跟着,几滴清澄的水“嗒嗒”地撒在她的脸上。

挺出奇的,身受重伤、从那么高的地方重重摔下来竟还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那时已是中午过后的两个时辰,鸟儿又重新从树巢后爬出来,放出清脆而苍凉的声音;云朵从一团团慢慢飞散,成了一片片的白雾,风吹树叶“唰啦”落下,此时,晴空万里,金光灿烂,四处小动物的叫声,泥土渐渐变得疏松,天气暴热,可能不出几日要下一场大风雨。烈日把她唤醒了,醒来时,只看到莽莽榛榛的一片桑树,显得枯老,像得了重病似的,而地上,却是湿漉而松散的综泥土,厚得很,黏得很;风一吹动,白云飘飘,树叶洒洒,她躺在那儿,透过树缝,望着天,好似水灵灵的枫叶,又腊又红,接连着,睁大眼瞳仔细看,风吹蓝天白云,又好似一条轻轻流动的小溪,飞过几只大雁,成群结队,一行一排又一列,整齐得很,又恰似几只小鱼儿在清冽溪里游着。

千风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感觉一切是多么邪恶感的梦幻,到底是真是假呢?好容易,挣扎了半晌,这才摆脱了麻木的肢体,踉跄地站起身来。

“这是哪儿?”她好像变了个声儿,变得低沉而沙哑。面部憔悴,双颊已有些许的痔疮,有点发炎;已不再是那双明亮迷人的大眼睛了,而是干枯而凹陷下去,像一口枯井,嘴唇也斑白,脸色很难看,几丝头发凋伶散落,凌乱成一簪,两髻儿头发盖在鬓上垂落下来,至今耳朵上还有嘴角还挂着些血迹。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