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知道澳门金莎国际的吗?信`誉怎么样?

 刚开始陈默并未打算收燕倾城为徒,点`击进入【Ag2898.com】只是被她的诚心打动,暂时收下她,传她的修炼功法也是改版之后的。

    陈松子也是一样,陈默并未传授他们两人真正的修仙功法,只有周立德,陈默传授的才是真正的修仙功法。

    本来是想对陈松子和燕倾城考验一番,再决定要不要传他们真正的修仙功法,但是现在差点害了两人性命,陈默心中十分过意不去,因为将真正的修仙功法传授给两人。

    陈默望着燕倾城,郑重说道:“这功法非同小可,你交代陈松子,除你们二人之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们最亲近之人,你们一定要谨记!”

    燕倾城点点头,一脸坚决道:“师傅放心,这功法除了我和师兄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恩。”

    陈默点点头,动身前往南苏陈家。

    此刻的南苏陈家,正处于一片紧张之中,根据陈月汇报的消息,陈国良竟然招惹了一个古武界的家族。

    虽然陈国良是家主,但是这种事情无疑于将整个陈家置于险境,陈家人一个个怨声载道。

    若不是陈东顺告诉众人,已经通知了陈默,怕是陈家人都要开始讨伐陈国良了。

    陈家,毕竟安逸的太久了,根本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

    陈默心系陈国良安危,很快就赶到陈家,向陈东顺询问过具体情况后,陈默反而放下心来。

    本以为是古武界的人开始报复他,原来不是。至于那余家,陈默根本没放在心上。

    “爷爷没事吧?”陈默找到陈月,详细询问一番后,有些担心的问道。

    陈月道:“没事,那余家少爷的实力,也只是宗师境界,跟二爷爷差不多,只是比二爷爷多了把武器,所以二爷爷才吃亏。”

    陈默忽然有些自责,陈国良差的不只是一把武器,因为陈默没想到陈国良竟然这么快就会和武者发生战斗,当初只是教了陈国良如何修炼,根本没有教陈国良如何战斗。

    如果陈默稍微传授一些战斗技巧给陈国良,就算比人少了把武器,也不会落败。

    “幸好这次爷爷的对手只是一名普通宗师,如果实力比爷爷高出一些,怕是爷爷性命堪忧。”

    陈默想起来,忽然一阵后怕,看来有些他以前不愿意做的事情,现在必须要做了。

    陈国良伤势并没什么大碍,听到陈默到来后,立刻结束调息,大步赶来见陈默。

    一步迈入大厅,陈国良一眼看到陈默,豪迈的哈哈大笑道:“小默,你来了!”

    “爷爷!”陈默惊喜的叫道,亲眼看到陈国良没事,陈默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来。

    看到陈默脸上的担忧之色,陈国良笑道:“别担心,我没事,就是学艺不精,输给了人家!”

    “不过这些古武界的人实在可恨,他们不但抢占了月儿师门的山门,竟然还屠杀了月儿的师傅师兄,甚至就连华夏律法都不放在眼里!”

    “我本想教训他们一顿,只可惜打不过人家。你回来就好了,这次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训教训他们!”陈国良拍着陈默肩膀说道。

    陈默并没有想陈月那样,对陈国良口口声声不离华夏律法而感到诧异,他明白做为一个在华夏世俗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想让他适应古武界那种实力为尊的世界观,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爷爷放心,我一定替你好好教训他们。”陈默微笑说道。

    看到陈默回来,那些对陈国良鲁莽行为颇有微词的陈家人,现在都闭口不语。

    开玩笑,他们可是领教过陈默这位杀神的手段,而且陈默根本不把他们当成亲人,他们敢在陈国良面前放肆,但却不敢在陈默面前表现出分毫。

    陈默望向陈月,问道:“表姐,那些人抢占你师门多久了?”

    陈月道:“没有几天,估计现在正在迁移。”

    陈默点点头,转身望着陈国良,笑着说道:“爷爷,你现在身体恢复的如何了?”

    陈国良运气打出几拳,虎虎生风,颇具威势,豪迈的大笑道:“我早就好了,别担心。”

    “那要不咱们现在就去找他们算账?”陈默问道。

    陈国良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大笑着点头道:“好,现在就去!”

    陈国良看向一旁的陈东顺,交代道:“东顺,家里的事情就由你做主,我和小默去找那些坏人算账了!”

    “父亲,你一定要小心!”陈东顺皱眉,有些不情愿让陈国良再去冒险。

    不过想着既然陈默跟着,应该不会有事,劝阻的话并没有说出口。

    陈国良望向陈月,道:“月儿,现在小默回来了,咱们这就去把你师门夺回来!”

    “恩!”陈月点头,有陈默在,那些古武界的人肯定不是对手。

    交代一番后,陈默和陈国良在陈月的带领下,前往山河宗的山门所在地。

    上次来到这,余家的人正在清理山河宗那些战死的门人,被陈国良看见后,陈国良忍不住,立刻现身指责余家那些人。

    这次前来,整个山河宗已经大变模样。

    山门前的那两头玄龟,已经被换成了两头威武霸气的石狮子,被打坏的大门也换成了新的,看上去比之前大气很多。

    两名内境武者站在大门两侧,身影歪歪斜斜,没有一点正形。

    “内境武者用来看门,这余家还真是阔绰!”陈月冷声说道。

    陈默迈步直行,却被陈月拉住:“表弟,你干什么?”

    陈默有些哑然的看着陈月,一脸无辜的说道:“当然是找他们归还山门啊!”

    陈月皱眉,压低声音说道:“你就这么进去吗?”

    陈默露出一抹古怪的微笑:“不这么进去,那要怎么进去?”

    陈月愣了下,没来由的脸色一红,她忘记了陈默并不是寻常武者,而是一位能够斩杀神境的强者。

    “我忘了。”陈月一脸羞愧的低下头,不好意思去看陈默。

    陈国良倒是胆大,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上前去,喝道:“你们两个,去叫你们管事的出来!”

    “又是你这老东西,上次让你跑了,你不找个地方躲起来,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回来!”

    那两名看门的武者,正是上次被陈国良打败的其中两人,看到陈国良,一眼就认了出来。

    “哈哈,真巧,没想到是你们,那就好办了,快去把上次打败我的那小子叫出来。这次爷爷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陈国良双手插腰,一副痞子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