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长篇小说的大结局

不是结束语的结束语。

今年温哥华的夏天来得特别晚。进入六月中的时节,居然还冷得要穿厚外套。我照旧坐在窗前,手提电脑放在去年新买的一个复古式的写字台上。这个台子很有意思,可以合起来,像一个迷你小风琴的外壳,打开正好可以放下电脑,台灯,和几本书。我把它放在临窗的一面墙边,坐在桌前,可以透过白色的窗纱,看到对面不远处别人家的房子和院子。很多时候阳光照在屋顶上,泛着金色的光。有时是朝阳,有时是夕阳,夏天时分只要不下雨,屋顶后面是浅蓝色的天幕,透过窗纱看出去的云层很飘渺,比纱还淡。

如果可以静静地写字,这就是我的日常。看着电脑屏幕从一片空白,到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一行字一行字,慢慢填满了电脑屏幕。

也有很多时候,我背着电脑,在接送孩子兴趣班之前之后,在图书馆,咖啡馆,游泳馆,只要有机会,就写上几行字。

因为有写作计划,所以基本每天都会写,不管多少。 自己开玩笑说,就像习武之人,每天不练上几腿,岂不生疏?

写着写着,读着读着,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第一篇长篇小说走到今天,超过十万字,三十章。

不管故事是否完结,今晚,想写结尾了。或者说,对男女主人公人生经历的这一段,做一个了结。

我的书桌边,放着堆如小山的两摞书,很多还没看,都是心心念念想看的书。最上边的那本,是乔伊斯的新书,《时间停止的那一天》。

手边放着一本有着很奇怪书名的书,叫做《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关于公路文学的经典之作,是短篇小说学习小组布置的六月必看之书,看完几本书,需要创作一篇公路文学的短篇小说。 

先把长篇小说完结了,了却一件心愿。

就这样吧。

小说真好,人物的命运任由编写,现实中,我们常常身不由己,深感造化弄人,上天会同自己开玩笑。于是,想说的,统统写到书里,岂不很好?

这个初夏的傍晚,后院的小径有人走过,说笑牵狗,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