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糖醋排骨

96
阿冼兄
2017.11.30 12:16* 字数 2609
糖醋排骨

吃晚饭的时候,我正想为表达糖醋排骨炮制得如何美味而搜肠刮肚的时候,女朋友安静地放下饭碗,安静地站起来,安静地走进厨房,安静地返回站在我面前,安静地把水果刀架在脖子上。

“说吧,那个女人是谁?”

“你先放下刀子,好吗?”我叫她放下刀子,但我没有放下饭碗,说完还扒了一口饭。

这种戏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码有三百天会上演,我早就没有参演的欲望。

我素来是个冷静的人,不容易激动,一场戏演太多,就更不为所动了。

“到底是谁?”

“先放下刀子。”

“到底是谁,你就说吧。”

“放下刀子。”

“你不说,我死给你看。”

“总是这样,不无聊吗?”

“我对你掏心掏肺,你就这么狼心狗肺?你对得起我吗?”

“我对你不好吗?”

我无论如何辩驳,她都听不进去。

“你为了你妈才对我好的,为了房子才对我好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苦笑。

“你在说什么?”

我盯着糖醋排骨,还没想到形容词,只能“不错,不错”地喃喃。

“到底是谁,你说啊,你说啊!”女朋友加大音量。

我抬头,她脖子上有一丝血痕了。

“没有,真的没有。”

“明明就有!明明就有!你昨晚衬衫上的香水味,不是我的。你车后座还黏糊糊,以为我不知道吗?”

“没有,真的没有。”


其实我有。

今天下午,我跟另一个她借着一同外出办事的机会,顺便在车里了结心事。

她是销售部的同事。

完事之后,同事在车里喷香水。

我闻到的,只有自己的烟味。

女朋友太可怕,竟然能从浓烈的烟味里,嗅出跟她不同牌子的香水味来。

同事在我身上留下香水味,我在后座留下确凿的证据。

黏糊糊的证据,估计是我去接女朋友下班的时候被发现的。

“我不当场戳穿,看你会不会从实招来。都说男人都是骗子,看来真没错。”

女朋友一脸瞧不起我的样子。

“我什么都没有做过啊。”我仍然在反驳。

但我确实什么都没做,做了,她就不能发现了。

“那后座的是什么?”女朋友讥笑着问了一句。

“是,那是我的,我承认。我忍不住,自己解决了,行不行?”我嬉皮笑脸。

“你有病吗?”


我也觉得自己有病。

小组最近业绩不佳,被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催逼,若再不提高,解散之日不远。

解散不是打散了的意思,是不要再留在公司的意思。

目前跟进的项目非常重要,上司告诉我,这次只能成功,不成功便成仁。

成仁就意味着不择手段。

我也只能不择手段,如果没有收入,我就供不了房子,供不了房子,我又要回到那个被妈妈控制的时代。

自从我女朋友成为我妈的指定结婚对象,已是我唯一的控制,如果其他事又被我妈重新控制,我的人生将没有任何乐趣与自由可言。

我的冷静,来自工作多年职场上的摸爬滚打打,以及生活中与妈妈和女朋友的明枪暗斗,始终保持着平衡不失,是因为我工作表现良好,有上进心,会待人接物,有能力。

因为我做到上述几点,所以我在小组当中一直处于副把手的地位,所以有钱。

我有钱,但不是富豪,是那种多一份会成累赘,少一分就没有财务自由的有钱。钱多意味着压力更大,责任更大,业务更多,我不希望负重过多。

而由于小组整体业绩不佳,上个月已经被扣薪水,如果连工作都没有,又如何保持平衡。

近来我表面冷静,实际上非常紧张,甚至有点崩溃,快要弦断的紧张。

我发现自己无法再真真正正地冷静地面对女朋友,与另一个她在一起,才是唯一的纾解。

我甚至希望女朋友发现我的罪证,让我的内心感到得瑟。

得瑟了,压力就少。

得瑟了,表示女朋友不是我的唯一,我再也不受我妈的控制。

我不想受到我妈的控制。


“怎么不说话了?”女朋友说。

我被她点醒,但随机又回到车厢里。

“你怎么变得不爱说话了?”销售女生整理衣着的时候说。

我依靠着后座,裤子都还没穿上。

“什么时候真的跟我在一起?”

我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没有说话,不想动,闭上眼睛,只有呼吸,手碰倒了黏糊糊的东西,也没管。

“看来你很累。”

销售女生喷完香水,用手指揉搓我的太阳穴。

“哎,最近压力真大,业绩上不去,谁都不好受。不过,你今天状态真的不太好,见客的时候,怎么像根木头一样?一句话都不说。”

指头揉动,一圈又一圈。

听完这句话,我就不知道她后面还说了什么。

当我再次睁开眼,身边已经没有人,看看时间,赶紧穿好裤子,整理衣装,返回驾驶位,开车前往女朋友的公司。

“如果不是为了你妈,我都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女朋友流下泪珠。


我发现自己身处父母的家。

前几天,一场大戏上演后,我隔天独自回去。

妈妈一见我,就说我瘦了,又唠唠叨叨地说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

我没有回答,躺倒沙发上睡着,直到爸爸叫我起来吃饭。

晚餐时分,父母没听过嘴,三句不离我为何今晚只有一个人。

我只是吃饭,没有说半句话。

“什么时候结婚?”妈妈突然问。

这已经是第N次问我。我没回答。

“跟你说话啊!”妈妈愤怒了。

“算了算了,看他也够累的了。”爸爸说,“下次再说吧。”

爸爸另外用一个碗盛汤给我。

“多喝几碗,保养好身子。”

“多喝点啊!”妈妈吼着我。

一碗汤下去,身体变得沉重。


“你说话啊!不说话我死给你看!”女朋友说。

我沉默着,呼吸变得重了许多。

“这么多年了,我对你掏心掏肺,你就这样对我?”女朋友喋喋不休。

我全身都绷紧。

“你一定要见血才开心是吧?”女朋友不断施压。

“掏心掏肺是吧?”我勉强开了一次口。

“是,我对你毫无保留,你也要对我毫无保留。”女朋友气势逼人。

我站起来,伸手过去,想把刀拿到手上。

女朋友抓紧刀把。

“亲爱的,给我吧,我答应你,”我说,“从今以后对你毫无保留。”

听到我温软的口吻,女朋友手松了,半信半疑地让我把刀拿走。

忘了是从那个网站上看到,说人体看起来非常脆弱,但其实身体比我们认为的更加强壮。当人即使摘除了脾、胃、肾、一叶肺、百分之七十五的肝、百分之八十的肠后,照样能活下来。

我拿着水果刀,一刀插入自己的身体,大概在脾胃旁的位置,然后横刀剖开皮肉,伸手把脾和胃拿出来。

“看到了吗?”我把脾和胃递到女朋友面前,“这回我毫无保留了吧?还不够?稍等一下。”

刀子往下剖,一刀到位,再伸手进入躯体里,用力拔出肾脏。

“好看吗?”

刀子斜上又是一剖,我这回拿出了肝,百分之七十五是什么概念,比较难估算,反正我没拿全。

“不够完整,我拿个完整的。”

这回不用刀子,我从刚才第一刀的位置伸手进去,身子半屈,用了挺久的时间,终于把一叶肺掏了出来。

“我太棒了。”我笑着说,“等我吃完饭,再把心脏拿出来,到时你就不会我说有所保留了,亲爱的。”

女朋友静静地站着,瞪着眼,眼珠似乎不见了,只剩眼白。

我缓缓地回到座位上,缓缓地坐下,缓缓地拿起碗筷,吃了一口糖醋排骨。

终于晓得如何形容。

糖醋排骨,酸甜之中带点腥苦。


————————————————————

Web note ad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