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爱情(35)

那是一个周日,我把两个孩子交给彭杨,然后约了王萌去见彭宇。彭宇正在宿舍里读书,屋里住了两个男人,东西极为凌乱。

彭宇见到我们,非常惊讶。我们约着去了外面。春天刚刚开始,樱花和杏花正开着,粉色的花瓣飘飞落下,仿佛唐朝诗歌的意境。

我就这样开始对彭宇说:"你觉得你的面子重要,钱重要还是王萌重要。"王萌立刻就落了泪。彭宇想要解释,我制止了他,我说:"我能借给你钱是因为我有,不能你也别要求;我不会让彭杨作无谓的牺牲,所以你也不必顾虑。"彭宇看着我,我微微一笑,继续说:"你们两个谈吧,要合要散别因为钱!不然以后有钱的时候会觉得遗憾。"

我离开,脑海中莫名的想起了很多往事,想起来自己年轻时的爱情,想起那场音乐会,想起那个当众表白的男孩。不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我开始愿意去想,或许他当时说的是真的,他曾经某一瞬间爱我。那是我人生中最浪漫的时刻。

樱花雨落下来,我的风衣和头发上粘了很多花瓣。我忍不住仰望,透过花雨看到的翠蓝的天空。我突然忍不住流下眼泪来。我还是我吗?

回到家里,我看到彭杨正在沙发上坐着,两个儿子正在抢一个玩具哇哇大哭。彭杨气急败坏,无可奈何。见到我进来,两个孩子奔跑过来,告诉我:"妈妈我饿,妈妈爸爸不管我们,妈妈星星抢我玩具,不是,是月亮先抢的!"

我怒从心头起,对彭杨怒目而视。彭杨无辜地站起来说:"你们俩还哭,最该哭的是我好吧!!"

然后我安抚了两个孩子,又去做饭给他们吃,给他们洗了澡,批评了哥哥不谦让,批评了弟弟不尊重。哄他们睡觉。出来时看到彭杨歪在沙发上看着手机睡着了——他半张着嘴,眼角下垂,皱纹在额头堆积,头发渐渐稀少,满面油光——我又想起了樱花树下,彭宇和王萌——我们不曾有过少年的悸动,过早地进去了中年的油腻!

爱情,爱情,我怀疑我曾经拥有它!

彭宇和王萌最终和好如初。他们再次相携来我家已经是五月,门前的海棠花正在开放。王萌对我说谢谢。我表示了对她的羡慕。晚上,彭杨告诉我,他妈要给彭宇买房子。我惊讶万分,问:"北京的房子这么贵,妈有多少钱?"彭杨有些支吾,半晌才说:"妈给了彭宇65万。"我瞠目结舌,对老太太肃然起敬。我想不出她是怎样攒到这么多钱的,而且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他偏心彭浩,如今看来并不是如此。彭杨说:"彭宇也没有想到妈会给他这么多钱,接到银行卡时就哭了。"我无法回神,看着彭杨欲言又止。才猛的想到我们结婚时的遭遇,不免又心酸起来。

"妈,"彭杨不无酸楚地说,"总是觉得我是老大,是能照顾好自己的。"

"我觉得这样很好。"我看看彭杨,安慰他,"咱们家一杯一箸都是咱们自己挣来的,不必觉得亏欠,不必觉得惭愧。挺好。"

彭杨不知道出于感激还是出于安慰,他含着眼泪拥抱了我。我们已经久不亲热,他的热情反而让我不适应。

那天晚上,我做梦梦到了大学时的校园。樱花树,海棠花,金急雨,梧桐花,玫瑰花,蔷薇花,紫藤花,喇叭花,牡丹花,大丽花开得挤挤挨挨。我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似乎很清瘦英俊,穿着青色的袍子,站在花海之中,他深情地望着我,而我心头鹿撞,我们对视,微笑,我只看着他的眼睛都面酣耳热,他过来牵我的手,我迟疑地把手指给他,他俯身下来,吻我的耳朵,轻声说:"跟我走。"

我醒来后仍然觉得悸动不已,彭杨鼾声如雷,一如从前缩成一团委屈地睡着。人说这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表现,他的手交叉着放在胸前,犹如戒备森严的小兽。

我叹口气,凑过去,慢慢抱住他。他受到惊吓,猛的惊醒,紧张地喘气,微带愠怒地说:"你干嘛?"

我的怜惜之情受到了打击,干脆收手回来,告诉他你呼噜声太大了!他很抱歉,答应着换个姿势,接着睡去。

我努力回忆刚才梦里的细节,但是却不复梦中的感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