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传习录》六日 - 陆澄问3 - 艳戈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日三篇文章,读的懵懵懂懂,有很多词义思索良久,还是不太解,如“中和”,“未发之中”“发而不中”等等,不过自己也不太着急,让心一直带着问题往下读,去感悟,就会收获颇多。正如先生说:

道之全体,圣人亦难以语人,须是学者自修自悟。

求学就是思索的过程,道的全貌圣人也难用语言表达,必须靠求学者自己修养,自己体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近总是在夜晚学习,夏日困乏,经常犯迷糊,效率也不高,还是要想办法,争取把学习调整到清晨完成,就象先生说:

人平旦时起坐,未与物接,此心清明景象,便如在伏羲时油一般。

习惯于早起晨跑,就是因为独喜清晨的清静和安定,以后争取每天7点跑回,利用1个半小时完成读书和心得,也让自己的内心,在一天的开始就元气满满。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若用功,就会多思、多有疑问,愈发觉得学问无穷尽,愈探愈深,一点不通都不能放过。就像开篇徐爱说:

但见先生之道,即之若易,而仰之愈高,见之若粗,而探之愈精,就之若近,而造之愈益无穷。十余年来竟未能窥其籓篱。

若是不用功之人,经常一知半解或不求甚解,往往都觉得自己什么都会了。自以为是就会纵生私欲,不去克己就只是终日说话而已,永远看不到天理,也看不到私欲。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陆澄问:“心要逐物,如何则可?”

善念发而知之,而充之;恶念发而知之,而遏之。知与充与遏者,志也,天聪明也。圣人只有此,学者当存此。

(实在太困,明日继续补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