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上樊花(四)

小梨匆忙打车回家。一进房门,便褪下了身上的黑衣黑裤、内衣内裤,撇在了地上,从柜子里掏出一身彩色的连衣裙。

荧光绿和黑色相间的千鸟格,显得脸色靓丽,贴身的剪裁,修饰了小梨婴儿肥的身材,尤其是腰部,间或夹杂的黑色,在视觉上形成了错位,显得腰部纤细。小梨拿上红色的皮包,里面装着化妆包。蹬上15厘米的高跟鞋。带防水台的超高跟鞋,拉长了小梨的腿部曲线,短的连衣裙,露出的多半个腿,更显得小梨个子高一些。

下楼后,直奔白色的捷达车。上车后,小梨脱下了高跟鞋,换上了老北京布鞋。小梨是不会穿高跟鞋开车的,毕竟干这行业时间长了,知道最让人痛苦的不是顺其自然,而是意外。小梨带上墨镜,照了照后视镜,镜中的小梨又有了年轻人的靓丽和活力。小梨摆摆头,烫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打理呢。小梨掏出提包里的首饰盒,选了一对珍珠的耳环戴上。发动了车,去汗蒸馆找魏诺。

魏诺早已等在了汗蒸馆门口。和小梨约会,向来都是魏诺等她的。当然,小梨的性格是最讨厌等待的,以前相亲时,男的迟到,小梨就会直接PASS。看到小梨的车开过来,魏诺帮着指挥着停车。

小梨是十分享受这种等待的。以前大学的时候,女寝楼下经常会有男生在等着楼里的女生,有的甚至站了很久。小梨他们都说,楼下这块地就是“望妇崖”,但是这种等待的甜蜜在大四毕业的时候,往往就成了锥心的疼痛。以前,小梨是羡慕的,但是那时小梨正忙着和师傅学殡葬礼仪,常常去给师傅打下手。可是,大四时,小梨庆幸没有经历这种甜蜜,只是缺憾罢了。

一下车,魏诺就递上了热腾腾的肯德基皮蛋瘦肉粥和田园汉堡,魏诺总是这样贴心。小梨和魏诺挽手走进汗蒸馆,临进女浴室前,小梨说:“我得等我一会,我得搓个澡,按个摩。”魏诺说:“知道你慢,我洗完澡去休息大厅看电影等你。我带着手机,你打我手机也行。”魏诺看着小梨走进浴室,才往男浴区走去。

这是小梨雷打不动的习惯。每次上工回来,小梨必须洗个热水澡,洗掉满身满脸的疲惫;搓个澡,搓掉沾染的灰灰尘尘;做个奶浴,卸下感到的痛苦和伤心。

都说现在看美女,要在浴室外看。洗完澡的小梨,素颜通透,很多人都说小梨的素颜特别漂亮,但是小梨还是坚持在不上工的时候,化妆,因为小梨迷恋着涂在脸上的颜色,尤其是常年累月地涂着红色的口红。

小梨带着湿漉漉的头发向魏诺走去。休息日的上午,汗蒸馆人很少。魏诺在最里面的角落的位置。不大的休息躺椅,小梨依偎在魏诺的怀里。本来看着球赛的魏诺,小梨一到,就换成了《来自星星的你》,因为小梨爱看。

小梨贪恋着这个男人的温暖,正如贪恋着红色的嘴唇,慢慢的睡着了。突然,魏诺的手机响了,迷迷糊糊地听到魏诺说:“嗯,嗯,行,一会的,你们定吧。”

小梨睡眼惺忪地说:“谁啊?”

魏诺说:“小斌他们张罗中午聚会,一会让咱们过去。”大斌是魏诺大学寝室的,他们五个哥们每个月都会聚会,小梨还从来没有参加过。

小梨说:“几点啊?”

魏诺说:“赶趟,你再睡会。12点。”

小梨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11点了。小梨赶紧起来说:“那咱俩快收拾收拾去吧。别迟到了。”

中午的阳光和煦温暖,没有了早晨的雾蒙蒙。小梨披散着大卷的长发,化了精致的妆,嘴上还是一贯的红色。小梨和魏诺坐上车,魏诺指挥着小梨饭店的位置。

订餐的饭店是一个小资情调的烤肉店,小梨白色的带了灰土的捷达车停在门口特别扎眼。

小梨和魏诺到时,其他人都早就到了。相互打着招呼。魏诺向大家介绍着:“这是我对象,樊小梨。”然后一一向小梨介绍了其他四个哥们和他们的媳妇。

首先进入小梨视线的,就是那一抹熟悉的红唇。这个女孩子梳着斜分的BOBO头,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细细的女士香烟,间或血红的双唇裂开一个缝,唇上的粘稠粘着烟嘴,吸一口,鼻子嘴都隐藏在烟霾之下。

小梨对每个人礼节性地笑了一下。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子,是大斌的媳妇,说:“你吃点啥,再点点儿。”说着把一个菜谱递给我。我看了下魏诺,说:“我吃啥都行,不挑食,你点吧。”魏诺知道我喜欢吃牛肉和紫薯,都点上了。大家就开始聊天。

正和大家嘻嘻哈哈地聊着的大斌媳妇,回过头来,对小梨说:“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呢,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其实小梨早就认出她了,是市爱心医院心脑血管科的护士,做这一行时间长了,小梨习惯性地记住了每个科室的护士和医生,常常他们就是小梨的消息渠道。不过像她这个级别的,小梨打交道少,也没请过她吃饭。小梨看了一眼魏诺,说:“我是做殡葬的。”

桌上的人都抬起头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大斌媳妇尴尬地笑着说:“啊——怪不得看你这么眼熟呢。”

长得酷似贾乃亮的强子说:“这行挺好的,挣得多。他妈的,讲啥价,也不能讲死人价啊。”强子是那个红唇女人的男友。

高子的媳妇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声音细软,说:“女孩子做这行不害怕吗?”这是小梨最喜欢的一个女孩,柔弱的脸颊上,嵌着一双灵动的眼睛。这样的女孩子不讨人嫌,又遗世独立。

大斌媳妇,斜着眼睛说:“岂不是见到你,都不啥好事?”

早就习惯这种场面的小梨,平静地说:“做习惯了就好了。”

一旁的高子附和道:“挣得多就是好事!这行业是暴利。”小梨微笑了一下。

强子问魏诺说:“你不走了?怎么这次在家呆这么长时间。”

话题终于转移了。大斌淫笑着说:“这有对象了,哪还愿意走啊。”

魏诺喝了一口啤酒说:“走,这就快走了,撑死再呆半个月。”

一旁的小梨,心激灵一下。这个消息还是小梨刚刚才知道的。小梨不喜欢分离,更不喜欢分离、团聚不断轮回,所以魏诺每次走之前,都尽量拖到最后告诉小梨,这样小梨享受在一起的时间会长一些。但是,从此刻开始,小梨又会承受着离别情绪的纠缠。

女人们的话题无外乎,三个装,化妆,服装和穷装。

大斌媳妇,细数着最近用过的化妆品,并且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外壳,上面水钻镶嵌的猫头图案的口红,高子的媳妇推荐着说:“这款口红,是我最近发现的,特别好用,是韩国的一个牌子,真保利,以前专门网消,最近看咱们这的商场里也有了。”小梨向来对品牌没有什么概念,虽然在穿着上从来不在乎钱,但是也从不刻意追求品牌。

包包诡笑着说:“你这怎么净整些韩国货呢,整点中国的不行啊。”听魏诺说,大斌和他媳妇去年做微商,强行塞给每个哥们300块钱的韩国货,据说,是他们代购的。

包包的女友,嗲声嗲气的,东北版的林志玲,说:“这个颜色倒是挺好的,红的不艳。”有人捧场,大斌的媳妇更是来劲了,说:“对啊,我就是喜欢红色,但是有的品牌红的太吓人了,这个正好,不是很扎眼,和我这个肤色还挺搭配的。虽然贵点,但也无所谓了。”

小梨在一旁喝着奶茶,默不作声。大斌媳妇问小梨:“你的口红什么牌子的?”小梨说:“普通牌子,深蓝的。”大斌媳妇一脸嫌弃地说:“才几十吧?”小梨说:“嗯,打折买的,才69。”大斌媳妇一撇嘴、一斜眼对高子媳妇说:“哪天你有空,我领你去店里看看。”

高子媳妇说:“我啊?暂时不用了,我刚代购了一个。而且我也不适合红色,我喜欢淡一点的颜色。”

大斌媳妇说:“你代购的啥啊,给我看看。”高子媳妇并不想拿出来,无奈,大斌媳妇一再地要求。只好从包里掏出了一只兰蔻的口红,的确是新的,而且是今年的新款。强子媳妇说:“这不是今年的新款吗。代购还能比国内专柜便宜一点。”

大斌媳妇在手里把玩着兰蔻的口红,光看外壳就比她的高档多了,她悻悻地说:“代购,就怕有假啊。”大家各自压了一口饮料,默不作声。

书上说:“到了这个年纪,和谁在一起舒服,就和谁在一起,没必要去取悦谁。”小梨从看到这句话开始,就将它奉为座右铭。小梨默不作声,默默地吃着,幸好这个牛肉鲜嫩,配上这家店独有的酱汁,味道更好。

吃完后,魏诺主动去买了单。小梨去卫生间回来时,正巧碰到了这个店的庞经理。他满脸堆着笑,主动伸出手,说:“小梨?”

庞经理是小梨的初中同学庞静的表哥,他丈母娘去世的时候,找到小梨,小梨全程跟着操办着,给他家省了不少钱,而且小梨没有收自己的钱,所以庞经理一直都记着小梨。

小梨笑笑说:“原来这就是庞哥你的店啊?不错啊!特别有情调。”

庞哥埋怨道:“请你来我店里好几次了,你也没来,这次终于来了!”

小梨说:“哥,你可冤枉我了!”小梨说话的神情、语气,完全和饭桌上不一样,饭桌上默不作声、格格不入,此时的小梨左右逢源。“哥,你也知道我这职业,真是不方便,你不嫌弃,我也担心不好啊。”

庞哥拍拍小梨说:“妹子,到哥这来,可不能这么说。随时想来就来啊。”说着,庞哥给魏诺免了酒水,还打包了一份特色的蛋糕送给小梨。

大斌媳妇看着小梨的熟络劲,两眼放光地对小梨说:“你居然认识他?听说他可有钱了,有好几个店呢?你可真有面子,酒水都免了!”小梨淡然一笑,恢复到酒桌上的样子。

大家起身离店,大斌媳妇主动挽着小梨,十分要好的样子。小梨径直往门口走去,被挽着的胳膊就像假肢一样。

走到门口,大斌媳妇,拽着小梨说:“你俩咋走?我俩开车送你俩吧?”

小梨看着他俩的白色的崭新的现代轿车,说:“不了,我也开车来的。”

大斌媳妇嘴角向左右腮帮子裂开25度,眼睛散射着亮光,说:“你开的啥车?”

小梨指着不远处的,埋汰的破旧的捷达车,说:“那个就是我的车。”

强子的女友,微泯红唇,压住了笑容。

大斌媳妇的嘴角挂在25度的位置,“啊——”浑身上下打量着小梨:“穿这么好,怎么开个这么破的车啊?不搭啊!”

小梨挽起魏诺,甩甩长发,笑着说:“捷达车便宜啊,我把这车改成烧气的了,一个月也就200块钱的费用,比汽油的省多了。”

大斌媳妇仍然恹恹地看着那个肮脏的捷达。

小梨接着说:“不过冬天可不行,得用点油哄一下才能开,气上温特别慢,刚开时特别冷。还是你这现代好,款式好,还舒服。我们就先走了。”说着,小梨拽着魏诺上了捷达车。

进车里,小梨的脸就冷冷地看着大斌媳妇上现代车。魏诺说:“行了,你这刚才这几句已经怼她够呛了。”

小梨梗着脖子,斜着眼说:“怎么的?不行啊?”

魏诺掐着小梨斜睨的脸蛋说:“行——行——就得这么对付她!”

小梨看着其他四对,一个个好车开过,小梨心里也在想:无论多好的感情,终是拗不过“钱”这道关卡。喋喋不休的炫耀显得真是低劣,而低调才是最高调的富裕。看过死生后,小梨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对于小梨来说,赚钱才是王道,有钱在才有安全,小梨再也不想过那个时候的日子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