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写点东西

字数 1604阅读 47

原文写于 2015-06-06

一时兴起,想看看去年这时候在空间中留下些什么。翻开历史记录,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带我乘坐时光机回到过去,最终停在2014年6月11号发的那条说说上。

这是高考后发的第一条说说,其实它仅仅是一本书的名字,可在那天却因为这本书释然了。就在高考完8号的晚上,自己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简略地对了一下答案,然后那一晚以泪洗面,你无法想象高考时理综选择错四个、大题覆没是怎样的痛苦?(高考理综真的只有230-)之后的好几天自己都无法面对这一切,将自己封闭起来。直到11号,我又拾起那本金兰都的《因为痛,所以叫青春》,也许是被那本书优美的语言所感染,自己似乎看淡了许多,的确,正如那本书所言,“因为痛,所以叫青春”。所以从发那条说说开始,安静地度过了十几天的时光。直到24号分数查询,其实,8号晚已经预料到了结果,还是挺佩服自己的估分能力,一分不差。虽然,这个时间段,自己还是有点情绪上的波动,但大体趋于平静了。填志愿选专业时,清北已经无望,复旦、中科大希望渺茫,浙大、南大也危险,就是这样一种境地,完全打破了高考前自己编织的蓝图。最终,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通过贫困专项计划填了浙大,至于专业当时也没考虑清楚,就勾了专业调剂。就这样,最终被调剂录取到浙江大学医学试验班类,虽然浙大并没有出现在我曾经编织的蓝图中,但当看到录取结果时,自己还是是兴奋的,激动的,也许是因为自己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贫困专项计划+专业调剂)进了浙大的缘故吧,感觉自己还是有点幸运的。

进入浙大,入学典礼上那位直接向校长发问谈“考败来浙”的同学让我感触颇深,因为从他口中我知道了浙大存在一大批原本可以进清北的然后高考失败来到浙里的大神,而我只能默默庆幸自己能来浙里,因为我是”考败差点来不了浙“。也许从开学典礼那天起,我真正庆幸自己能来到浙里,因为浙里也有未名湖的风景,因为浙里也有博雅塔的高度。

浙大的大类招生模式让转专业成为了可能,当时想转的专业有应数(还没考虑到统计学)、建筑学,真正让我确定想转数学系的原因我觉得可能就是学长的那句话“转数学系对绩点要求比较高”,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一种心理,“数学系对绩点要求高,然后我就转它”。所以选课也就把数学系的大类课程选了几门,当然也被刷掉了几门,同时按照理科大类的培养方案来修读课程。直至后来我静下心来想过,到底是什么促使我一定要转数学系呢,或许就是一种偏爱吧,正像Eason在《红玫瑰》中唱的那样“偏爱总是有恃无恐”。

十二月份的某一天,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去听了工高优秀学长学姐的交流会,感慨颇多,特别是fcl学姐最后送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

给自己一个梦想,给自己一个承诺,给自己一个坚持,让自己坚定地走下去。”记得当晚我给自己的承诺是“进ckc”,一个月后,我报名参加求数班的选拔考试,但很遗憾没进。但当时并没失望,因为我想还有机会进入ACEE,虽然可能性很渺茫,但总得去追吧!当时就这样天真地幻想着。3月份,网上就挂出ACEE的招生文件,比我预想的要来得快,自己毫不犹豫地就报上去,然后等着我的是数十天的历练。最终,很幸运,能够加入工高,成为ACEE的一员。一个月后,到了跨大类确认专业的时候,还是幸运的进入自己理想中的统计学(其实,自己将目标从应数移到统计,是因为一场出国留学申请交流会,而且转统计比转应数要求更高,我一直不知道这是怎样一种心理,为什么偏偏选择要求更高的专业)。

其实,进入大学以来,我也尝试过加几个社团锻炼一下自己的社交等各方面的能力,也许自己的确不太擅长与人沟通,或许是其他方面的原因,报了几个社团都被刷掉了,可悲的是都没进二面。报了求是潮,结果面试被刷,报了勤创,面试还是被刷。或许也可能自己眼界过高,报的都是影响比较大的社团组织,那些小社团自己一个都没报。但尽管这样,我还是希望能努力克服自己的性格缺陷,前几天工高临时班委选举,脑子一热也报了,虽然惨败,但还是一段难忘的生活体验,然后今晚工高的辩论脑子一热也报上去了,明知道自己不属于能言善辩的那个集合,但还是很希望做出些改变,哪怕就那么一点点。

通篇下来,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自己写这篇日志也只是因为想发条说说但字数超限的缘故。

不管怎么说,明天就是高考了,谨以致逝去一周年的高考。

最后,希望学弟学妹们高考顺利,我在浙里等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