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者,信徒,救世主,屠夫————读《菊与刀》浅谈日本

字数 2224阅读 22
幻想者,信徒,救世主,屠夫

        日本这个民族很是奇怪,充满着矛盾之处。他们温和爱美且十分懂礼,却又粗暴蛮横侵略成性,有时他们忠诚驯顺十分勇敢,但有时又时时背叛且十分怯懦。有时他们仇视新生事物,但他们接受新事物却比任何民族都要快。为什么一个民族身上会出现如此复杂的矛盾?而美国人文学家露丝的著作《菊与刀》正是阐释这一问题的经典。

        日本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中国等一些亚洲国家会毫不犹豫的说:粗暴野蛮,热衷于征战,好杀而不畏死。我们往往对近邻带有强烈的偏见,充满了敌视。毕竟两国间的积怨太深了!但是在露丝的书中日本可不仅仅这一面的个性,正如月亮的两面,一面光亮温和,一面阴暗冰冷。

        菊,柔美哀婉,正如日本民族长期存在的内在悲剧性。岛国结构的领土使其资源贫瘠,而且因为地处地震带位置,所以自然灾害频发,加之日本历史上战乱频发从平安到二战后,日本少有和平。这使得日本人有了一种世态无常的忧患意识,他们好像活在云端梦境,不知今夕何夕,何年何月离开世界,而这种本体存在的梦幻乃至虚无的理解使得日本人有一种格外的超脱意识,自身肉体的易逝,便自然的寄托于灵的长存。长久便产生了对精神世界的向往重视,忽视外界,以致如造成了极端的精神崇拜和物质的蔑视。日本本土宗教神道教真是体现了日本人对精神世界的细心经营,神道教讲求八百万神灵,世间万物,大到苍穹,小到飞虫皆是神灵的寄托,而神灵皆是现实人的投影臆想,有些类似中国的祖先崇拜。而日本人常常以梦来喻指世事多变,像敦盛里的名句“人间五十年,若与天地相较之,如梦亦如幻。但得此生者,岂有不灭哉?”平家物语中开篇诗中“骄奢淫逸不长久,恰如春夜梦一场。”还有丰臣秀吉的辞世诗“随露珠凋零,随露珠消逝,此即吾身,难波的往事宛如梦中之梦。”这些都构成了日本民族强大的幻想精神。而维新后对天皇的神话更是推波助澜,把天皇与日本相融,天皇成为日本宗教中的绝对核心,天皇即日本,是所以日本人心灵所系。精神大于物资。在二战中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如书中举出的飞行员例子。还有日本的非常规武器“神风特工队”和“回天”鱼雷等都是以低级的物资加以强大而不惧死亡的精神力来达成大战果。

        菊,又是日本皇室的象征。书中写到日本人有着根深蒂固的负债和报恩的意识,而极端的精神主义,加之日本官方近代宣扬的天皇崇拜,使得天皇既是日本人“灵”的寄托,又是日本人的受恩对象。是天皇创立日本国,日本每一滴水,每一粒食物的获取都承恩于天恩,这倒真是“皇恩浩荡”,可谓前世万代不足偿还万一。这也演变了维新后,尤其是二战时期,日本人对天皇的疯狂崇拜乃至“天皇要臣民投入战斗,他们会毫不犹豫投入战斗,哪怕手中仅有竹竿。如果天皇命令战斗停止,那么日本人也会立即停止。”日本人的战争是“实现天皇之愿,驱散天皇之虑,尊天皇之仁,而为天皇献身。”这战争便为日本渲染上圣战的色彩。

        刀,力量和守序。日本的等级秩序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正如中国一样。江户时代四等分级不可逾越,维新后,等级制不过是换了层外衣,过去的特权阶级以华族的新身份占据日本的高层。日本人因为“各就其位”乃是天经地义,就如无人怀疑天皇的权威性。而二战被日本人归结为圣战的又一原因是:“唯万邦各就其位,兆民悉乐其业……此国策即俾使各国各得其所。”从西方手上拯救亚洲文明,并根据日本自己的定义来安排各国的位置,此即“大东亚共荣圈”。日本人正是在这个崇高的幻想下被洗脑,他们为占领地的抵抗而不解,在日本斯巴达式的思维下,对抵抗乃至占领区进行打击,镇压。正如他们所说,兄长不应给他的弟弟好脸色,日本人对自己人也是这样,从他们的童蒙教育开始,就不断有长辈的嘲笑和欺侮伴随他,学生时代校园里的霸凌是常有的,而军队中老兵对新兵的殴打更是一项必不可少的“训练”。这就形成了日本对待占领区的态势,毫不留情,冷酷无比,以力量(武士刀)来维护他们眼中的秩序。这也促成极大数量的屠杀。

        刀,又是守护荣誉的。日本人对荣誉看得极重,看过日本的历史,就会对日本人忠诚的矛盾性产生极大的困惑,他们有时候为了忠诚不顾倾家赴死,有时候却因为皮毛小事而做出大逆不道的背叛。日本武士尊平将门为祖师爷,但这位祖师爷却以背叛朝廷出名。而维新大功臣西乡隆盛却在维新胜利后,挑起了对政府军的西南战争。日本的美德是相对的,他们的忠诚与背叛时时转换。当君主尊重他的荣誉时,他们手持武士刀,不惜七世以报国;但当君主有对不住他的地方,尤其是对其荣誉的侮辱时,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调转利刃,反噬主君。随着近代的天皇崇拜意识的灌输,却倒是使得日本人这种反叛意识被拴住了,留下了楠木正成那样的尊皇狂热。

        在闭关锁国二百年后,面对外强叩关,日本没有沦为殖民地,反而迅速的崛起,并成为列强俱乐部中唯一的亚洲成员。在二战后,日本面临一片废墟的家园和几近死亡的经济,却在极短的时间内爆发了令人侧目的生机,宛如不死鸟一般重生并且腾飞。这些说明了什么?

        为什么日本可以数次在废墟中如不死鸟一般地崛起?这本书给了我们答案。幕末时代,长州等雄藩提倡“尊王攘夷”,排斥西方文明。生麦事件后引发了萨英战争,后来又爆发四国舰队下关炮击,日本惨败,也认识到了西方的强大。从此萨摩,长州这两藩带头掀起学习西方的热潮,并且迅速地接受了西方的新生事物。但是他们在接受新生事物时并非完全否定本国文化,而是与本国文化相融,西方与日本本土的文化相得益彰,最经典的便是“牛肉火锅”了。这不同于中国那样的“中体西用”,而是通过扬弃来择取适合的和必须改正的,这也正可以为中国所借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日本的格局(上)|读《菊与刀》 文:recycler (文中引用的粗体字为原文) 1/87 9316字 http:...
  • 一张巨型的网 日日夜夜,从无休眠 紧挨着我的书桌前拉丝,重叠,打结 生活由此一点点被制造出来 包括我们和一些人必然...
  • 你收藏了一大箱天使娃娃,有各种各样姿态,各种各样装扮,它们都是可爱的天使,陪伴你成长,我突然想,我可以做你的天使,...
  • 给三年前的自己打电话,我想说: “亲爱的婧婧,不要自卑,不要胆怯。工作中的各种不明白都不是大问题,日后的每一天都充...
  • 1、 为了圆当初那个写作梦,我拾起了笔。 在人到中年,走过求学、就业、结婚,生子很多漫长而重要的人生阶段,在理想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