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记

第一场车祸

我生活的小镇从九十年代开始就很盛行摩托车,鼎盛时期每家每户至少有两辆以上,以女式摩托为主,加上我们镇又是周边有名的人口大镇,所以无论是走在镇里的大路,还是乡间的小路上,都有摩托车走街串巷的踪影。

按说吧生活在私人交通工具如此密集的环境中,难免发生点什么交通事故是很正常的。但打从我小学四五年级开始学会骑摩托车,就敢一个人骑着去市集去买玩具,且从来没出过一次车祸。我哥我姐比我更早会骑摩托车,我哥在很小的时候就会骑自行车给家里的杂货店进货,到了初中甚至都能帮我爸一起修男士摩托车。我依稀还记得有一回我姐的车跟人撞了,脚踝缝了许多针,一度让我感到很害怕,不过她痊愈后就跟没发生过事一样照开不误了。

其实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严格意义上,我是出过一次车祸的,但我并不是主要肇事者。那天夜里,我载着我的同学兼好基友猴脯在小镇上游车河时,他可能是被我潇洒的驾姿折服了,执意要坐上前面的位置,于是悲剧就发生了。猴脯操着他那生涩的车技载着我行驶到十字大街时,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神差鬼使的把油门瞬间提高了几个档,车子一下子撞上四五个石阶,把一家豆浆店的塑料凳都给撞飞了,偏偏其中一个凳子砸到一个小女孩身上了,小女孩瞬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当时猴脯整个人都硬化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从小到大就是关键时刻挺冷静,我迅速伸手过去把钥匙给拧了,我怕他再次闯祸,但当前的这个祸已经是躲不过的了。

接下来的情节简直不堪回忆,小女孩的妈妈率先发难,扯着我们不放,一定要去医院。我只记得后来我们是一起跪在那家人的大院里等各自的父母来解决此事,这便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场车祸。

还是第一场车祸

闲话少叙,书接上回。

我在做完拔智齿手术后还有一次微波和雾化的治疗,我寻思着就不要请假影响工作,干脆等下班后再去,便跟医生约了时间。下班后原本同女友约好一起吃饭,无奈她要加班叫我先吃,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啊。于是按照习惯,我吃完晚餐后便服下了医生开的一大堆药,就在前几天,我还在跟龙二科普,开车前可千万别吃药,一般药里都有镇定作用,容易使人犯困,这会我就全给忘光了,然后我就上路了。开着车时我还想了一会今天在一个会议上犯的错,心里有些戚戚然。

待我从迷迷糊糊中醒来的时候,我的眼镜不知道飞到哪去了。驾驶室里满是呛人的烟,眼前是两个瘪掉的气囊,身上安全带勒得紧紧的。有人在敲我车窗,我甩了甩头,清醒了会,找到了脚边的手机,拿起来一看,正在呼叫119,顾不上太多,我就开了车门先出来了。一下子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我整个人一个激灵,所有的事情就都记起来了。

我在高速追尾了。

车头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被我撞到的奥迪倒伤得不重,车主在打报警电话,描述着具体位置。我此刻还是有些懵,不知道是被气囊糊脸的缘故还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故不知道怎么处理。此时脑海里过了一遍交规,得报警,不对,对方已经在报了,就不浪费警力资源了吧,那就报保险。我看着我的车虽然在冒烟,但是应该没有爆炸的危险,于是又折回驾驶室找到了失踪的眼镜,摸到了一本平安保险手册开始打电话。平安的客服姐姐说我的保险已经过期,还教我看续期的是哪一家保险公司,这才又摸到了太平洋保险的保单资料袋。

就在我报着保险的空当,突然拖车就出现了,车上还坐着个修车公司的工作人员,我当时也没注意到有这么号人物存在,而且至今我也搞不明白这拖车是谁叫来的。拖车司机倒也手脚麻利,过来就对我说你全责,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交警,心想这是秒判决啊。他解释说高速追尾就是后车全责,没有保持好安全距离,我还想辩解两句,因为我想起来是前车急刹车我才来不及刹车的,但他也没再理我。

最前边还有辆蒙迪欧停着,车主陈述说因为我的车前灯飞出去打到他的车屁股了,但是没砸出什么痕迹来,充当起交警角色的拖车司机叫他没事可以先走,于是他就先走了。有个哭笑不得的小插曲,一开始蒙迪欧车主提醒我去放个三脚架防止再发生二次意外,我去看了看我的后备箱,没找到三脚架,问了奥迪车主,也说没有,最后是蒙迪欧给了我一个,我走到百米开外刚架好三脚架,回头走没一小段路,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可怜的三脚架被一辆金杯活活压扁了。所以临走前蒙迪欧要了我联系方式,我赔他一个三脚架。

继续回到现场。我们各自开始拍照,等待交警过来处理。奥迪拍拍我的肩说,人没事就好,我艰难的笑了笑。接着拖车司机告知我们交警不来了,因为责任明确,直接报保险就行,问我的车还能开吗,我说我不敢开,他说那就拖吧。期间保险公司有至少超过三个人给我打了电话确认位置,最终说无法在高速处理,得去附近出口。得咧,我把车里东西稍微收拾下,上拖车去附近的高速出口处理。此时那个修车公司的黑衣工作人员过来说帮我申请快速理赔,但是因为时间太晚,快速理赔失败了。

此时我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开始打电话给医生说明情况取消当晚的治疗,打电话给我姐的朋友叫他来帮我一起处理并送我回公司。拖车司机问我是不是全保,我确认了下说是,他说那就好办多了,连拖车费用都不用出,我当时心想我应该感到欣慰?接着我把情况告知了我哥和我姐,差不多就到约定的处理地点后,又等了十来分钟保险公司的人员赶来勘查。此时刚好我姐的朋友也过来了,大家一起交换了信息,把证件拿出来拍照后,勘查手续差不多完结了各自签字就可以走人了。

勘查员临走前交代可以去某个指定的4S店修车,但不强求。黑衣人说我们也可以修车,此时我才真正弄清楚他的身份,看在他为我跑前跑后的份上,既然都差不多,那就选择他们家吧。他爽快的跟我说保证一星期搞定,一分钱不用我出。

众人散开,各自归家。

第二天上班,我头还有些晕,我分不清是拔牙创口导致的还是昨晚车祸的后遗症。期间还接了几个保险公司和修车公司的电话,我不禁在想如果在通讯不发达的时代是怎么处理这些事情的呢。我跟蒙迪欧要了个地址,在网上买了个三脚架给寄了过去。后来陆续有人知道了我的情况,典满还帮我庆祝了劫后余生。回过头想想确实挺后怕,如果当时撞上的是泥头车,只怕我这会就不能在这谈笑风生了。

我照常工作,甚至还主力策划执行了一次公司的中型活动项目,丝毫看不出是出过车祸心有余悸的人,反倒是干劲十足,可能是更珍惜这一次活着的机会了吧。我觉得这无关心理素质强弱,只是我的责任心不允许我在一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上做过多的纠结,我想这也是成熟的一种姿态吧。

又过了几日,我的车迟迟不能定损,打了几个电话催了后说要去交警大队开事故责任认定。然后约了奥迪一起去了趟交警大队,办完手续后,他的车就出险了,我的还遥遥无期,得继续等待。

这便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车祸了。

小结:

1、不疲劳驾驶,开车前不吃任何药物,感到精神恍惚应及时下高速找地方休息,或者车上备凉水泼面醒神;

2、出事故第一时间报警,甭管别人报了没报,自己报了也有个记录便于理赔;要求交警必须得来,无论职责是否明确,不来至少给个电子单,免得后续还得再跑一趟交警大队;

3、架好三脚架防止二次意外;

4、报保险;

5、选择保险公司推荐的修车公司,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修车公司尽量不要碍于献殷勤选择,过意不去就发个红包,所谓的一星期包修好,现在三个星期都未必能修好,修得好不好还不知道;

6、人没事就好,这是这次车祸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最有感触的;

7、其他也不值一讲了,记住汽车是便利的交通工具,但是容易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伤害,所以一定要慎重对待。

此文绝无续篇,请勿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件事说来荒唐又意外。不知道发在哪里,那就在这里说一说了。 大概以前是只会在美剧里看到这些急诊室的医疗器械,没想到...
    朱迪斯儿阅读 139评论 0 5
  • 2019年1月1日,猪年的第一天。 下午我带着妈妈、哥哥和孩子们去超市给她们买礼物。市里车多人多,他们提前下车,我...
    风杏子1阅读 292评论 3 2
  • 晚上下班回到家,小王子还没有回去。看看时间,应该也快到家了。 走进厨房,把大王子早就做好、但已经放凉的饭菜重新加热...
    阳子驿站阅读 152评论 3 3
  • 盘坐在云头的十道身影目光透过层层云雾静静的凝视着玄义的一举一动,就在气氛已然有剑拔弩张的势态时,恭侍在一旁的阁...
    懒小豹阅读 239评论 3 4
  • 君居南楼向南看,我亦向南看楼南。 南有花枝生别家,君生兰心我生欢。 为悦君兮君不知,南花移种到君前。 栽花容易栽心...
    梅心梅飞阅读 244评论 3 19
  • 艺术简介 吴圣之,原名吴刚,号卿正,豫之,天嗣,开元。1986年出生于河南省,固始县,中共党员,文化部国家高级...
    5e66e3d46cda阅读 22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