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着爱情入眠Chapter3

谢正媛的经历并不比柯小艾‘平凡’几分,同样是抱了飞蛾扑火的态度为爱在所不惜。大学毕业后,她跟同学一起来到了这座城市,又一起来到柯氏连锁店应聘。当时柯明中刚刚筹备了第五个连锁店,正缺一个主管,恰好那天柯小艾在家,就陪着爸爸一起来面试这几个大学毕业生。而父女俩共同看中的也就是这个谢正媛。这个女孩举止高雅,容颜清秀,对生意和市场又有着个人非常独到的见解,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当即柯明中便拍板签了谢正媛。

而谢正媛对柯明中更是印象深刻,当那一对父女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还以为这二人是兄妹关系,男的英俊潇洒,举止谈吐不俗,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成功人士,身边的女孩清纯可人,秀丽端庄,依偎在男子身边,瞬间让谢正媛明白了什么叫‘小鸟依人’。可是,签完合同,柯明中邀请她共进午餐的时候,她才惊讶地知道,原来这个女孩是老板的女儿,而自己的老板竟然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钻石王老五。席间,柯明中谈笑风生,又谦和又绅士,熟男魅力势无可挡。那一餐饭,让谢正媛彻底坠入爱河,不能自拔。

为了赢得柯明中的心,谢正媛新官上任三把火,绞尽脑汁,使出了全身的解数来管理这个连锁店,只用了一周的时间,就赢得了柯明中的信任和赞赏,只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谢正媛就让这个店走入了正轨,管理制度严格,店员行为规范,一点看不出是刚刚开业的样子。而她本人,更是看不出是一个刚刚从商学院毕业的新手,仿佛她已经有过多年的管理经验。这给了柯明中很深的印象,深深为自己得到了一个人才而窃喜。此后,谢正媛回请柯明中,在红蜻蜓大酒店里,她一袭吊带红裙,轻露酥胸,淡抹红唇,再加手上的一杯红酒,彻底迷倒了柯明中,二人在杯筹交错间眉目传情,无需语言,已经明了了对方的心意,也就是在那一晚,在酒店的豪华客房,谢正媛将自己的处子之身交给了柯明中。那一夜之后,这一对熟男少女便发誓生生死死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谢正媛八方得意,好不风光,刚刚毕业就得到了企业高管的位子,又掳获了老板的心,即将成为家财万贯的阔太太,实在令人羡慕。只是当她把这一讯息传至家中的时候,事情就陡然起了变化。谢妈妈听说女儿要嫁给一个比自己还年长的有钱人,气得当时就躺在了床上,谢爸爸更是火气冲天,连声叫骂女儿给谢家丢了脸,败了门风,并声明如果谢正媛坚持不要脸地嫁给那个老头子,他就与她断绝父女关系。谢正媛才不在乎这个,死心塌地地要跟柯明中,反正自己的身子都已经给了他,结婚只不过是再要一个名分,就算没名分,她也要跟着柯明中,何况柯明中视她如珍宝,信誓旦旦要与她白首偕老呢?

当然,结婚现场她还是想要有家人在场,老爸老妈恐怕指不上了,她只好把目标投向从小一直疼爱自己的哥哥谢正言。谢正言听说妹妹要结婚,先是高兴地祝贺,再听说新郎是个五十岁的半老头子,他一下子惊住了,虽然在国外接受的是开放式的思想,但想到青春年少的妹妹要与一个半老头子共渡时光他还是难以接受。电话中反复劝说,可是妹妹是死心塌地毫不动摇。而父母那里竟然要他不许参加妹妹的婚礼,不然这个儿子他们也不认了。无奈,他只得答应先回国,但去不去参加婚礼不一定。

谢正媛一咬牙,反正婚礼是要如期举行的,哥哥不来就不来。可是婚礼那天,谢正言竟然出现了,一下子给自己增添了许多光彩,要知道,自己这个哥哥可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到了哪个人群,绝对是一下子便能吸住众人眼球的。新娘子已经美艳绝伦,又有一个体面潇洒的哥哥陪伴,实在是风光无限,谢正媛觉得自己的头抬得比什么时候都高。

婚礼结束,与柯明中回到爱巢,共赴良宵,几番云雨之后,谢正媛就躺在丈夫的怀里聊起天。

“老公,我不知道我哥能在这里呆多久,咱们总算是一家人,明天我们约他来吃个饭吧?再把小艾叫回来,你说好不好?”

柯明中当然同意,娶了这样随心如意的女人做老婆,他宁愿舍弃全世界呢。

“好啊,干脆明天咱就在家中摆宴,请鸿宾楼的大厨给我们做下一桌菜,怎么样?”

谢正媛高兴得连连亲了柯明中几口,“太好了,我现在就跟我哥联系。”

谢正媛爬起来就给谢正言电话,而此时谢正言正与柯小艾在一起如胶似漆。听说妹妹、妹夫要请自己去家里做客,妹夫的女儿柯小艾也会到场,他看着怀里的柯小艾抿嘴笑了,“好啊,我一定去。”

谢正言刚放下电话,柯小艾的电话又响了。柯明中兴高采烈地说明天晚上要请谢正言吃饭,希望她能回来作陪。柯小艾当然同意,扔了电话,伸手搂住谢正言的脖子,娇柔地说,“明晚是不是有好戏看呢?”

谢正言亲了她的额头,“难道你不爱看好戏吗?”

一夜狂欢。柯小艾醒来。

时针已经指向十点半,窗前虽有厚重的窗帘,柯小艾也能感觉到外面此时正是阳光明媚。身边的谢正言还在熟睡。她看着他,就连睡梦中,他都是那么好看,她微笑了。她真想就这样永远躺在他的身边,永远不和他分离。可是,就在眼下,她都不敢奢望一点点,今天,她必须还得去上班。

柯小艾没有惊动谢正言,悄悄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提了自己的手包悄悄开门下楼。还不待打到车,电话便响了起来,那边响起邹宁清脆的声音,“嗨,上午好,我刚刚睡醒,你呢?”

柯小艾想起昨晚是邹宁的夜班,而自己竟然在别的男人床上鬼混,只想了一想,她的脸便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儿。

“我也睡懒觉了,才做准备去上班,今天我下午班。”她慌忙回答。

“哦,懒虫,现在上班还早,不如我们一起吃个中饭?我请你?”

柯小艾顿了一下,随即便同意了,“好的,正好我有个事要跟你说。”

柯小艾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脸再担当邹宁女朋友这个称号,就在昨晚,她已经污辱了邹宁,她不该以邹宁女朋友的身份与谢正言上床。而今晚,明晚,以后的许多晚上,自己一样经受不起谢正言的诱惑,还会与他翻云覆雨,这对邹宁不公平,干脆,就趁着今天,把话挑明了吧。

十分钟后,柯小艾与邹宁在一家便餐厅见了面,邹宁不知道柯小艾的变化,还和从前一样随便地拉起她的手,亲热地说,“小艾,昨晚我跟主任合作了一个大手术,十分成功,真过瘾。我们主任说了,一年之内,我就可以挑起大梁了,前途无可限量。为了这,我们也得庆贺一下,是不是?今天我买单,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一向简朴节约的邹宁竟然要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这让柯小艾有些感动,只是这一切怕是来得太晚了,她强打笑颜说,“我没什么胃口,随便你吧,我只要一碗素面就成。”

邹宁瞧了瞧她,“咦?馋猫不馋了?那我可省下了。”

两个人实在是太熟了,熟得无需任何客套。于是邹宁便只要了两碗素面,外加两小碟凉拌菜。柯小艾如同嚼蜡般地吞咽着面条,却是张不开嘴说出分手两个字。

邹宁倒是大口地吞着面,边吃边说,“你们内科那边进展得怎么样?你们科室有什么特别的打算吗?”

柯小艾放下筷子,“邹宁,我不想提工作的事,我有另外一件事要跟你讲。”

“说吧,跟我有什么好忌讳的?”邹宁还是很随意。

柯小艾看着眼前大口吃面的大男孩,心里竟十分不忍,两个人好了四年多了,虽然一直没越雷池,但彼此早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人,当成最亲的人。她在昨天之前也根本没想过会与他有什么摩擦,根本没想过会同他提到分手这个字眼。可是,谢正言的出现,打乱了一切,掠夺了她心底有关爱情的一切。想到谢正言,那种神魂颠倒的滋味便又涌上心头,全身心所经历过的快感让她为之一振,不行,必须要说出来,不仅仅是为自己,也要还邹宁一个尊严。

“邹宁,我们结束吧。”柯小艾斩钉截铁地说。

邹宁吓了一跳,顿时停下筷子,“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结束吧。”

“为什么?”邹宁的声音有些异样,瞪着她,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她嘴里吐出的那句话。

“我爱上别人了。”虽然有一点点痛,但她还是坚决地说了出来。

邹宁直愣愣地望着柯小艾,他从她眼睛里看到坚决。

“是谁?”半晌,他把眼睛垂下来,低低地问。

“我还不想说,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们结束了,不然对你不公平。”柯小艾咬住嘴唇,不敢去看邹宁的眼睛。

邹宁低下头,默默地去吃剩下的半碗面,每一根面他都细细地嚼过,最后把碗底的汤也喝光,才抬起头来,目光中是异常的宁静。

“小艾,我太了解你了,所以我相信你的话。如果那个人真的比我值得你爱,那么我祝你幸福。”

柯小艾哭了,“对不起,邹宁,我不知道他是否比你值得爱,只是我在他的面前沦陷了,我愿意为此去承担任何后果。”

“我信。那么,再见。”邹宁给了她一个淡定的微笑,起身走了。

柯小艾坐在那里一动没动,同样,她也了解邹宁,这是他的做事风格。从来不拖泥带水,婆婆妈妈。大学的老师就曾预言,将来邹宁注定会是一个出色的外科医生。现在毕业刚几个月,她几乎就已经看到了他的未来。而于感情,她相信邹宁爱她,他该是同样没有想过有一天两个人会谈到分手,他们彼此都以为结婚生子早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如今自己背叛了他,他不会动怒,更不会哀求,他只能把痛苦埋在心里,同时给自己祝福——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自己与他除了没有激情澎湃,几近完美。

可是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已经结束了。柯小艾抹了一把眼里渗出的泪水,自嘲地笑了。就在昨晚,自己已经把身体交给仅认识一天的男人,她已经没有资格坐在这里想邹宁了。

柯小艾来到自己所在的心胸内科,一同分进来的同事小苏还没走,见了她就说,“小艾,今晚约上邹宁,我们一起HAPPY去?”

柯小艾摇头,“对不起,今晚我家里有事。”

小苏不解,“不对呀,你爸昨天新婚,人家正在蜜月中,你跟着起什么哄啊,我男朋友今天升了职,想要和朋友们狂欢呢。”

“呵呵,那替我恭喜他,我家确实有事,我爸要请人吃饭,要我作陪的。另外,”柯小艾淡淡地说,“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我和邹宁结束了,以后,我和他再没有什么关系了。”

小苏瞪大眼睛,惊叫,“真的假的?为什么?你开什么玩笑?”

“呵呵,真的,也不为什么,我们年轻人的爱情又有多少靠谱的?别那么大惊小怪的。”

其实柯小艾理解小苏为什么会那么惊讶,因为谁都知道自己是本市富豪柯明中的掌上明珠,谁都知道邹宁是这所医院的一代骄子,郎才女貌,情投意合,恋爱从大学谈到医院,谁都没见过俩人红过脸儿。这一桩人人艳羡的美事,怎么就突然告吹了呢?但是柯小艾却从来都不是乱开玩笑的人,她说出来的话一定是真的,这一点小苏是相信的。明天之后,这份引人注目的爱情终结必定会成为这所医院里的一个热议话题。邹宁和柯小艾要面对太多的目光和话语,在劫难逃。

柯小艾认了,她说了,她愿意为此承担一切后果,以此来明示她对谢正言的爱情之轰轰烈烈。而此时,谢正言在做什么?他在为今晚的见面做准备吗?他会跟那一对老夫少妻讲与自己的爱情吗?如果不讲,自己将与他如何面对?假装不认识?假装一本正经?那样子会不会很好笑?

柯小艾的心头很快就填满了对晚上见面的期待,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她不再计较自己在单位将要面对的尴尬。下班时间一到,她就忙不迭地冲出医院大门,恨不得一步就踏进自家的那幢三层小楼。

计程车太慢,她的心早飞回家去,飞进谢正言的怀抱里。总算到了家,推开大门进去,柯小艾看见谢正媛正在小菜园里摘西红柿。见她进来,就直起腰笑道,“小艾回来了?快进屋休息吧。今晚我要用咱们家的绿色蔬菜招待客人。”

柯小艾向她点头一笑,她实在不知道该叫她什么才好。算起来她总是长辈,理论上讲是该叫姨的,可是她才大自己一岁呀,这个姨字也出不了口。

“客人已经到了?”她问,省去了称呼。

“嗯,在屋里和你爸聊天呢,过一会儿会有鸿宾楼的人来送菜,我摘几个西红柿做个沙拉。”谢正媛笑着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柯小艾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心就怦怦地跳起来。一夜恩爱,一天不见,他有什么变化吗?他见了自己会怎么样?怀着无比复杂和激动的心情,她开门进了屋,见谢正言手捧一杯茶,正坐在红木椅上与柯明中聊天。只见他一身纯白色休闲打扮,英俊爽朗,柯小艾的心一下子就醉了。

柯明中见女儿回来,连忙站起身过来,拉住女儿的手把她拉到谢正言的面前,“呵呵,你们应该见过吧?这是我女儿柯小艾,这是正媛的亲哥哥谢正言,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谢正言礼貌地伸出一只手,脸上是那种没有什么特别的微笑,“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看来谢正言还在假装跟自己不熟?柯小艾只好顺应了他,也伸出手与他握了一下,“你好,谢先生,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大家又都坐下来,柯明中看了看二人,有些尴尬地笑道,“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叫什么柯先生谢先生的显得倒是生分。”

“可是,我该怎么称呼这位谢先生呢?”柯小艾故意问。

柯明中却郑重地说,“不管怎么说,正媛是你的后母,你该叫她姨才对,正言是她的亲哥,你该叫他舅舅。”

谢正言面不改色,稳稳地坐在那里,瞧着柯小艾,嘴角又浮现出一丝有趣的微笑。柯小艾倒是不干了,“我才不叫他舅,凭什么要我叫他舅。我只知道,我妈姓艾,只有姓艾的才能是我舅。”

柯明中有些恼火,二十多岁的姑娘了,竟然不懂给父亲一点面子。这时候谢正言说话了,“哦,柯先生,是因为母亲姓艾,所以,女儿才叫小艾的吗?”

柯明中连忙点头,“是啊,当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来,她妈妈就决定用她的姓给孩子做名字了。”

“你瞧,这位谢先生也称您为柯先生,他也没叫你妹夫啊,”柯小艾插嘴道,“如果你肯叫他一声哥,他肯叫你一声妹夫,我就管他叫舅。”

“小艾,怎么这么没大没小?”柯明中有些挂不住了,面对比自己小了二十岁的大舅子,其实他比谁都尴尬。关于此事,他与谢正媛在被窝里已经探讨过。谢正媛知道没法让柯明中叫谢正言哥哥,连自己也觉得难受呢。她就说干脆就让他叫谢正言名字好了,不必非得按世俗那样排辈份,就当他是弟弟好了。至于小艾,随便她,都知道她的个性,也不勉强她,就算她叫自己谢正媛,自己也不会生气。柯明中听得心花怒放,为此还好好地奖励了新媳妇一番,拼足了全身力气,把她服侍得妥妥贴贴。

谢正言大笑了,“没关系,柯先生,我喜欢女孩子这样的个性,多可爱啊,你不必在意。她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好了。”

谢正媛进来了,随后进来的是一位送餐的小伙子,他将一个大食盒放在餐桌上,冷热荤素十个碟碗变戏法一样出现在大伙面前。谢正媛一边招呼大家来吃饭,一边把用自家的西红柿做的沙拉放在桌上。

柯明中和谢正媛坐在一侧,谢正言和柯小艾坐在另一侧,四人开始吃饭。柯明中打开一瓶上等红酒为大家一一斟满,开口说道,“我柯明中五十岁得了正媛这么好的女人陪伴身边,又有宝贝女儿小艾,真是双福齐享啊,值了,真的值了。今天正言能来家真是太感谢了,我得跟你说一句,请你和你父母一定放心,一定相信,我一定会让正媛幸福的。”

谢正言微笑,“只要我妹妹觉得幸福,就没问题。我家人这边你不必在意。”

“可是,我还是希望你父母能放弃偏见,来亲眼见证一下女儿的幸福。”柯明中回头看了看谢正媛,目光充满亲昵和怜惜。

谢正媛为柯明中夹了一块笋片,温柔地说,“没关系的,明中,我爸妈早晚会想开的,别想太多。”

柯小艾望着那一对相爱相亲的情景,回头看了一眼谢正言。谢正言却并没有瞧她。柯小艾觉得受了冷落,眼前的谢正言和早间床上的谢正言判若两人啊,那个时候的他如火热情,恨不得将自己吃进肚里,咬成碎片。他不是说有好戏看吗?为什么到现在他还不张口?柯小艾本以为谢正言会在酒桌上把他跟柯小艾的关系提出来,丈夫的女儿已经和妹妹的哥哥搞上床了,这个结果会掀起怎么样的轩然大波?柯小艾很想看看老爸和谢正媛的反应,然后她会昂然宣布,她柯小艾今生今世就跟定谢正言了,至于什么伦理纲常,排资论辈的事,跟她没关系。

可是谢正言为什么还不说呢?就好像他真的跟自己不熟似的?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他什么意思?柯小艾决定再等一等。她觉得这话由谢正言先说更有力度。她也觉得这话就应该是谢正言先说。不得以,她只好低头吃菜,任凭心里乱七八糟地翻江倒海。

这时候,谢正媛的话题已经转到了哥哥身上,她亲热地给谢正言夹了菜,笑着问,“哥,这次回来能呆多久?能陪我多呆些日子吗?”

柯小艾立刻把耳朵支起来。

“我不走了,就留在这里。”谢正言答。

“留在这里?你是说要留在这个城市和我在一起吗?”谢正媛惊喜地问道。

谢正言点头微笑,“对啊,我现在有十足的理由留在这个城市,我也觉得这个城市挺适合我的,在这里工作生活未尝不好。”

柯小艾脸上开始发烧了,她知道大约话题就要来到自己身上了,他说他有十足的理由留在这个城市,此前他不也说有一个女孩让他感兴趣,要在这里建立自己的家吗?她偷偷地望了一眼谢正言,又羞羞地低下头,等着她盼望的那一刻。

“那可真是太好了,”谢正媛高兴得不得了,“做梦我都没想到,我亲爱的哥哥会为了我留在这个城市,以后我要和哥哥经常见面了,真是太好了,”她转向柯明中,“这下你可得注意点儿,你对我有一点点不好,我都会让哥哥替我算账的。”

柯明中大笑了,“好的好的,欢迎监督。”

谢正言才回头看了柯小艾一眼,目光中有几许温情。柯小艾瞟了他一眼,脸红红的,这也许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的羞涩。

不料,谢正媛又突然问道,“那嫂子的事怎么办呢?”

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在柯小艾头顶上炸开了花。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身子晃了一晃,差点栽倒下去。脸已经惨白了,她抬眼去看谢正言,而谢正言也正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眼光在瞧着她。嫂子?什么意思?难道他……?

柯小艾的手已经微微颤抖,她强忍着,等着谢正言回答。

她感觉到身边的谢正言轻轻叹了口气,“我不想在这里提到这个问题,我会处理好的。”

谢正媛果然不再追问,就把话题转向了别处。终于,大家发现了柯小艾的异常,她低着头,只扒拉着碗里的几根菜,一声不响。

“咦?我女儿今天怎么怪怪的?”柯明中说,“头前还叽叽喳喳地跟我没大没小呢,怎么吃起饭来却一声不响了?是不是饭菜不合口味呀?”

柯小艾没有说话,仍然用筷子拨着碗,她的内心里早已经乱成一锅粥,她无法接受这一突然的袭击。

谢正媛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自己的脑袋说,“哎呀,怪我不好,我怎么能这么疏忽大意呢?明中,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把邹宁请过来呀?怎么就把他给忘掉了呢?真是对不起小艾了。”

“哦,其实我是想到的,可是我想今天主要是请正言吃饭,怕邹宁在这儿不自在,那孩子个性也挺强的,就没叫他,这不怪你。”柯明中连忙为爱妻解围,又转向女儿说道,“小艾,爸爸这么考虑对吧?你那个邹宁肯定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柯小艾突然扔下筷子,“我和他早都完蛋了,不要再提他。”

她起身离了桌,推开后门去到后院的梧桐树下站着了。柯明中夫妇不解地望着她的背影。

“这孩子怎么了?真是不懂一点礼貌,正言你可别见笑,被我给惯坏了,真是。”柯明中很有些尴尬。

谢正媛倒很体贴,“别这么说她,小艾一定是和邹宁闹矛盾了,年轻人嘛,使使性子也没什么,这是自己家,又不是在外面。”

谢正言没说话,低头把碗中的菜吃净,说道,“我吃饱了,谢谢你们的款待。”

柯明中又连忙叫谢正媛沏茶,“哎呀,你看看,叫这孩子闹的,饭也没吃好,真是……”

“啊,不不,我吃得很好,没关系的。”谢正言连忙摆手,“茶我就不喝了,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一步了。”

谢正媛见哥哥要走,也知道留不住,只好作罢。柯明中向后院喊道,“小艾,客人要走了,出来送送。”

柯小艾大步窜回来,一脸铁青地说,“我也要回宿舍。”

“你这个样子,就别走了,在家呆着,爸爸陪你好好聊聊,行吗?”柯明中说。

柯小艾也不答言,抬腿就走。谢正言向妹夫一笑,“我去送她,你们放心吧。”

谢正言拦下一辆出租车,柯小艾也没看他,但却顺从地钻了进去。谢正言知道,这丫头当时没直接走掉,就是要等自己一起,向自己问个明白。

柯小艾坐在车里一直都不说话,她紧咬着下唇,双拳也紧握着,她的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就好像被上了发条。她不知道怎么样开口去质问谢正言,她希望他能主动交待,到底谢正媛口中的嫂子是怎么回事,到底他对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是玩弄还是真心。

谢正言坐在她身旁,也一直冷着脸,突遇这样的事情,也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向柯小艾解释才能让她释怀。他知道他已经伤到了她。这个姑娘以飞蛾扑火的态势爱上了他,委身于他,一心想要跟着他。而他却辜负了她。可是,她能理解自己内心的苦楚吗?

他侧头看了几遍柯小艾,这姑娘都是紧绷着脸。

“小艾,一定要我解释吗?”他终于开口。

柯小艾不说话,不点头也不摇头。

“如果你可以不用我的解释就信任我,我真的不想解释,我本想让那一段就成为永生的秘密,我会处理妥贴,我不想让它成为我们之间的……。我只是想,我们之间就干干净净地开始,什么也没有,只有爱。”

柯小艾听出来了,谢正言不打算把他的故事讲给她听,他想把他的过去甚至是眼前作为一个秘密隐藏在心里。他为什么不真诚点儿呢?他为什么不可以把他的过去和自己分享?有什么可耻的吗?很难以示人吗?才刚刚开始就这样,以后还有的相处吗?鬼知道他都有什么可耻的过去?

柯小艾怒从心头起,冷冷地说,“那就算了,我也没心情听。再见,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她让司机停车,也不管是什么地方,下车就走。谢正言跳下车,向她的背影喊道,“柯小艾,一定要这样吗?”

柯小艾没有回头,大踏步跑走。谢正言顿了一下,扭头钻回车里,扬长而去。

柯小艾发现谢正言并没有追上来,才放慢了脚步,边走边哭起来。后来干脆就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放声大哭起来。自己这是干什么?发狂了还是抽疯了?为什么稀里糊涂地就上了人家的床,把自己的大好一生就此毁掉?还要期待着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想来真是幼稚得可笑啊,人家不过是看自己幼稚,弄上床玩弄够了就拉倒了呢?

越想越觉得窝囊,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要脸。柯小艾顿足捶胸地号啕着,恨不能给自己两个耳光来解恨。有好心的路人在她身边停下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又有人提出送她回家或去派出所。柯小艾才冷静下来,自己这是在大街上呢,私底下丢够了人又来外面丢人来了?她只好抹了眼泪,离开了长椅。一个人慢慢地在街上走着,头脑也开始冷静下来。

她回想了谢正言的话和行为,从头到尾回想了与他的交往,又重点想了昨夜与他的缠绵,她的心绪慢慢又温暖起来。其实都是自己主动找上人家的,说到欺骗不也是自己自找的?就算他有什么过去,自己也没问过,人家为什么要说呢?再说,一共两个人认识才不到两天,就算他想说,哪里又机会?当然,事实上,他确是不想跟自己谈他的过去。也许他真的有难言之隐,也许他真的是为自己好,不想让自己介入他的过去?他只想给自己未来?

这样一想,她发现自己的恨和怨竟慢慢地褪去了,也许,自己该重新面对这个问题,不该武断地处理与谢正言的关系,至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了结。抬头看,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口,这可真是习惯成自然。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快十点了。此时,谢正言该是回到他的客房了吧?他在做什么?他在想什么?他没有来追自己是因为他不想放弃男人的自尊还是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她很想知道。

‘想知道’这个念头一出现,柯小艾就抑制不住自己想立刻见到谢正言的渴望了。她转回身来,拦住一辆出租车,跳了上去,直奔谢正言下榻的酒店。一路上,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立时出现在他的面前。下了车,直奔他的房间。到了门口,强制屏住了呼吸,尽量手法轻柔地敲了门。大约两秒钟,门打开,谢正言出现在门口,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激动,一把把她拽进屋,“你真的来了?”

“你认为我会来吗?”柯小艾又见到了那张英俊的脸,心情又有些激动。

“我在赌,如果今晚你能来,那么这一生一世我都不会辜负你,如果你不来,那么就是我们没有缘,我们的相遇根本就是个错误,一见钟情根本就是个笑话。”谢正言说着,把柯小艾紧紧搂在怀里。

柯小艾心中的冰一下子被谢正言融化了,只他这一句话,她便觉得她之前的奉献和付出是值得的,这是爱人之间说的话,他对她充满期待。

“你真的一生一世都不会辜负我吗?”柯小艾觉得身体已经被抽去了筯,软软地瘫在谢正言的胸前。

谢正言捧着她的身体,用那样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真的。”

“可是,如果我真的没来,或者我选择明天再来,会怎么样?你就真的……会放弃我?你就真的以为我们之间就是个笑话?”

“是的,我已经决定,如果你不来,明早我就退房离开这个城市,再也不回来。”

“可是,万一我就没回来怎么办?我就再也看不到你了?”柯小艾哭了。

“可是,你来了。你终究来了,这导致的结果是——我再也离不开你。”

两个人互相对望着,终于,谢正言将唇印在柯小艾的唇上,双手一紧,将她紧紧束在胸前,狂热地亲吻起来。他们又重复了昨天的故事,疯狂地,激情地纠缠在一起,两个人再次合二为一。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更猛烈,彼此似乎要把对方吃掉,没有温柔,没有抚慰,他们之间,只有蛮横的征服,只有粗暴的掠夺。柯小艾觉得自己真的疯了,她不再是那个冷静的女医生,也不是那个端庄沉静的淑女。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就会变成这样,他难道有什么魔法来控制自己吗?但是,那满心满身的欢愉却是真实的,为此她宁愿付出一切,什么都不在乎。

终于,一切平息,这一对男女像欲挣脱牢笼而失败的困兽,汗淋淋地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互相对望着。柯小艾觉得浑身上下都火辣辣地痛,可是她的心却是无比的畅快,她的神经是无比的放松。他们就那样互相对望着,目光中是无比的温柔。

“小艾,以后我们不要这样了,我们好好的,让我好好爱你,温柔地爱你,好吗?”谢正言说。

柯小艾点头,“是我太爱你了,像发狂一样地爱你,所以才会这样,以后,我们不要这样了,你要让我每天都能够感受到你的爱,不再担心,不再怕失去,可能我就不会这样了,是吗?”

谢正言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头发,“不会了,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一定要让自己值得你的相信。给我点时间好吗?让我处理好我的过去,然后我会给你一个充满爱的未来,光明的未来。”

柯小艾眼圈红了,“我信你的,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无条件地相信你。你要我给你多长时间?这段时间我该怎么给你?”

谢正言将柯小艾搂进怀里,“我不知道要多久,只是我得离开一段,离开你去处理我的事。什么时候我回来,就是我们结婚的时刻,好好等着我,行吗?”

“我一定能等到你回来,是吗?”

“你刚才说无条件相信我的,这会儿就食言了?”谢正言声音中带着笑意。

柯小艾轻轻叹了口气,“无条件相信?说起来很容易,可是做起来会有多么难?”

谢正言翻过身去,眼睛望着天花板,轻轻苦笑了,“何尝不是?”

柯小艾抬头看他,她看到,他的眸子里有那样奇怪的东西。他究竟有怎样的故事怎样的过去?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谜?可是他不打算讲给自己,他要自己无条件地相信他。那么好吧,就这样吧,就凭刚才那番暴风骤雨般的爱,值了。

柯小艾和谢正言没有再做爱,似乎是那一阵疯狂把他们的力气都用光了。剩下的时间里,他们就是拥抱在一起,互相给予对方温柔的爱抚。后来,他们就睡去了,睡得都很安详,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

柯小艾洗了澡,素面朝天地出来。谢正言温柔地看着她,“小艾,你真美,你有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健康,青春逼人,跟你比,我觉得我老了。”

柯小艾温柔地笑了,她觉得在他面前,自己特别像一个女人。“你才不老,你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

谢正言就把她拥至怀中,轻吻了她的额头,“去上班吧,每天好好的,不要乱想,等我回来,好吗?”

柯小艾热泪盈眶,紧紧拥抱了他,“快些回来,别让我等太久。”

柯小艾离开了酒店,走在清晨的阳光下。她的泪已经干了,此时她的脸上洋溢着的是幸福的微笑,那是被爱情滋润的容光。自己已经是被男人爱过的女人了,从此,自己的生命将步入另一个风景。离上班还早,她就慢悠悠地在路上走着,伸出手拂动着路边的枝条,心情就和脚步一样的轻松。

身后有一个人远远地跟了她一段,犹豫了半天,到底还是走上前去。

“小艾,怎么这么早走在这里?有心事?”

柯小艾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邹宁。她惊讶地向四周看了看,“邹宁?你怎么会在这里?”

邹宁也四周看了看,就好像在追寻她目光的踪迹。“我心情不好,早早地起来绕城慢跑,想不到遇上了你。”

柯小艾看看邹宁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天不见,似乎又比往日清瘦了许多,她的心里一下子产生了许多愧疚和不忍。

“对不起,邹宁。”她转回头慢慢地前行,“我才发现,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女人。我不值得你难过。你是一个优秀的男孩子,你注定是一个出色的医生,注定是咱们医院未来的精英,前途无可限量,应该有一个品貌端庄的好女孩来配你,别再想我了,不值得。”

邹宁大踏步赶到她面前,“小艾,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是不是好女孩我还不清楚吗?为什么两天之间你就对自己做出这样的评价?你可以爱上别人,你可以不再爱我,但也没必要这样诋毁自己。你知道吗?你这样说比骂我还让我难受。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满意了?”

柯小艾站住,泪眼盈盈地看着邹宁,“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你更好受一些?我知道这次,我伤你伤得太深了,你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多难受。这么多年,你的心里一直只有我,我知道。”

“这么多年你的心里也一直只有我,我也知道,”邹宁终于有些咆哮,“可是为什么?两天的时间,为什么你就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事什么人让柯小艾转瞬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柯小艾的脑海里闪出谢正言的影子,她回避了邹宁灼灼的目光,低下头,“是的,邹宁,在两天前的所有日子里,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可是,就在两天前,我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的心都被另一个人掏空然后满满地占据了。所以从那时开始,柯小艾脱胎换骨了,她不再是从前的她,也已经不再值得你爱。邹宁,不要难过,为你及时脱离了我而庆幸吧,总算我没有在更晚的时候伤害你,连我自己都觉得庆幸了。去吧,邹宁,好好上你的班,找一个更好的女孩结婚,生子,不要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把我忘掉,好吗?”

“忘掉?”邹宁苦笑,“怎么可能忘掉?一个让我一心一意爱了五年的女孩,说忘掉就忘掉?就算我的心理承受力再强,我也只能做到表面上的平静。我拼命工作,但是又怎么样呢?孤独寂寞还是要来到我身边,我还是要一个人面对失去你的痛苦和不甘。到现在我连败在谁的手上都不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我如何能甘心?柯小艾,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如果真的是有人横刀夺爱,你让我知道他是谁?我要看看他究竟比我好在哪里?究竟他有怎么样的魅力能在两天之内轻而易举地得到你?”

柯小艾望着邹宁因为激动而扭曲的脸,难过得恨不得掴自己两个耳光。她舍不得这个男孩子痛苦,受委屈。她说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是她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之深地伤害了邹宁,而自己竟是这样的心疼他。

邹宁突然伸手将柯小艾揽入怀中,痛苦地叫道,“小艾,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你这是怎么了?你知道吗?我本来是想维持自己那点儿可怜的自尊,不求你,不问你,就把你永远地丢出我的心田,再也不想你。身边有那么多喜欢我的女孩子,随便找哪个都能够谈一场有自尊的恋爱。可是我欺骗不了我自己,我的心里痛苦得像油煎一样。那么深的感情,怎么能突然就消失呢?我自问自己,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到。可是小艾,你真的就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了吗?就那么痛快?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教教我。”

柯小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伏在邹宁的怀里放声痛哭起来,“对不起,邹宁,对不起……”

到了此时柯小艾才知道,自己的心底里早已经深深地烙上了邹宁的印迹,只是这两天神魂颠倒中,她根本没有工夫去想。如今她终于清醒了,才发现自己的心里其实已经装了两个人。一个新鲜可人,一个日久醇香;一个让她如痴如醉,一个让她温暖如春。可是,她总得抉择,总得放弃一个,她已经把身体交给了一个,只得狠心去伤害另一个。

邹宁也哭了,紧紧拥着她,喃喃地说,“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是你心情不好故意这样气我的,或者你在拿我穷开心,在逗我玩。好不好?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柯小艾已经哭得有些肌肉抽搐,她几乎瘫在了邹宁怀里。咬着牙让自己挺立起来,断断续续地说,“邹宁,这是真的,是真的,我被另一个男人迷倒,不能自拔,我再也不是从前的柯小艾了,我再也不值得你爱了。邹宁,别难过,你不值得为我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难过。”

邹宁的身体僵了一下,扳起她的肩,眼睛里喷射着怒火,“是谁?你告诉我,他是谁?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柯小艾摇了摇头,“别逼我,好吗?我不想说。但这确实是真的。邹宁,我们之间就到此为止吧,是我对不起你。你一定会幸福的,好好的,别再想我。”

她推开了他,转回头大踏步往前走。她想跑,可是浑身上下的哪块肌肉似乎也不听她的支配,她只得勉强着往前挪动着,心里百味交集。这一关早晚都得过,她没的选择,既然已经玩了火,就要一玩到底,更何况,谢正言已经许诺要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了。关于献身,她一点也不后悔。就算还没献身,她也还会选择谢正言。因为跟邹宁一起,就注定会是那种平淡如水、波澜不惊的安宁日子,一眼可以望到底;而跟谢正言一起,则会有大不同的精彩,光是那种震人心魄的刺激就令她回味无穷,有过一次这样的疯狂,也不枉活过一生,这样的一天值得她用平静的一生来抵换。

想着想着,柯小艾就开始坚定起来,心里的痛苦也不再那么深刻。邹宁是那么好的一个男孩子,没有自己还会有成群结队的好女孩追求他,他早晚也会过去这个心结,重新面对他的新生。他会有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他的未来,不是非得有她柯小艾存在。这样一想,她就开阔了许多。回头看时,邹宁还在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柯小艾放慢脚步,与邹宁同行,“邹宁,你告诉我,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邹宁面沉如水,没有说话。

柯小艾轻轻叹了口气,“邹宁,以后我会把什么都告诉你的,我不是故意瞒你,只是现在有些事情还……嗨,算了,不说了。”

在谢正言把他的问题解决掉,重新回到她面前之前,柯小艾不打算把这段爱情说给任何人听。因为毕竟两个人的身份有些尴尬,将来一旦公开,必定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注定会有无穷尽的非议和指责,唾沫星子可能会把她淹死。她不想一个人去面对,她要和谢正言一起并肩作战。不然,她想她是撑不下去的。

远远地,医院的大门就出现在柯小艾的视野之中,他们的目的地就要到了。那里的人们早都知道他们的分手了吧?他们会怎么评说自己?会说自己瞎了眼撞了鬼吗?是不是在所有人眼里,自己放弃邹宁就跟傻瓜一样愚蠢可笑?本来人们都是用赞赏的眼光看待自己的,富家的漂亮女儿爱上才华横溢穷小子本身就是一段佳话,早是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如今这个话题演变成什么了呢?嫌贫爱富?朝秦暮楚?水性杨花?人们该如何定自己的罪?

邹宁一直没有说话,低头慢慢地向前走着,到了医院门前,他停下脚步,“小艾,我会对他们说,是我们性格不和,隔膜已经存在很久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必然,是我们和平分手的。这样他们就不会在背后瞎胡说了,你放心吧,好好工作,什么时候可以对我讲了,我愿意洗耳恭听。我很想知道这个离奇的故事,因为这在我邹宁的一生中是太大的一个震动,甚至……耻辱。”

邹宁说完大踏步超越了她,进了医院大门。柯小艾再次热泪盈眶,到了这时候,邹宁还在为她着想,怕人们将矛头指向她,怕人们在背后将这段恋情的告终夸张升级,怕柯小艾受到人言的伤害。自己竟辜负了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子,这是不是罪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年我18岁,上高三,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时常逃课打架,抽烟,不交作业,老师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管我。大概他...
    子衿98阅读 6,674评论 85 270
  • 她走后,我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了好久。直到太阳落下,月亮升起,黑暗布满了房间。 我坐在黑暗中,心似乎也没有了光明。 我...
    悦心ing阅读 5,495评论 38 79
  • “喂?请问是尤女士吗?请马上到市医院,你的女儿跳楼自杀了,正在抢救。”尤梅接到这个电话后匆忙赶到医院,看着女儿冰凉...
    圆圆哥哥呀阅读 1,095评论 5 44
  • 用键盘打下这第一个字,竟莫名有些后悔。可能是因为,收信人是你的缘故吧。犹豫了这么些年,终于到了要结束的时候了。作为...
    陈小梦_aaea阅读 134评论 6 6
  • 夜深人静的时候别矫情,孤独无依的时候别回头。 爱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平淡流年。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优柔寡断,...
    敏春江阅读 441评论 1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