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偷情的女人与绝望的男人(11)

第十一章 找考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铁钢和穆春兰在女儿家吃了一顿香喷喷的午饭,主菜当然是鸡肉炖蘑菇。妞妞津津有味地啃着鸡腿儿,小脸上沾满了米饭粒。大家有说有笑,好不热闹。午饭过后,他们又坐在院子里唠了好一会儿家常。直到妞妞闹瞌睡了,非要回家找妈妈,李铁钢夫妻俩儿这才缓慢地站起来准备离开。

李秀英和赵东城一直将他们送到村口。大家又站在路口,依依不舍起来。李铁钢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大声地对赵东城说:“女人的事儿就是多!一会这儿疼,一会那儿痒的,这些毛病都不用吃药,狠狠揍一顿就好了!”说完又用眼睛狠狠地扫了一下自己的女儿。穆春兰连忙瞪了一眼丈夫,示意他不要再口无遮拦。她又低声对李秀英说:“以后好好过日子,别再胡思乱想了。”之后,他们就离开了。走了好远,妞妞还在用力地挥动着胳膊说:“姑姑再见,姑父再见!”手腕上的那对银手镯轻轻地晃动着。

第二天,李秀英起得很早。赵东城到厨房里准备做饭,发现包子已经蒸好,米粥也已经煮好。他打开大门,看到李秀英正蹲在菜园子里干活。她抬起头看见丈夫站在大门口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便微笑着说:“起床了?饭我已经做好了,你先吃。我把这些菜种撒完再吃饭。儿子还没起床吧?先别叫醒他,好不容易睡个懒觉。”

赵东城满脸疑惑地问:“秀英,你没事吧?”

李秀英反问道:“我有什么事啊?”

“我的意思是,你还好吧?”

“我很好啊,就是腰有些酸疼。好久没干活了,蹲一会儿就觉得累了。”

赵东城依然站在那里,眼睛直直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像是在看一个陌生的人。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妻子刚才说她有些累了,这才赶快走到菜园子里跟她一块儿干起活来。

赵东城先用锄头在菜地里刨开一道道不深不浅的沟,李秀英将手里的菜种撒在坑里,他又用锄头轻轻地将一部分土壤推回沟里,菜种上就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土。新翻开的土壤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清新的气息,一只灰色的麻雀在上面跳来跳去找虫子。不一会这只麻雀就飞走了,大概是因为听到路南的那棵柳树上的另一只麻雀的呼唤声。

夫妻二人干完菜园里的活儿,心情愉悦地回到院子里。看见赵战胜正坐在门墩上盯着走廊的水泥地面发呆。

赵东城问:“儿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赵战胜不好意思地说:“昨晚我做了一个不好的梦。”

李秀英好奇地问:“什么不好的梦?”

赵战胜说:“我梦见自己考试找不到考场了。试卷都已经发下来了,我却还在到处找考场呢!”

李秀英笑了起来,说:“我上学的时候也经常做这样的梦,甚至跟你爸结婚之后我还在梦里到处找考场呢。后来,忽然就不再做这样的梦了。”

赵东城问妻子:“怎么就不再做这样的梦了呢?”

李秀英说:“有一次,我又梦见自己到处找考场。考试铃都敲了,我还在校园里瞎转悠呢。我着急得满头大汗。这时我看见了数学老师,我哭着对她说我找不到考场了,她就把我领到她的办公室,我就在那里做起了试卷。从此,我就再也没做过找考场的梦。”

赵战胜感激地望着李秀英,他知道原来的那个母亲又回来了。

他和赵东城都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连她自己都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又像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还好,现在梦醒了,她又活了过来。什么都不想了,她只想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跟熟悉的人在一起,只想安安静静、平平凡凡地过干干净净的余生。

妻子的变化让赵东城感动得都想哭了,可他似乎习惯了担惊受怕的日子,觉得这样才是最正常的状态,对这样的幸福却感到格外不安,好像一切的美好都是暂时的,不知什么时候就刷的一下消失了。所以,他对儿子私下说:“不能高兴得太早,还得再观察观察。”

于是,父子俩儿就提心吊胆地注视着李秀英的一举一动。可她每天都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从早到晚不是洗衣扫地,就是择菜做饭。累了便坐下来跟他们聊天,有时候还会开一下玩笑。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赵东城又要出去跑车了,他已经好久没接活了,家里的开销都有些紧张了。刚好赵战胜放暑假了,他可以在家陪着母亲。赵东城临走之前把儿子叫到跟前,反复交待说:“你在家一定要照顾好妈妈,别惹她生气,也别让她累着。”赵战胜连连地点头答应着。

赵东城走了,赵战胜和李秀英相依为命地过着安静的生活。他尽管很好奇母亲前一段时间到底经历过什么,可他知道她不愿提起也就坚决不问,对于镇上的那个男人他更是绝口不提。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月。一个月后,李秀英不得不到镇上一趟,因为家里的米面都快没了。她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去镇上了。一想到去镇上,她心里面就有点不舒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