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寻宝  02

派出所的拘留笼里,叫张三的青年和李四絮叨着他职业偷窃的"光荣事迹",李四心不在焉的坐在凳子上闭幕养神。

"所以说啊,我帮他们偷了那些数据以后,他们就开始怂恿我加入他们了。"张三扭了扭脖子。"嗯,他们还说这个组织一般人是没办法加入的,是叫什么来着?嗯…"

张三突然转头看向的李四,眼角微微上扬。

"S?"

本来将对方故事当催眠曲,正在酝酿睡意的赤膊年轻人突然肌肉绷紧,反手抓住了俊美青年的衣领,将他提起,重重的按在了铁笼子上。不远处值班的警察呵斥了一声,但却完全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你说什么?"赤膊年轻人手顶在了对方的气管上,力道又重了几分,继续逼问。"他们是怎么联系上你的?"

"你说S啊?"几乎要被提起来的青年完全没有喘不上气的样子,他微微的笑着,抓住了赤膊年轻人的手腕。

巨大的力道传来,让赤膊年轻人的手腕痛的无法用力,他讶异的松开了揪住对方的手。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一般人,是无法加入他们的。"俊美青年整理着自己被抓乱的衣领,将一般人这三个字咬的格外的重。

"我警告你,你刚才说的这些,可不是盗窃这么简单的事情了!"赤膊青年正视着对方,神情有些严肃"你知道他们是一个怎样的危险的组织么?我要你明天和我走一趟。"

"怎么,你也是警察么?"俊美青年的表情变的有些好笑。"那么请你,把我带去笼子外边的办公桌前,我会配合你做笔录的。"

"还是说,你是一个准备潜在犯罪组织里的卧底,因为博取信任来这里留点案底?"青年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坐在了长椅上,刚好压住对方丢在凳子上的白衬衫。

"不要给我玩这种没有水准的幽默,等明天我出去,和我走不走,由不得你。"赤膊年轻人扯过凳子上的衬衫套在了身上,毫不在意衬衫上的斑斑血迹。

俊美青年没有在意对方的威胁,微微探身,看了一眼铁笼外的挂钟,然后站起身子,开始仔细整理自己的衣服。

随着青年的起身,拘留间不远处的楼道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一个穿着简单时尚,看起来有些富态的中年女性,带着一群西装革履看上去像是保镖一样的人走了上来。

中年女性身边一位光头男人,拉了拉快被自己胸肌撑开的西服,快步走到了笼子前,他看到笼子里的俊美青年正在笑眯眯的看着他,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后向青年展示了从口袋掏出的证件,准备说话。

"不必浪费时间,我是谢轩,我也知道你们是谁。"俊美青年提前开口,然后看向中年女性。"我和你们走。"

中年女性示意值班警察将门打开。

"看来我没办法和你走了,李四兄弟。"谢轩突然扭头,却看到自称李四的年轻人此时正背对着他们站着,似乎在研究笼子外边墙上贴的什么。

年轻人背对着拘留笼的门,听见谢轩的话后并没有回答,而是一反常态的摆了摆手,似乎在和他道别。

"李四兄弟?你怎么了,不会是见到什么不该见到的人了吧?"谢轩疑问成功引起了门外其他人的注意。

"转过来吧,夏雨。"中年女性显然是认出了对方是谁。

夏雨听见中年女性的声音不得已转过身来,面色由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通红,并隐隐有向脖子延伸的趋势,而他的手则来回窘迫的遮挡着衣服上的血迹,以及因为没有了扣子而暴露的上身。

发现自己并没有办法隐藏什么之后,夏雨只能站直了身子,作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想以此缓解自己的尴尬。

"夏雨兄弟,你赢了。"谢轩哈哈大笑,丝毫不顾忌夏雨杀人般的眼神"看起来你的幽默,更有水准一些。"

问讯室外本来严肃气势变的有些怪异,已经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什么原因?"中年女性转头问向值班警察。

"打架。"值班警察回答的有些小心,"好像是身份有些特殊的原因,没有带去拘留所,所以先带来到这里。"

中年女性不再看夏雨一眼,对开门的光头交代道,"带上谢轩,走。"

"你不管你的手下?"谢轩看向正想解释什么的夏雨。

"我不认识他。"中年女性瞪了一眼正想对她说话的夏雨,看向了值班警察。

十九局内部有自己的问讯室,空旷密闭的白色房间内,只有一张铁质的简陋桌子,和一个比桌子更加破旧的木质板凳,凳子腿上似乎还有着斑斑血迹。其中一面白色墙壁的对面,中年女性和几个穿着各异的人正透过玻璃观察着里边。

谢轩坐在问讯室的破旧板凳上,显得百无聊赖,他用一边手转动着铁桌上的射灯,一边张大嘴打着哈欠。

"刚才他所说的话,你们怎么看。"中年女性似乎在咨询其他几人的意见。

"应该是和那件事有关。"一个慵懒的女声响起。

"谢轩这人心思慎密,不能光从表象来看。十几岁的年龄就在红色通缉令下成功逃亡近五年,他突然出现,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一个穿着西装配沙滩裤的胖子,转动着手上的玛瑙戒指。

"你们不要忘记零九年的那些事情,关于其中的一些秘密,和那些事情有一些联系的各位应该都能猜到,他能够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回来,恐怕他所说的什么探险,顺便证明自己清白的话,都是假。复仇,才是真。"一个染发打耳洞的朋克青年冷冷的说。

"让我去试试,我会注意下手轻重的。"之前去过派出所的光头壮汉解开了上身的西服纽扣。

就在几个人说话的时候,问讯室里的谢轩突然站了起来,径直的走向了玻璃前。

就在几人纳闷谢轩想做什么时,他突然咧嘴笑了起来,仿佛能够透视墙壁一样,谢轩紧紧的盯着中年女性,用手做出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观察室里有人疑惑的问 "他是想干嘛?打电话?"但是话音刚落下,中年女性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十九局大楼前,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夏雨脸上,微眯双眼的夏雨脸色有些阴沉。他一想起昨晚谢轩被带走时,对他嘲讽的做着过分的鬼脸,便想在他俊美的脸上揍上一拳。

反正也被局里抓了进来,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是连T这个老妖婆都惊动了出来,估计也跑不了了。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整他。夏雨心里想到以后说不定能整被拘禁的谢轩,心里有些暗爽。

"清晨,给你送来飞出地狱的羽翼。黑夜,捎来指引你进入天堂的明星。"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背后不远处打断了夏雨的思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