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怪她过分美丽

西西里,是意大利的一个小镇,那时,二战的炮火还没有烧到这个小镇,

有人说,小小的一个镇子,便是人性的修罗场;还有人说,在这个小镇上曾经出现过的这个美丽的女人,便象征着二战时期的意大利。

影片的开端,白色的烈日,扭曲的热浪,汹涌的海水,充斥着屏幕,营造出一种燥热而又略显诡异的氛围,就像二战时期法西斯的思潮。

一群男孩在烈日下,用放大镜来观察蚂蚁,毒辣的太阳透过放大镜,形成一个灼热的光点,蚂蚁在炙烤下痛苦地翻动着身体,而男孩们在嗤笑,在旁观,而几秒钟后,当他们发现蚂蚁被烧死后,脸上的表情随即转变为愧疚和忏悔。

这个放大镜下的蚂蚁,便是这部电影的女主角的象征——这个美貌震惊了西西里岛的女子玛莲娜。

人们对于与众不同的事物,便是这样态度,先是疯狂地去追寻它,因为好奇把它放在群体的放大镜下去观察它,随后,它的存在又会使人心生恐惧,然后群起而攻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过分的美丽,即是罪恶。”


玛莲娜

在西西里这个海边小镇上,住着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她是从农村嫁到镇上的军官的妻子,她的丈夫去前线打仗,他的父亲在镇上教授拉丁语。

她很爱美,也很精致,每天早上出门时,都会精心地打扮,每天早上当她出现在广场时,乌黑卷曲的发丝随风飘摇,胸前深深的沟壑前悬挂着十字架,走起路来上身笔挺,而腰臀的摆动又极致的妖娆。她的美,美得坚定,美得独特,美得摄人心魄,那是一种极致的性感与极致的禁欲相结合的美,令镇上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围绕着她,她所到之处,男人纷纷脱帽致敬,企图引起她的注意。

而同样的,她也会被镇上所有的女人在背后议论中伤,玛莲娜横穿过小镇,她走过的路线像一条河流,把这一个小镇,画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男人和女人,嫉妒和占有。


雷纳多

这一天,是小镇上的男孩雷纳多难忘的日子,他长大了,终于有了一辆自行车,可以加入由一群骑自行车的男孩组成的小团体了。镇上的男孩情窦初开,每天骑着自行车在海边等着看玛莲娜路过,吹着口哨,今天是雷纳多第一次看见玛莲娜,而就是这一眼,让他沉沦于玛莲娜的美貌,而从此以后他的眼,他的心,再也没有离开过玛莲娜,他每晚都去她家偷窥她的生活,

而他,也是唯一一个见证了玛莲娜转瞬急下的命运的人。

玛莲娜的丈夫去前线打仗了,而镇上的女人们却在窃窃私语,说玛莲娜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招摇过市 ,肯定是为了吸引男人的注意,而镇上的男人,也纷纷拿玛莲娜打趣,而只有雷纳多知道,玛莲娜并没有情人,她每天独守空房,思念着在前线打仗的丈夫,甚至会抱着丈夫的照片翩翩起舞,而雷纳多却不敢公开反对那些在交谈中拿下流话来打趣玛莲娜的男人,只敢偷偷进行小动作,来小小的报复一下。


就在镇上的男人、女人们分别对玛莲娜议论纷纷之时,前线噩耗传来,玛莲娜的丈夫尼诺阵亡了。

丈夫是为国牺牲,政府代表对玛莲娜说:“我们会支持你度过难关”,玛莲娜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席丈夫的葬礼,而此时的她,也是失去了丈夫的保护,第一次暴露在了众人之下,人们望向她的眼神都是复杂的,男人们的眼光在她的身上打量着,带着窃喜,而女人们的眼光,则充满了幸灾乐祸。

她的处境确实是更为艰难了。离开了丈夫的庇护,男人可以以帮助寡妇的名义,名正言顺的献殷勤了,女人们的妒火也烧的更旺了。


事件的导火索是在一天晚上,镇上的军官以探望玛莲娜的名义去她的住所,却在门口碰到了鬼鬼祟祟的牙医,两人发生口角,进而争吵打闹,把事情闹大了。

牙医的妻子怕丢人,一口咬定是玛莲娜勾引自己的丈夫在先,还说她曾经勾引过镇上的其他男人,把她告到了法庭。玛莲娜的父亲听信了镇上人的谣言,对女儿感到失望,换了门锁不允许她进家门。


而那位惹了事情,陷她于被动的军官,为了不连累自己的前程,写了一封澄清信,去了别的地方。

玛莲娜只能自救了,她只好去找律师做辩护,律师表面上答应了帮助她,但其实早就对她的美貌垂涎三尺,帮她只不过是另有打算。律师在法庭上为她辩护:“她有什么罪过?她唯一的罪过就是太美丽。难到法庭要因为这个判她有罪?”

律师说对了,她的罪过,便是过于美丽。

玛莲娜虽被法院无罪释放了,可镇上的人们,却更不愿意放过她了,她在这个镇上找不到任何的工作机会,甚至连商家都不卖东西给她。她没有东西可吃,饥饿让她痛苦难耐,她走投无路,最后不得不出卖肉体来换取面包等食物。

就这样,她慢慢走进了命运早已画好的圈套,她慢慢成了镇上女人臆想的荡妇。为了在这些谩骂中生存下去,她开始想通了,与其被人污蔑,不如就做实,一天,小镇上的人们,在广场上看见玛莲娜走过,她染了金黄色的头发,穿着更加暴露,与德国佬勾肩搭背地走过去,对镇上男人的殷勤,全部欣然接受,与其被镇上的男人戏耍侮辱,不如去依靠德国佬,她以为找到了德国佬,就是找到了靠山,她就是安全的了,没人敢拿她怎么样。


但是二战结束了,美国人占领了西西里,德国人军官被赶走了。小镇上的人们为了自由而欢呼,而每当历史改变之时,便会有一个美丽的女人,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玛莲娜,便是这个女人。

一个女人说了一句:“让我们去教训教训那个贱人吧”,小镇上所有的女人便一拥而上,拽着玛莲娜的头发,把她从家里拖了出来,一通毒打,还把她的头发剪了,说“看你这样怎么勾引男人”。

而女人们这些维护正义的名义之后,应该还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人心就像西西里岛旁边的大海,深不可测。

被打的玛莲娜,已经站不起身,在地上艰难地爬行,她发出绝望的呼喊,而迫于施暴的女性的压力,围观的男人,都是沉默的,没有一个人伸出一只手来帮助她。,包括雷纳多。


雷纳多最后一次见到玛莲娜,是她裹着一个头巾,坐上了火车,眼神惊恐,她坐火车逃去了其他地方。

这个曾用美丽惊扰了小镇宁静的女人玛莲娜走了,镇上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小镇上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男人们聚在一起高谈阔论,女人们聚在一起家长里短,而对于这个曾经出现过的美丽的女人,已经很少被人记起了。

然而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有一天,玛莲娜的丈夫尼诺突然回来了,他并没有死,而是少了条胳膊,当他回到自己的家时,发现妻子不见了,家里住满了难民,他去询问镇上的人,妻子去了哪里,而不知是因为愧疚还是怕惹祸上身,没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这个为了保卫小镇的和平而负伤的军官,等到重返故里,却无人问津,原来人们关注的,只是自己眼前的生活,以及自己的利益是否受损而已。

雷纳多准备帮助玛莲娜,这时的他懂得了,有时,爱不是占有,也不是求而不得的毁灭,而是一种成全。雷纳多给玛莲娜的丈夫写了一封信,告诉他玛莲娜的去向。

小镇上的生活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直到有一天,尼诺和玛莲娜,手挽着手出现在了小镇上,尼诺目光坚定,而玛莲娜低着头,在躲避着人群五味陈杂的目光。


玛莲娜变了,她变胖了,她的眼角也有了皱纹,她穿上了镇上妇女们穿的衣服,她的美丽不再耀眼,她终于成为了一个小镇上的普通妇女的模样。

小镇上的女人们不再排挤她,甚至出于对以前所做的事情的愧疚,主动送她衣服,卖给她新鲜的菜。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她自己了,她已经被这个小镇上的人们,塑造成了这个小镇上的,合格的中年妇女的模样。

人们追求美丽,追求美好,疯狂地追求一切不真实的东西,而当确认这种不真实存在的时候,便又会出于嫉妒和本能的恐惧,将之摧毁。

就像玛莲娜,只有当这个美丽尤物,在俗世中打了一个滚儿,染上了一身尘埃之时,才能求得生存。

人心,尤其是群体的意志,就像西西里的海水一样,深不可测,而又变幻莫测。

影片的最后,雷纳多望着渐渐远去的玛莲娜,说了这样一句话,“岁月匆匆,我后来爱过很多女人,当我把她们紧紧抱在怀里的时候,她们会问我会不会记挂她。我想当时是会的,但是只有我知道,我不会忘记的,是那个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女人,她就是玛莲娜。”


你笑时,全世界陪着你一起,

你哭时,你便独自一人哭,


你哭也好,你笑也罢,

命运早就给你设好了圈套,

你别问,也别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