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读书时

下午歇了生意,去泡图书馆。

两点多钟的时候,603路车上乘客很少。车厢里回旋着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那年的歌,依然沉郁着激情,暖柔地触着心。

司机跟着轻声地唱,我也在心里跟着和。

在图书馆,用心選书。沉浸各家各派的著论风格。用心倾听不同的声音。把这些声音融汇惯通起来,好有意思。

掩卷会心间,一个娇小的女子微笑着对我说:“你好美,读书时,好美!”还她微笑,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那么清彻,真得是美呢。

她看我选的一摞书,微微张了嘴,以手掩住:“古典诗词,很少有人读了呢。佛音思辩,汉魏六朝文…”她大睁着眼,一字一句地轻读着,看见我的有所思,微微鞠躬赧颜道:“不好意思,我是日本人,忘了介绍了。我叫钟丽。”意会她的名子,冲她笑说没事。夸她中文说得好。她得了舒心,轻松地一字一句说她喜欢中国,喜欢中国文化。她在研习文学。尤其古典的。她轻声谦逊地问我,她该从哪读起这些古典书。

也是轻了语把自己的心得告给她:文学看先秦,小说看唐宋。她睁了美丽的眼睛:“你居然,几个字,就介绍了好多,东西!历害!”

日本女子很会夸人。

又交流了些关于寒山诗,紫式部,圣经中的一些美好的句子。时间短促,图书馆下班了。

我们互留了通讯录,挥手作别。

一路行在树下,夕照淡淡。有说不出的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