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平坦石路怪事丛生,天降神仙扬善惩恶

目录 

上一章  天竺国内金蝉染病,玉兔精儿施计牟利

图片源于网络,侵来信必删

金蝉子四人离开天竺国后。路上,斗战佛问道:”玉兔精为天上之物,为何贪恋凡间金银?甚为不解“。

金身罗汉冷笑回道:”斗战胜佛有所不知。多数神仙皆在天界过活,而天界资源贫瘠土壤匮乏,仅有的一点地界,却被种植蟠桃。而大多修行所需灵体宝物多生在地界,近而常被凡人发现。亦有些灵物,神仙碰不得,非凡人而不可取。如若神仙修行欲得凡人之物,巧取豪夺则受天条处罚。最好办法便是与凡人交易,尘世凡人最爱金银,遂仙者常收敛凡间财。非是爱财,而是易物“。

斗战佛道:”不想竟还有此说法“。

金身罗汉又道:”世传嫦娥仙子貌美,千年高龄肌肤仍如豆蔻年华的妙龄少女,却非是障眼之法,而是实实在在未曾老化。为维持其容颜不老,除月宫地气驻颜奇效,势必亦花费诸多金银换取凡间灵物,炼制丹药,才保得美貌未随时间而逝“。

金身罗汉说完,几人都是十分惊讶。

金蝉子对金身罗汉说道:”阿弥陀佛,吾等身处佛门,无欲无求,金身罗汉又何必收受天竺国国王所赠金银“。金身罗汉道:”东行路远,世事无常,以备不时之需“。

财钱既已收下,金身罗汉所言亦有道理,金蝉子只是叹气也不在说什么。

烈日寒月,南北西东,四人不知又行了多少时,多少日。

这一日,炎日高照,酷热难当,金蝉子骑马远远望见前方道路是青石铺路,路面平坦整洁,两边护围栅栏还雕有佛像经文。

在看石路的入口处,层层叠叠的拒马堵住入口,一队犀牛小怪巡回看守,个个手持利刃,来回巡逻。

金蝉子道:”前方有妖精拦路,不知是拦路吃人,或是拒路劫财“。净坛使者亦探头看了看惊道:”哎呀,吾等可别过去,要是被捉住,正好成了人家中午的下酒肉食“。

斗战佛拍了拍净坛使者道:”放心,放心,此等小妖,吾一棍可打万人,定保你安全无虞“。金身罗汉手一指路口道:”看,前有马车已过得路口,并不见为难“。

金蝉子看了看路口刚过的马车,又转头看了看四周。四周尽是悬崖绝壁,仅有此一条路可过。金蝉子道:”阿弥陀佛,吾等前去吧,也许妖怪扎住路口,只是在寻人,并不会为难路人“。

斗战佛拦下道:”还是吾前去打探一下,若真只是拦路找人也就罢了,若是拦路吃人,金蝉子前去不是自投罗网“。金蝉子点点头道:”好!好!有劳斗战胜佛了“。

斗战佛拎着铁棒大步向前,直奔路口众妖处。而后金身罗汉对净坛使者说道:”净坛使者在此看顾金蝉子,吾同斗战胜佛前往,若有不测也好照应“。说着金身罗汉亦跟了上去。

斗战佛三步并两步快速来到了路口众妖处,也不和众妖搭话,直直的便要冲过路中障碍,向前行进。

马上被其中一名犀牛小妖抓住肩头道:”唉。。唉。。唉。。干什么呢,这般硬闯,是欺吾等刀不利,还是赚自己命长,不怕丢了性命吗?“。

斗战佛道:”这大路朝天,你怎妨碍吾行路?“。犀牛小妖道:”此地本无路,是吾家大王开山凿石,费尽心血,合灵山众佛之力才修得此路。若无吾家大王,你哪来的大路朝天“。

斗战佛问道:”那如何才能过得此路“。犀牛小妖头一扬傲慢道:”每一人一百两,便可无阻过此路“。斗战佛怒道:”开一条便路,就拦路收钱,吾倒要看看你家大王是谁,有多少神通!“。

犀牛小妖嘴一哼,手一指不远外凉亭处道:”那便是我家大王,辟寒大王!“。

斗战佛手搭凉棚遥望看去,只见凉亭内端坐一位犀牛怪,高大魁梧,身披狮头铠甲,手边的石柱旁倚着一把钺斧。

斗战佛眉头一皱,便欲腾空前去一会辟寒大王。此时,金身罗汉一把抓住斗战佛肩膀小声道:”斗战胜佛冷静,切莫冲动,切莫冲动啊!此地精怪众多,动起手来恐伤了金蝉子“。斗战佛一听暂且平静了下来。

金身罗汉上前对犀牛小妖道:”方才你言是你家大王与灵山诸佛开得此路,吾等是灵山大雷音寺僧人,可否行个方便?“。犀牛小妖上下打量了一下斗战胜佛与金身罗汉道:”嗯?真是大雷音寺僧人?“。

金身罗汉双手合十躬身道:”当真“。犀牛小妖又道:”灵山僧人腾云乘雾,好不神气,怎会路阻此地?“。金身罗汉道:”吾一行人中有位同修不善法术,固而请求诸位行个方便“。

犀牛小妖又看了看金身罗汉点点头道:”若果真是大雷音寺僧人倒是可以行个方便,八十两好了“。金身罗汉又道:”出家之人,身无分文,不知施主可否体谅体谅!“。

犀牛小妖怒道:”这青石大路非一朝一夕之功,区区八十两已是便宜。在者大雷音寺僧人怎么落魄到没有银两,定是假冒无虞,滚开!滚开!“。

斗战佛在难压抑道:”你这妖怪好生嚣张,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真不知道爷爷的厉害“。说完斗战佛欲动手惩治,金身罗汉忙阻拦将斗战佛拉走道:”回去商议,在做打算“。斗战佛不忿,金身罗汉硬将他拉走。

二人回到金蝉子身边后,将情况一五一十的转达给金蝉子。

金蝉子听后心下稍宽道:”原来是一帮妖精拦路劫财“。金身罗汉道:”青石路若真是那些妖怪所修,要些钱财也是应当。这样的地界铺路,不知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耗神费力巨大“。

金蝉子看了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青石路叹气道:”阿弥陀佛,确如金身罗汉所言。唉,这世间为何没有钱财寸步难行,难怪世人惜财如命。吾等身无分文,这路如何得过?“。

金身罗汉笑道:”金蝉子忘性是真好喽。吾等在天竺国临行时,吾替金蝉子收下过一盘金银,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金蝉子恍然大悟道:”唉呀!多亏金身罗汉想的周到。吾等不必在犹豫,这便上路东行吧“。说完,金蝉子等人走近了路口拒马处,金身罗汉上前拿出八十两递与犀牛小妖道:”请速放行“。

犀牛小妖接过金银道:”好!你走吧“。说着命人打开拒马,金身罗汉刚要牵马通过时,犀牛小妖出刀拦阻,金身罗汉怒道:”不是讲好,佛门中人八十两。钱,尔等已收,为何还要拦阻?“。犀牛小妖道:”确实讲好。和尚是一人八十两,而非一共八十两,你的行李马匹亦要交钱“。

金身罗汉又问道:”那吾四人一马得多少银两?“。犀牛小妖瞪了瞪眼嘲笑说道:”还是个不会算数的和尚。四人便是三百二十两,一箱一马在算你八十两,一共是四百两“。

金蝉子惊道:”只是借路一过,为何如此昻贵“。犀牛小妖道:”你可看看脚下的路,可有一丝尘泥,半分沙土,一点积水?你若觉得不值,可选他路绕行“。

金蝉子又问道:”此处除这条青石路外,可还有别路可通过东去?“。犀牛小妖哈哈笑道:”除非你身生双翼,从那峭崖绝壁上飞过。若是不行,东来西去之路只此一条“。

说完周围小妖是一阵狂笑。此时斗战佛欲要发作,金蝉子眼神强压下去。斗战佛一时生气忽的转过头去,不在看眼前众人。

金蝉子看了一眼金身罗汉示意其把剩下的三百二十两给了。于是金身罗汉又从箱中又拿出银子交给犀牛小妖,犀牛小妖用手颠了颠道:”满满一箱金银又何必在意这点路钱,早早拿出又何必费得诸多口舌,真是麻烦。众人放他几人过去吧“。

等金蝉子几人过去后,犀牛小妖自背后叫住道:”等等“。金身罗汉回头道:”还有何事?“。犀牛小妖道:”看你几人乃是佛门中人善意提醒,你那一箱金箱,路上可要小心,平坦的路,扭曲的人心“。

金身罗汉冷笑道:”多谢提醒。若无他事,吾等便离开了“。犀牛小妖摆摆手示意快快离开。

金蝉子几人上了青石路,果然比泥泞山路行走舒坦。

轻风唱响,游鸟侧翼,偶有马车疾驰而过,剩下的全是哒哒的马蹄声与赶路的脚步声。

金蝉子于马上感叹道:”阿弥陀佛,吾等初次离开佛乡,前有通天河天险,在有这悬崖峭壁包裹,需百金方可行进的青石路。吾等是机缘巧合方过得重重障碍,若是平凡普通之人,自远处欲上大雷音寺面见佛祖真是难于登天。正应了那句佛语,佛渡有缘人!“。

净坛使者回道:”佛不渡人,唯人自渡嘛“。金蝉子又道:”世人若皆能自渡,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沉沦苦海而不能自拔。吾等亦不用不远万里前往东土传法了“。净坛使者频频点头道:”金蝉子说的是,金蝉子说的是“。

净坛使者走到青石路边缘之上向下探望,断崖利石,深不见底。青石皆铺在石尖之上,真是鬼斧神工,扣人心魄,陡坡上偶然现有多具白骨,似是开凿之时不慎跌落,重伤而死。

吓得净坛使者一眼看完后是登登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金蝉子道:”净坛使者发生何事?“。净坛使者道:”无事,无事,只是这平坦的青石路仿若天路一般,修建之时,必是穷千人之智,竭万人之力,历尽千辛万苦,才完成此路。吾等出些银两行此天险之路,值得!值得!“。

金蝉子等人见净坛使者动作,又闻其言语,纷纷向路下看去,这一看,几人尽是感叹这青石之路修葺非易,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净坛使者道:”这天桥修的惊心动魄,倘若不甚路断或是失足,绝无生还之机,瞬成齑粉矣“。金蝉子道:”此等规模之功,必无偷工减料之举,净坛使者大可放心,速行吧“。

几人继续向前而行,每每有马车经过,路面震动,净坛使者面露畏惧之色,身体微微下蹲,待马车完全经过,在懦懦起身继续向前。

斗战佛上前一拍净坛使者后背嘲笑道:”不想净坛使者心宽体胖,竟如此胆小。哈哈哈“。净坛使者尴尬一笑道:”非也,吾是怕不慎在失了这箱行李,如何交待“。

几人正说笑间,忽见前方马匹、马车队长如龙,人喊马嘶,全部阻塞在一起。

金蝉子坐在马上伸手搭在额头之上向远处遥望道:”不知前方发生何事,引得众人聚集不前“。

慢慢地,金蝉子几人已来到队尾。金蝉子下马来到前边一位男子面前问道:”阿弥陀佛,施主,可知前方发生何事?为何路上行人皆停滞不前?“。

男子叹气回道:”应是前方出了事故,吾在此路上行走往来多次,司空见惯了。别看这青石路平坦,却是事故高发,危险频频“。

金蝉子道:”这青石路如此险峻,发生事故不是九死一生?“。男子回道:”高僧有所不知,巍峨陡峭只是左近几里,在走过一阵,四周便是平缓之地,说是平缓,实则比这深渊幽谷强一些罢了。况且此地路面宽阔,事故多为马车碰撞,人人不愿负责,近而发生冲突导致阻塞“。

金蝉子又问道:”不知多久路便能通行?“。男子眼看了看前方叹气道:”少则一时半日,多则十天半月“。

金蝉子吃了一惊又问道:”出入此地可还有别的路途?“。男子看了看金蝉子道:”高僧愚钝,若还有他路,谁会花得财钱走此路。不要多想了,出入此地,路只此一条“。

金蝉子又道:”那不是误了路上之人太多时间“。男子亦无奈道:”路只此一条,为之奈何“。金蝉子一躬身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告知“。男子道:”没事,没事“。金蝉子回到众人处叹息道:”吾等只能等待了“。

斗战佛道:”吾欲前往前方看看发生何事“。金蝉子道:”也好,切记万万不可生事!“。斗战佛直点头道:”知道了,知道了“。金蝉子又吩咐金身罗汉道:”麻烦金身罗汉与斗战胜佛同往吧。恐其不能压抑情绪而酿成大祸“。金身罗汉躬身道:”是“。

二人悄无声息翻身上云,不一刻便来到了青石路问题之处。

只见宽阔的石路上,三驾马车路中一横,石路堵死,滴水不漏。三驾马车左右互有刮碰,并无实际损坏,三波人在路中争吵不断,骂声不绝,却是丝毫不见有人欲解决问题的迹象,只是放声大骂。

斗战佛与金身罗汉二人看了一会,见三波人中只是互相谩骂,有人骂累了,便在换上一波新人继续谩骂,似是有意拖延时间,故意不让后面之人过路。

斗战佛与金身罗汉对视一眼,便腾云飞回了金蝉子处,向金蝉子说明了前面发生的情况。金蝉子疑惑道:”三驾马车同时相撞,真是罕见!“。

金身罗汉道:”此事定是有心人刻意为之,必有其它图谋“。金蝉子又道:”这荒山野岭,尽是些过路行人,还能图谋些什么?“。

金身罗汉道:”刚出路口之时,犀牛小妖便警告过,注意好箱中金银,必是有人蓄意截断道路,图谋行人口袋之中的财钱“。金蝉子有些醒悟道:”哦。。。静观其变吧“。

日薄西山,天色渐晚,茫茫青石路一队行人仍是阻塞在此,纹丝未动。这时,自后方来了一个挑着担子的犀牛小妖,来到人群掀开担子上的布,顿时面香四溢,满担的馒头,热气腾腾。

犀牛小妖叫嚷着:”新鲜的馒头,刚出锅的馒头,诸位有需要的吗?“。

行人路阻在此多时,早已是饥肠辘辘,有人便问道:”伙计,多少钱一个?“。犀牛小妖道:”十两一个!“。众人惊道:”平日一文一个的馒头,此时却要价十两,这比强还要过分,分明就是吸血“。

犀牛小妖笑道:”嫌贵?那尔等便饿着吧!这路封住了,一时三刻难解,尔等可要撑住呀“。说着,犀牛小妖盖上馒头挑起继续向前去叫卖。

金身罗汉道:”真是好买卖!这前路已封,后路已远,左无村,右无店,在此做些食物,高价出售,不偷不抢,稳赚不赔“。金蝉子道:”由此看来,道理封堵并非偶然,定是那辟寒大王有意为之,为了就是兜售食物,在赚一笔,真是可恨“。

金身罗汉又道:”未必如此,看那卖馒头的小妖装束与路口处的小妖有所不同“。净坛使者回道:”这有何奇怪,应是那辟寒大王按小妖职能定制了不同的衣服,让人看起来不同,自己也好分辨“。金身罗汉望着远去的犀牛小妖摇了摇头,也没在回答净坛使者。

夜晚已至,封锁的道路仍旧没有动弹的迹象,大家纷纷下马盘整或是进到马车内躺下休息。金身罗汉也将龙马栓在青石路的石栏上,金蝉子就地而坐,诵起经来。

净坛使者则躺在青石路上来回打着滚道:”这付了钱就是比平日枯草杂柴,树阴乱石之下休息的舒服,有钱真好“。金蝉子听罢只是摇头苦叹也没说什么。斗战佛回道:”净坛使者志向止于此耳。真是很好满足!哈哈哈“。净坛使者也不回话,换了个姿势沉沉的睡了过去。

是夜,月色朦胧,夜风瑟瑟,幽深寂静中只剩蝉鸣虫叫。

白日行人忙于赶路大费体力,夜里皆是入梦酣睡,鼾声阵阵。忽然石路上透过朦胧的月光,闪进一队黑衣之人,悄悄潜入到人群之中,慢慢解下马车上的马匹,或是割断拴在石栏上的缰绳,蹑手蹑脚的向外拉着。

一名黑衣人来到金蝉子的龙马旁慢慢解下石栏上的缰绳,刚要牵走之时,龙马张口一声马嘶,无声的黑夜显得格外响亮。一下惊醒了金蝉子众人,斗战佛见状一个健步冲上前去,双手猛抓,将要擒住那名黑衣之人时,黑衣之人纵身一跃却是跳入到道路两旁的深崖之中。

斗战佛一惊,忙伸手阻截,已是不及,黑衣之人沉沉坠入谷中。此时周边之人皆被惊醒,人流躁动,一传十,十传百,众人皆醒纷纷查看身边马匹财物。查看间,远方三三两两的黑衣之人骑着马已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丢失马匹的行人是垂足顿胸谩骂不已,有的是失声痛哭,懊悔不已,懊悔自己身在外地怎还能沉眠酣睡。

金蝉子亦叹息道:”这条平坦石路真是坎坷重重,处处危机“。金身罗汉在次绑好龙马缰绳道:”那路口犀牛小妖还真是好人,进得路时就善意提醒了“。金蝉子道:”长夜漫漫,不知还有何变数,吾等还是小心行事吧“。

沉寂的一夜却是难熬的一夜,众人战战兢兢过了半夜。后半夜却是平平安安,在无他事。

次日,旭日东升,阳光普照。青石路上众人纷纷整理行装,却未见一丝行进迹象。不一会,犀牛小妖又挑着馒头前来售卖,有不少饿的发慌之人纷纷掏出银两购买馒头,犀牛小妖一边收钱一边递出馒头,一副眉开眼笑合不拢嘴的面容却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金身罗汉向金蝉子问道:”金蝉子可还撑得住,要不要给你买个馒头“。金蝉子回道:”不用,待出得此地在化些斋饭吃吧“。

时光推移,一时一刻流逝又快到了中午时分。斗战佛向前望去见石路上的长队渐渐有了移动迹象,马匹、马车陆续通过了,斗战佛手向前一指喜道:”通了,通了,路通了,马上可以行进了“。

金蝉子亦向前方看了看道:”阿弥陀佛,终于可以上路前行了“。等待了将近一天一夜,三驾马车终于让开道路,使得路上行人得以通行。

金蝉子走过昨晚众人休息处后,发现满是瓜皮果壳遍地,一片狼藉。还有昨夜被偷走马匹者在路旁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金蝉子见状道:”吾欲以龙马救他们出得此路“。金身罗汉道:”一匹马能救得几位?“。金蝉子道:”阿弥陀佛,能救几位算几位,可以让龙马来回驰骋多拉几回“。龙马此时扬起前蹄长嘶一声,似是在表达不满。

旁边有人凑过来道:”高僧勿须慈悲泛滥,早晚会有人将昨夜众人丢失的马匹送交回来“。金蝉子疑问道:”嗯?这是为何?“。旁边人道:”为何?当然不是白送,要以银两赎回。唉,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说着那人用力一蹬快马扬尘而去了。金蝉子听完感叹道:”这真是条血泪之路!“。金身罗汉道:”唉!人世尽如此艰难困阻。要不然佛祖怎么让你不远万里前往传法“。金蝉子叹息连连,无奈几人继续上路前行。

又行了数里,地势逐渐平缓,但亦是高山嶙峋,偶有低矮平地。一辆马车自金蝉子身旁呼啸而过,带起一阵厉风,显此吹掉金蝉子头冠。

金蝉子惊道:”好急!这石路虽平,但路上行人众多,如此急奔速度恐生事故“。话甫落,马车在前方不远处转弯时,一时操控失当飞了出去。净坛使者道:”金蝉子果真是佛祖开光的嘴,煞是灵验“。

马车飞出之后,恰好石路之下略为平坦,只见车内柑橘遍洒一地。不幸中的万幸,赶车人被重重甩飞出去并无大碍,马上扶地起身来看自己的货品。

柑橘挥满在地,马上自路下四面围拢上一群人,放下肩上挑子,铺上麻布,便将散落的柑橘快速装起来。金蝉子道:”看,世上还是善人多,马夫一时失足,众人齐上前帮忙“。

只听马夫一声大喊道:”你们干什么!快放下,快放下“。众人见马夫喝止不闻不问只是一味的拾捡着,马夫见喝止无用,便手捂着腰跌跌撞撞的亲自上前制止。

众人见马夫亲自前来,各自收起工具,兜起柑橘夺路而逃,逃到距离石路不远处的几处人家内,消失不见。此举一出,金蝉子大吃一惊道:”这与强盗劫匪何异!“。金身罗汉道:”这地处偏僻,若无的手段,这里的人怎能过活“。

马夫深一脚,浅一脚的欲前往几户人家处索要柑橘,忽然在村口闪出几名精壮大汉拦住去路道:”村内不欢迎外村人进入“。马夫道:”吾欲讨回柑橘,麻烦几位壮士让路“。大汉道:”这里没有你的柑橘,快滚!“。

马夫伏地哀求道:”此是吾半生心血,一家人的希望,还请诸位开恩,开恩那!“。大汉抄起棍子道:”快滚!在不滚打断你的腿“。马夫吓的连滚带爬跑回了自己马车旁,望着遍地的柑橘,摔烂三分之一,三分之一被人抢走,也仅剩下三分之一。

这时,金蝉子已赶到失事马车前。蹲下问道:”施主!贫僧可能帮助您?“。马夫摆摆手有气无力的道:”滚开!“。金蝉子听其说话竟是浑身酒气,不自觉的捂了一下鼻子。金身罗汉扶了一下金蝉子道:”既然施主无心别人相助,走开吧“。

金身罗汉拽开金蝉子继续回去石路上向前而行。待斗战佛经过马车侧翻之处时,乍见路面之上尚存有些许细沙与碎石,斗战佛苦笑道:”既是天意,又是人为,悲啊“。待金蝉子几人走远,忽听背后一声惨叫,金蝉子几人猛然回头看去,只见那名车夫已投身跌入山崖,粉身碎骨。

荒凉的山谷中不知埋了多少无辜枯骨,谁知一条光滑平坦石路通向的却是森罗地狱。远处家中贤妻殷盼夫归,怀中稚子期待父回,况且还剩三分之一,何不整装在发,重拾往日,如何便弃。唉,如此情景,金蝉子惋惜哀叹,口诵往生咒,超渡亡魂。诵经毕,金蝉子踌躇着默默离开了。

一路在无言语,四人踏路东行。又过了些许时日,终见青石路尽头,可尽头又设有拒马拦住出路,比入口更多的犀牛妖怪守在路口。

走近了才发现,犀牛妖怪守住出口又是在索要财物。等队伍到了金蝉子,犀牛妖怪伸手索要银两时,金身罗汉上前道:”进入此路之时不是已经给过,为何还要?“。

犀牛妖怪道:”那是进入的钱,这是出去的钱,怎能一样?“。金蝉子道:”施主,吾等初到此地,不知有此规矩,进入之时已将银两全数交了,如今已是身无分文,还请施主慈悲放行“。犀牛妖怪看了看金蝉子道:”唉哟高僧,这般玩笑万不可开。身无金银,留下马匹也行“。

犀牛妖怪一斜眼看到净坛使者手一指道:”还想蒙骗,你们是一起的吧。你同行背的箱子装的又是什么?不想拿钱,休想通过“。金蝉子道:”箱子中只是衣物,并无其它“。犀牛妖怪一声冷笑手一摆道:”既然口口声声说身无银两,小的们将这几名僧人拿下搜身,箱子抢过来打开查看“。

说完,几名小妖提刀上前,挺身来抢净坛使者的箱子。斗战佛一个健步冲上前,一棒就打飞了走在前面的两名小妖,犀牛妖怪见状怒道:”竟敢伤吾部下,小的们冲上前去,将几人统统砍成肉泥“。

一声令下,周围瞬间集结了成百上千犀牛小妖,向金蝉子四人猛扑而来,金身罗汉赶忙将金蝉子拉到身后,护在身前。

斗战佛上前一夫挡关,将小妖一波又一波的击退,净坛使者亦放下箱子,抄起钉耙参入战团。犀牛小妖虽均是些法力低微之辈,但数量之众,另人抓狂。一棒一耙,已打倒一片,只见倒一个又涌上十个,真是伤不尽,杀不完。

就在斗战佛伤透脑筋之时,妖怪后方却乱了阵脚。又见有四人在众妖身后疯狂屠杀。斗战佛、净坛使者与那四人两面夹攻,顿时群妖溃散,四处奔逃。

那名群妖头目犀牛妖怪见事不好,连忙丢下兵器,拔腿就跑,斗战佛飞身上前,一棒将其腿骨打断,犀牛妖怪一失重心“扑通”跪倒在地。后面四人将众妖杀散后亦来到斗战佛向前,斗战佛一看心下一惊,四人怪模怪样,不像善人。

斗战佛先开口问道:”不知各位何方神圣?“。一人答道:”吾四人乃是四木禽星,角木蛟、斗木獬、奎木狼、井木犴“。角木蛟问道:”你又是何人?“。斗战佛道:”吾乃佛门斗战胜佛“。角木蛟道:”久仰!久仰!“。

斗战佛又问道:”不知各位来此何干?“。斗木獬道:”这伙妖怪长年盘踞此地,鱼肉百姓。吾等奉玉皇大帝旨意,前来收妖。见些地群妖与人交战,便出手相助“。

斗战佛心有稍宽道:”多谢,多谢。吾抓到一名头目,可问出妖王所在“。角木蛟上前一爪将那名犀牛妖怪头颅拧了下来。斗战佛怒道:”这是何意?“。角木蛟笑道:”佛者不必动气,吾等已知诸妖巢穴,不必留此妖怪性命“。

斗战佛道:”不知是何妖怪在此作祟?“。

角木蛟道:”此地有三只千年犀牛精,名唤辟寒大王、辟尘大王、辟暑大王,三妖藏身青龙山玄英洞。早年与大雷音寺佛者修得此路,而后佛者济世事成功成身退,三个犀牛精却在此处以过路之名收敛钱财,入口处钱财归辟寒大王收取,路上贩卖馒头,偷取钱物归辟尘大王,出口处索要钱财归辟暑大王。三人在此,榨取民脂,早已富的流油,如此尚不知悔改,天帝震怒,特派吾等前来降服“。

角木蛟打量了一下斗战佛道:”不知佛者为何在此?“。斗战佛收起戒心道:”吾等东行,路经此地“。角木蛟道:”原来如此。吾等尚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诸位佛者保重,告辞!“。

说完四人腾云而去。斗战佛转身对金蝉子说道:”方才四木禽星助吾等脱困,如今四人前去擒妖,吾想前去助四人一臂之力“。金蝉子道:”斗战胜佛多多保重!“。

斗战佛对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道:”此地妖魔重多,你二人顾好金蝉子,吾去去便回“。二人道:”斗战胜佛放心,放心“。斗战佛亦腾云而去。

四木禽星四人飞行片刻后便来到了青龙山玄英洞洞口前,四人不动声色悄悄潜入到洞内。

洞内三只犀牛精正摆宴饮酒。只听辟暑大王道:”近日路上来往之人甚众,收获颇丰啊,哈哈哈“。辟尘大王道:”二位大哥守住首尾,不必动手伤脑便赚的钵满盈盆!唉,吾这费心费力亦拿不了多少好处“。

辟寒大王道:”小弟言重了,售卖高价馒头食物,偷人马匹在高价卖回,收益可是远高于吾等“。三人说完同是哈哈大笑。

忽然洞口处有声音传来:”害人之妖,厚颜攀比伤天害理之事,真是无耻“。三妖大怒齐齐看去,不见一人。辟寒大王怒道:”何人在此鬼鬼祟祟,何不现身一见?“。话声刚落,四道金光窜入,三个犀牛精定晴一看,吓的是魂飞魄散,眼前之人正是四木禽星。

正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三个犀牛精虽是千年之妖法力高强,但惧怕更为凶残的妖王四木禽星。登时三妖吓的浑身发抖,毫无战意。

洞内早已设下暗道,三个犀牛精慌忙夺路欲逃。角木蛟手中迅速化出一道锁链道:”无良妖魔,天已无路,地亦无门,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三个犀牛精空有千年修为,见了四木禽星犹如猫见老鼠,早已胆破怯战,只想逃出升天。四木禽星四人没费太大力气,便将三个犀牛精缚住,角木蛟将锁链一端握在手中用力一震,三个犀牛精不堪重负,纷纷跪地。

奎木狼道:“也不必在浪费时间审讯,杀了便是”。井木犴上前摸着辟寒大王的犀牛角道:”且慢,这千年的犀牛角果然不同凡响“。斗木獬亦催促道:”速速杀了,好回天庭复命“。

井木犴道:”不可,不可,这犀牛角活体取下才有灵气,待吾取下在杀不迟!“。说着,井木犴手中化出钢刀。

辟寒大王忙道:”几位上仙,吾等无罪!无罪呀!“。角木蛟:”你三人所犯之罪,罄竹难书,还敢妄言无罪!“。辟寒大王又道:”吾三人年年纳贡,逢年过节更是少不了金银财宝孝敬。还请上仙饶命呀“。

井木犴道:”吾兄弟四人可未曾拿得一分好处“。辟寒大王急道:”吾等愿意用金银千万,换得一线生机“。斗木獬笑道:”杀了你,金银不一样归吾等所有“。

说完,井木犴手中钢刀一划,三个犀牛精的角应声而下,漂浮在空中,闪闪发光。井木犴见此宝贝双眼发光,手一挥赶紧收起。反手又是一刀,三声惨叫,三个犀牛精应声而死。奎大狼道:”吾等速寻得金银,回天庭复命吧“。

斗木獬道:”这千年犀牛精皮肉精良可遇而不可求,吾欲剥皮作甲,在割肉而食,各位可有兴趣?“。井木犴道:”那还等什么,快快动手,快快动手“。斗木獬便持刀剥起犀牛皮来。

正在斗木獬剥皮之际,斗战佛赶来。四人一见斗战佛,角木蛟道:”佛者为何而来?“。斗战佛道:”四位诛邪,吾欲前来助阵“。斗战佛手一指地上的犀牛精尸体道:”这是。。。“。

角木蛟道:”哦。多谢佛者好心,三个犀牛精已被吾等诛杀,这千年犀牛精之肉可遇而不可求,吾等欲生火食肉,不知佛者可有兴趣?“。

角木蛟突然醒悟道:”罪过,罪过,忘记斗战胜佛乃佛门之人,不食酒肉,真是不好意思“。斗战佛道:”无事,无事。既然妖怪已经伏法,吾便回身了,告辞“。角木蛟道:”请“。

斗战佛随即转身而去,四木禽星便生火烤起犀牛肉来。

斗战佛离开玄英洞后翻身上云,回到金蝉子等人处。金蝉子问道:“斗战胜佛为何来去如此匆忙?”。斗战佛道:“吾到之时,三个犯事犀牛精已被四木禽星诛杀,未出得半分力”。金蝉子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愿其来世多为善事,不在作恶”。

净坛使者在一旁道:“这天庭神仙做事还是颇有效率,一来一回便将恶人绳之以法”。金身罗汉冷哼道:“恐是利益驱使,那神仙才尽得全力”。净坛使者反驳道:“不管怎样,四木禽也算是为民除害,惩恶扬善”。金蝉子道:“不必在谈论此事,吾等赶路要紧”。

青石平路坎坷多,未来金蝉子的东行之路,还会发生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下一章 竹节山遇九头狮子,黄狮精招杀身之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