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将至》:当人生开始与时代脱轨

本文含剧透,小心

周五的时候,家人都出去了就独自去了旁边的购物中心。八点的档,吃饭的地方都是排队的人,为了错开高峰只好选择了电影院。

在我前面排队的几个人全都卖了正义联盟的票,为了避免看电影时被吃爆米花的声音吵到,我径直选择了没多少人的《暴雪将至》。

两个小时的时间下来,真值。

《暴雪将至》讲述了一个大时代下小人物的故事。

在1997年国企改革的一处工厂外,一具女尸暴露于荒野。警方在调查取证的时候因为人手不足,叫来了厂里保卫科的科长余国伟。一直想进入体制内的他,总想干出点成绩来,先是趁人不注意拍下尸体照片,再到设下圈套雨中追凶。总觉得自己在一步步接近真相的他,却堕入了无尽的深渊。

而一直被余国伟羡慕的警察老张,却只想离开这总是下雨的南方,想要忘掉在这里留下的不愉快的回忆。然而,这个愿望却似乎难以实现。

江一燕饰演的燕子,是那个年代无人注意的红灯区小妹,她生活在闭锁的小城里,向往着代表浪漫和自由的香港。为了留住她,余国伟在三厂交汇处——一个叫小香港的地方盘了一家理发店。只不过小香港终究不是香港,燕子的愿望也终究只成了愿望。

当然,大时代下的小人物不只有他们

联合外面的人,想从厂里偷零件出来卖的大邹

因为下岗,心生怒气失手杀死妻子的丈夫

缺少盼头,一到晚上就去舞场乱摸偷情的男男女女

......

他们都是被裹挟着前进的人,工厂是他们的饭碗和希望。

当铁饭碗被工厂的大铁门关在外面的时候,他们叫喊,他们哭泣,他们无措。

不知未来是否可期的他们,在十年后,眼睁睁的看着工厂整体爆破。

爆破后,浸满天地的尘土向着他们席卷而来,像极了十年前那场看不见的风暴。

我是1995年生人,小时候经常会看到一类下岗职工再就业的电视剧。其中一部的情节还算有些印象。

一位快三十岁的女职工,在得知下岗以后憋在家里闷闷不乐。一天,她想起了一个开饭馆的主意。于是,她叫来了同为下岗的几个女职工,开了家“嫂子饺子馆”。

之后,饭馆越开越大,那位女职工也成了街上的第一位万元户。有了钱的她开始扩大自己的事业,开了大饭店。就在这时,各种狗血的剧情慢慢开始了。

小时候从农村来到城市,并不是很懂下岗是什么,又意味着什么。长大了明白之后,再回头去看中央台黄金档曾经的那些剧,总会感到一股股来自时代主宰者的寒意。

电视剧里的时代,余国伟经历的时代,有着截然相反面貌的时代真的是同一个时代吗?

电影的主色调是灰色的,工人们深蓝的制服,被煤灰浸染的工厂墙皮和阴暗的天气。

在这种色调下,两处红色尤为乍眼,比血的颜色都红:一处是余国伟手里的劳模证书,一处是燕子身着的衣服。

雨一直下的小镇,很少见到阳光。黑色的雨衣是每个人的必备,它盖住了人的真实样子,只留下匆匆的背影。

如此的景,只会带来压抑的情。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复制粘贴般的苦,为数不多的有关笑的镜头都给了主角余国伟。但他的笑只与体制只与破案有关。就连和喜欢的燕子在一起的时候,嘴角都没有上扬半分。

当没有了燕子、自以为接近真相的余国伟坠入深渊后,这场关于体制的幻想才终告结束。

十年后,被放出来的余国伟再次来到曾经被授予劳模称号的工厂礼堂。还没好好看看,就被一个牵着狗看门的老大爷呵斥离开。

余国伟说自己是这里保卫科的员工,还被评为过劳模。而大爷却质疑起了他的身份。大爷说他在厂子里十几年,从来都没听过一个没有绩效的保卫科会被评上劳模。

离开工厂后,荣誉被质疑的他决定离开这里。

在检查完唯一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身份证后,他登上了公共汽车。

那一刻,在劳模表彰会上下过雪再一次来临。这一次,下得更大了。

余国伟在那个时代留下的记忆,似乎在电影一开始办身份证的时候就已经由自己的口说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余国伟。余下的余,国家的国,伟大的伟。”

“哪个余?”

“多余的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