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39 可能没有未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林夕在第二学期就转学了。

高二第二学期开始,合欢就没再见过林夕。之前觉得她碍眼,可当她真的离开了后,合欢才发现她其实也是一个特别可怜的人,与江离青梅竹马,本可以与他一起天荒地老,没想到却被自己硬生生给破坏了。

每年到这个时候,合欢的同情心就会跟着雨后冒出来的小花小草泛滥成灾。但她并不想把这种想法归咎于草长莺飞的春季,她宁愿这是是因为自己太过善良而发自内心。

出国的事情爸妈再也没有提过,合欢不知道是不是江离替自己向爸妈保证过,总之从那天夜里过后,这件事情就再没提上日程。

日子就像河水慢慢流淌,时间一晃就到了高三。

合欢也不知道为何过的这么快,明明上一秒才刚刚认识江离,下一秒就要跟他坐在同一个考场高考。中间的时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合欢只知道,她和江离之间,再也不是刚刚认识的那个样子,那个既陌生又尴尬的样子。

她想哭的时候,江离在身边,想笑的时候,江离也在身边。周末的时候她可以和江离窝在沙发上边看泡沫剧边抢一碗泡面吃一整天都不出门,也可以和爸妈、江离一起去超市疯狂采购,亦可以和他泡在题海里做题做到三更半夜。

她不知何时已经慢慢习惯了有江离在身边的日子,亦不知何时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日子,这种慵懒、肆无忌惮又温馨的日子。

录取通知书出来时,合欢正在家修理自行车。北方的六月就像清蒸的牢笼,在知了无休止境的啼叫下,天气热的让人分分钟都可以怀疑人生。

小曼说要跟合欢去市图书馆还书,可就在合欢将要出发时才发现自己的自行车链条掉了。

父母又去了外地出差,江离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合欢看着自己那辆粉嫩粉嫩的自行车罢工的样子,恨不得能踹它一脚以解心头之气。

她给小曼打过电话后,就将自行车推到院子里,拿出来钳子、扳手还有手套,摆出一副专业修理工的模样将自行车倒放在地上,本以为可以大显身手,谁知在她蹲下看到松松垮垮的链条时就傻了眼。

这怎么装?

江离拿着录取通知书到家时,正看到蹲在院子里不知所措的合欢,她脸上还挂着一道道乌黑乌黑的自行车上的油,仿佛正告诉自己,合欢一个人修理自行车修了很久。

江离无法自制的哈哈大笑起来。

认识合欢后,江离的脸上确实多了很多“褶子”,这是悲含告诉自己的,说是整天被合欢逗的合不拢嘴,才在眼角、嘴角和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都平添了许多皱纹。

天气太热,合欢额上的汗珠正如房檐的滴水一样滴落个不停。她看到江离后,又习惯性的抬手擦了额头上的汗珠,没想到又给自己添了一道黑色的“妆容”。

“江离,你去哪了,快来帮我修自行车啊!”

江离还是在笑,无法控制的那种。

合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江离这么反常,合欢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还是一脸天真地问江离:“你笑什么呀?”

江离用手堵上嘴,轻轻摇摇头,“没,没什么。”

合欢白了一眼江离,就又开始琢磨自行车,“我还要跟小曼去市图书馆还书呢,你快来帮帮我呀。”

看不见合欢的脸时,江离脸上的笑容就渐渐失了光彩。他看着合欢的后脑勺,轻声慢步上前,凑到她耳根:“录取通知书出来了,我们都可以去北京了!”

小时候合欢总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提琴,后来江爸爸送给了她一个,她只稀罕了半年就将它丢在了一旁。

所以在她看来,没什么理想或愿望能够持久,或者说,每个理想都是阶段性的。这个时间段想要这个,那个时间段又想要那个。

而在这个高考的特殊时期,她目前想要的,就是和江离一起去北京,而已。

在听到这个消息想要大声笑的时候,却不知怎的就莫名哭了出来。用喜极而泣来形容现在的合欢,最妥帖不过。

江离轻轻抱着她,用手抚摸着她的头,温柔又不失耐心的说:“傻丫头,哭什么,你应该高兴才对。”

“我高兴,”合欢抬手又给自己脸上擦了两下,抹匀了那一道道黑油,“我是高兴的…”

江离宠溺的捏了捏合欢的鼻子,“你这个傻子!”

“喂!”合欢推开江离,“你才傻好么?!”

江离很享受这样的时光,合欢早已经融进了他的生命里,他喜欢这样牵挂一个人、和那个人无话不谈的感觉,这样让他很放松。

而只有合欢知道,跟前的这个江离,不再是以前那个冷冰冰、不近人情的恶魔,他早已变成了天使,变成了只守护自己的天使。

悲含在高考中落榜准备再复习一年,小曼考上了上海复旦,所以这四个人,除过江离和合欢同在北京外,可以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分开了。

大学开学那天虽已入秋,可秋老虎一发威,就会持续着夏日的炎热尾巴,太阳高高的悬在头顶炙烤着大地、和踏上学途的江离和合欢。

江离从没说过喜欢合欢,尽管与江离在一起这么久,合欢仍旧不知道她与江离到底是什么关系,男女朋友?好像不是。兄妹?好像也不是。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她都被这个问题所困惑,上课思考下课思考,甚至她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交了男朋友,江离会有什么反应,是会像男朋友那样夺回自己,还是会像哥哥那样替自己把关。

她不知道。

北京的天气更热。

像极了合欢燥热的内心。

尽管她和江离一起去天安门拍照留念,一起爬长城看星星,直到把自己累的半死,也难以掩饰心中的落寞。

她与江离,到底算怎么回事呢。

大学四年一晃而过,江离是临床医学专业需要读五年,而在大三的时候合欢就不停接拍广告和电视配角,虽然辛苦,却也乐得自在。只是她与江离毕竟不在一个学校,联系就变得少之又少。

“合欢,我和悲含在一起了,他终于放弃你了!”是小曼打来的电话。

小曼毕业后就留在了上海,悲含被小曼坑蒙拐骗至上海后就缴械投降,成了小曼的人。只是自己,合欢苦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有男朋友。

“我真替你高兴。”合欢在电话这头眨眨眼,吞下了一大口盒饭,顺着米饭哽咽了两声。

小曼即刻读懂了合欢的心思。

她小心翼翼的问合欢,“你和江离吵架了?”

合欢摇摇头,“没有。”

“那你怎么不高兴?”

“江离,他从没说过爱我,不像你跟悲含,我和他,可能没有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教室有他,家里有他。本以为在放学路上可以摆脱他的影子,没想到从小曼嘴里蹦出来的话中,还是他。 没有江离在的地...
    蒲苇花阅读 1,064评论 36 32
  • 合欢想推开江离,可发觉他仿若一个千金重的巨石,双手亦被他固定,她根本无法动弹。 不过江离的嘴唇怎么这么炙热,让合欢...
    蒲苇花阅读 411评论 5 14
  • 目录 “我听说你先救的是林夕?”“无可厚非,她是我女朋友。” 小曼倚在校医务室门口,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垂头丧气的江离...
    蒲苇花阅读 1,074评论 35 32
  • 目录 江离回过神看了一眼林夕,还好,夕阳还在,林夕也依旧在身旁。 “看到没?她就是江离的女朋友!” “她呀?我见过...
    蒲苇花阅读 1,161评论 37 29
  • 目录 “合欢,做我女朋友吧!” 期中考试成绩在篮球比赛过后第二周就被贴了出来。 江离第一,林夕第三,中间夹着小曼,...
    蒲苇花阅读 710评论 48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