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你的谎言【6】

字数 3012阅读 216

第六话 「归途」

文:YuShi

1

记得早先时候,我们还小。

小椿约我去公园玩的时候,我的腿被磕破了。

她二话不说地背起我,我却只顾着边哭边冲她囔囔“好疼。”

“吵死了!你个男孩子动不动就哭!还好只是腿被磕破了...要是手...你妈妈肯定要骂死我了....”想到公生严厉的妈妈,小椿也开始忍不住哭了起来。

就这样,小椿一直背着我,她走得很慢,慢到我以为那一刻会永远停留。

只要我们稍稍抬头,就会看到夏天的夜空,染上了神秘的色彩。

2

自从我答应薰参加钢琴比赛后,我除了上课,每天都和她呆在音乐教室。

“你自己听听,看你弹得怎么样。”薰打开录音机。

一阵阵难听的钢琴声传入我的耳朵里。

“骗人,这真的是我弹得吗?节奏不准,强弱不分明,除了能完整地弹出来,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优点了,这样的我,怎么去参加比赛嘛!”我急得满地打滚。

薰很无奈地看着地上的我,说道:“公生啊,你得思考你到底在为什么而弹奏,你又该带着什么样的感情去弹。”

“不然,你永远也不可能弹好。”小薰对以上的话做了个总结。

对啊,我到底在为什么而弹奏呢?以前的我,是为了生病的妈妈康复而拼命弹奏。

现在呢?

我看了看旁边的女孩,心里突然有了答案。

或许,我就是在为你而弹吧...

3

放学后

“这样真的好嘛?你强迫着公生继续弹琴。”小椿边走边问着旁边的薰。

“有马君已经答应了。”薰笑着看向小椿。

小椿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好朋友的笑容有点刺眼,自己也有点讨厌她。

“可是,我今天在走廊上看见公生,他都有点摇摇晃晃的了,你让他重新去面对钢琴,他肯定很痛苦。”小椿低下了她的头,轻声对薰说道。

“你别忘了,你也是希望有马君继续弹钢琴的。”薰敏锐地回驳着。

是啊,我是想公生弹钢琴,可是我却不想看到公生痛苦啊。小椿在心里想道。

“小薰,你为什么这么拼命的帮公生啊?”小椿突然问。

“或许,我们都是演奏者。”薰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

“或许,因为在我眼中,他就是废材弟弟吧哈哈!”她突然话锋一转,俏皮地说。

......

才不是这样呢,公生才不是废材呢。

小椿想着。

和薰道别后,小椿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叮铃铃铃...”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4

“喂,小椿吗?”

手机那边传来学长温和的声音,小椿连忙说道:“嗯,学长,是我呢。”

听道小椿的声音后,他一天的疲劳仿佛都消失了,他笑了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现在走在回家是我路上,想着打个电话给你。”

“是么哈哈,说来我们这几天的放学时间还挺相近的,我也在回家的路上呢。”小椿低着头,漫不经心地回复着学长。

她突然想起薰刚才说的“我们”,那个我们,只有公生和小薰,并没有她啊。

小椿的眼睛突然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喂,小椿,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电话那头的学长焦急的问着她。

“嗯...我没什么的。”小椿使劲揉了揉眼睛。

“学长。”小椿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

“我们交往吧!”

5

此刻的公生,独自在音乐教室练了好一会儿的琴,却始终没有找到感觉。

他有些沮丧的坐在窗户边,手里拿着谱子,反复地问着自己“到底该以怎样的心情去演奏它。”

“诺,给你的,辛苦啦。”

小薰突然出现在公生的眼前,手里拿着要给他的牛奶。

“你还真是勤奋呢,这么晚了都还在练。”薰靠着窗台朝公生说道。

“嗯...因为还是没有找到感觉呢。”我一边喝着她给我的牛奶,一边说着。

“你看,现在外面全都黑了呢,今晚的月色很美。”薰指着天上的月亮对我说道。

沉默良久,薰突然开口“友人A,你会恨我吗?小椿说现在的你很痛苦。”

我抬头看向眼前的女孩,此刻的她很安静,就像一个美丽的天使。

我笑了笑,说道:“怎么会呢,是你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

“而且,我的人生其实早已改变了,只是我一直都没有发现,是你,来到了我的身边,为我拂去了灰尘。”

“痛苦吗?因为我现在正行驶在没有海图的海面上,所以挑战和困难是避免不了的啊。”

薰听了我的话后,突然流下了泪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

我只知道,从我第一次遇见她,我的人生就有了改变,原来单调的我,也随着她的降临,变得多彩了起来。

6

像往常一样,我在音乐教室练钢琴。

稍稍扭头,却看见了靠在一旁睡着了的薰。

我静静地看着她,阳光透过玻璃,撒在她的身上,她还是像以往一样的美丽。

突然,她张开了双眼。

“喂,你看我干什么?你练好了吗?”薰一边揉着自己刚睡醒的双眼,一边问我。

“啊?啊...我还没练好,我现在就继续练!”

我刚刚把手搭在钢琴上,薰却起身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她笑着说:“算啦,你都练了这么久了,出去活动一下吧,今天是小椿的棒球比赛呢,现在去操场的话应该还能看一会。”

比赛已经进入了尾声,双方打平,只要小椿能继续稳着赢一分,她就赢了。

“小椿!加油啊!”我来到操场后大声为小椿加油。

正在比赛的小椿扭头看见了我,她开心的笑了。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我都追不上你了!”薰从后面赶了上来,不满地问着,还准备动手掐我。

小椿看着远处的两个人,笑容突然凝固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公生又和她在一起?

我笑嘻嘻的看着薰说着:“我错啦,我们还是安心看小椿比赛吧!”

小椿呆呆地看着我对薰露出的笑容,她想起了那天薰对她说过“音乐能跨越语言。能把两个人的心连接起来。”

小椿看着向她飞来的棒球才猛然意识到她正在比赛,她撒开她的腿,拼命地奔跑。

她一边跑一边想着。

为什么你要对着她这样笑,你看看我啊!

你别看她了!你看看我啊!

明明是我先来的,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一直在你身边。

我们在一起了这么久,我们一起同喜同悲。

现在中途来的一个人却这样轻松地取代了我的位置。

你们总是聊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关于音乐的话题,就好像,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离你越来越远...

现在,我不在你身边了...其他人站在你身边了。

还有上次和学长出去,我叽叽喳喳地朝着学长说我们小时候的事,学长笑着对我说的那句:“小椿真是三句话不离公生。”

我拼了命的奔跑,跑向你,想要抓住你...

“啪!”

终于,我重重地摔在地上,我看着球从我的眼前滑过,最终我并没有抓住它,我输了这场比赛。

就好像,最终我也没有没有抓住你,在我和小薰的比赛中,我败得一败涂地...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

7

比完赛的小椿和朋友走在回家的路上。

“喂,你真的没事吗?刚才看你摔得挺厉害的,不需要去医院看看嘛?”朋友担忧地问着小椿。

“哎呀,没事的,我这不是还在走路吗?”小椿笑嘻嘻地回答着朋友。

“好吧?你刚才怎么哭啦?因为比赛输了?”

小椿低下了头,没有回答朋友。

“算了,你不想告诉我的话,就让你男朋友安慰你吧!拜拜。”朋友朝小椿挥了挥手便走了。

男朋友?

小椿抬起头,看到了路灯下,有一个身影在向她走来。

难道是学长?

那个身影一步、一步地靠近她。

“公,公生!”小椿惊讶地捂住了嘴。

我沉默地走到小椿身边,轻轻地踢了踢的腿。

“嘶...好痛。”小椿不满的盯着眼前的罪魁祸首。

“你还知道痛啊,刚才我看你摔倒了就知道你肯定伤的不轻,刚刚匆匆忙忙去药店买了冰袋,来,坐下来,我帮你把冰袋弄好。”

......

我背起小椿。

她的腿肿起了一大片。

我一边走着一边说:“还记得我小时候腿磕破了,也是你一个人背着我,当时啊,我就想我以后一定也要背小椿。”

“现在,换我来背你了。”

小椿趴在我的背上,闷闷地说着:“当时那些人都不愿意跟我玩,说我是女猩猩...”

“才不是呢,小椿是女孩子!”我轻轻地笑着说。

“啊,你真是!怎么突然说这些奇怪的话!”我打了打公生的背。

今晚的星星真多啊,我趴在公生的背上,他的头发上有着洗发水清爽的味道。

我突然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突如其来的泪水,或许是输掉了比赛。

但是,我想,或许更应该是:他这么好,却再也不是我的了。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